影像紀事 | 奇形怪狀的白千層

2024/02/1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第一次看到白千層,大約在民國58年(1969),當時剛考上中興大學。九月間來台中報到,發現不止國光路兩側行道樹種值白千層,連廣闊的校園裏,也到處是白千層。這種 原生澳洲的耐旱植物都有相當樹齡,我當時是個大學新鮮人,行走其間,引起我特別的注目,自此留下數十年的美好記憶。

我確曾懷疑:古人用樹皮造紙的靈感是否來自白千層?答案當然不是。但它的成長過程,樹皮層層堆叠,實在很特別。日益粗大的樹幹,無法英挺;分枝很雜亂,雖然可以長得很高,樹形實在不算美觀。倒是層層的樹皮,提供不少群聚的小動物,比如蟻螻、土蜂一個遮蔽風雨之所。後來,校內林木改植更多種類,好讓農學院學生,尤其森林、植物、園藝等系的學 生可以學習辨識,興大校園逐漸蛻變爲「植物學園」。

李建崑攝影

李建崑攝影

李建崑攝影

李建崑攝影

李建攝影

李建攝影

李建崑攝影

李建崑攝影

早年種植的白千層,仍有少數存活,樹幹都已衣衫襤褸,變得奇形怪狀。比如今天下午,我在﹝興大.圓廳﹞85度C喝咖啡,見到這幾棵白千層樹,變成這副醜面貌,感到不勝欷歔。

它們的樹齡都有幾十歲吧?就是我上大學那些年栽種的吧?校方已鋪上木板加以保護,也好使這個方寸之地可供遊客休憩,學生唱歌、練舞、練功之用;這些白千層樹應已見證這所大學近百年的發展,也看盡潮來潮往、滄海桑田吧~

    1.8K會員
    497內容數
    沙龍主持人多年前曾在UDN設置〔韓孟子的藝文空間〕開始數位平台寫作,至今退而不休,勤於筆耕,作品散見各平台。有基督信仰,思維正向誠摯,擁抱多元價值,對各知識領域都懷有敬意。樂於結交文友,携手同行;共同實現寫作理想。歡迎文友以合宜文字、開放心態暢談世事、分享生活思維與閲讀的蹤跡;更歡迎文友推薦加入,関注贊助,瀏覽追蹤。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