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的浪漫遐想?「deca joins 2024首演 天堂與泥土」觀後感,以為見著大海,卻只是浴室裡下著大雨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raw-image

今年(2024)元宵,deca joins在北流舞台上帶著觀眾來了一次時空躍遷之旅。起初以為是場厚積薄發的演出,沒想到至末尾一次宣洩爆發,給我們看見相比現在,不那麼「溫柔」的一面。是啊,現在的deca joins和過去比變得更「平靜」了,就如同和他們同期出來的樂團們一樣。幡然舉起長笛,聽到貝斯手俊彥說著「不要睡著囉!」將他們去年(2023)發行的EP《暗流》四首歌給演繹了一遍。

時光恍若倒轉,而這一切的一切似乎只是青年時期的他們,腦中上演著萬物緣起緣滅的過程。回到現實,可能只是在浴室剛泡完澡,放水時看著排水口形成的漩渦而引來的遐想。


一、從〈浴室〉那隻黃色小鴨出發

演出伊始一段instrumental後便進入〈浴室〉,也是許多人認識deca joins的入門歌。不斷唱著「終於忘記你的時候 你出現在我的夢裡」同時,背後是浸在一片天藍的水池裡,水龍頭的水甚至不願關著,水面飄著黃色小鴨。

頓時接著一陣jungle,新歌〈偏見〉更把待在浴缸的黃色小鴨帶到了叢林之中,轉為鮮艷亮彩的背幕。這是初進表演時首先感受到的震撼畫面,沒想到這只是整場表演的冰山一角。


二、天堂的反面不是地獄,而是泥土

專場名稱《天堂與泥土》正是新EP的其中一首歌,依然是「水」的延伸,只是這攤水是片海,「起伏的海平面 我是一艘沉默的帆船」看似平靜,混亂其時被水底的泥土掩飾。

raw-image

而印象是這四首歌演出時間給我們的視覺感受,有幕是從高山看著日蝕的畫面;有幕是相互顛倒的荒漠,中間搭著一座樓梯;也有幕是直上雲端,平視萬朵雲從眼前飄過。會發現過程景色是壯美,但卻異常地平靜,長笛、雙簧管、和聲等幾乎成為新作品中重要的器樂,相較過去搖滾掀起水花、盪出大浪,現在的平和有許多是因為長此以往看見的不公與衝擊,似乎不再需要花過多心力去反應、對抗,反倒是看著事情發生,從眼前經過。

至於天堂和泥土究竟有何關聯?俊彥說「天堂的反面不是地獄,而是泥土」雖然真難以理解,但其實這首歌歌詞第一句便解釋了原由:「在天堂裡認識一片黑暗 在泥土裡掩飾一團混亂」比起地獄的直來直往、說一不二的條規,不管是天堂或在泥土上,都能感受到事情的反面、它難以相容,更無法忽視,而兩者之所以相反,可能是身處「天堂」者願意「認識、接受」它;待在「泥地」者則試圖「遮掩、抗拒」它,像極了今昔的他們選擇對抗和包容眼前所看見的世界


三、直男們的遐想實現

raw-image

首演及加演場來的嘉賓不同,一是盧廣仲與他們熱情的樂器對撞;另一則是與「女神」田馥甄、陳嫻靜對唱及有趣的日常對話。先是與Hebe合唱〈或是一首歌〉,再是deca joins的作品〈散去的時候〉,〈或是一首歌〉再次回填了筆者在田馥甄演唱會時的感動,而合唱〈散去的時候〉更是驚艷,把Hebe說聽他們的歌有很多粉紅泡泡化為了現實,色調和螢幕運轉都顯示著她的悠然自適,而送走女神的「失落」更形於色。

另一段和陳嫻靜的演出則分別唱了〈黑夜之中閉上眼〉、〈輕輕〉和〈大雨〉,展現著他們平時的合作無間。尤其唱在〈大雨〉時,聲線、音高不同的敬儒與嫻靜竟可以在原先僅一人詮釋的作品中,找到兩人聲音能相互穿插的平衡點。搭配雨落窗面的斑斑痕跡與水珠,朦朧美一詞躍然至腦海之中。而相比與Hebe略帶羞怯的對話,和嫻靜則展現日常尬聊的大直男一面,過程逗趣十足。


四、遐想空間劇烈延伸

不得不說,演出最為精采的,還是回到音樂本身。deca joins用心在聽覺與視覺的交互構築,讓遐想空間與時間有了無限延伸可能,它伸向了星際宇宙,也伸向了大海與超現實主義。

raw-image

與田馥甄共同演出過後,deca joins一連演唱了〈夜間獨白〉、新歌〈假設〉和〈夢〉,像一段走入深海、黑洞裡的自溺段落。印象深刻的是,背景畫面呈現了海上生明月的清澈,唱到〈假設〉時月亮轉換為太陽,逐漸炙熱,回應著「總覺得即將要被世界拋棄」其實「天空的光都照在你身上 只是你渾然不覺」。最後太陽落下,漸漸放大佔滿整個畫面,對應著〈夢〉的歌詞:「原來是夢,醒來還是夢」暗示這次專場是段想像,中場而已,當然醒來還是夢。

另一段空間與時間無限延伸的地方,也是筆者認為最為精彩、幾乎忘了呼吸的段落,它從〈海浪〉以降,接著到長演出的〈B1〉和〈乏善可陳〉,最後收尾在表定最後一首歌〈巫堵〉。〈B1〉後段接近四分鐘的器樂演奏,deca joins重拾了那股搖滾的勁頭,背景視覺則猶如跳入兔子洞,穿梭在時空隧道,慢慢會看見房屋頹傾、石像崩塌等畫面,最後在一聲聲管樂聲之下看見了大海,以及超現實主義達利畫作中液體狀的時鐘,和毀壞的石像,一切荒誕頹傾,卻又平和無比。一刻也不等閒,〈乏善可陳〉演奏繼續,星星糖化為紅白血球,接著畫面打上團員們演奏的剪影與破碎畫面,最後白紅聲光交錯,一整段爽感十足的炸裂演奏一路進行到了末尾。

raw-image

「年紀到了,玩搖滾樂也是蠻累的。」他們這麼說道,正好對應著專場中他們玩笑話說說著「演出看一次少一次啊」,或許這也促使他們決定走得更溫柔的原因吧?熱情拿來寫歌,把感動從直觀體悟到反芻後的感悟,也許就是這麼一回事。


原來只是浴室內下著大雨

如果演出結束在〈巫堵〉,其實也會意猶未盡。但隨著此起彼落的安可聲還是得來了回應,deca joins再回到2017年的首張專輯,唱著〈一去不回來〉、〈春天游泳〉和真正的最後一首歌〈快樂〉。至此,才如實而完滿地回填了整場演出的畫面。

raw-image

最後又回到了「浴室」,黃色小鴨依舊漂著,只是它待的盛水容器變得大了點,成了水池。隨著演奏過程,看見了白天到午後,再到了下起了大雨,原來先前那些歷險與穿越時空,不過是遐想;以為看見的大海,不過是午後水池邊下著大雨。它連接到了現實,卻不那麼真實,反倒又勾起了求學時期和朋友玩累了坐在岸邊,看著白雲飄過、飛鳥鳴叫、看水面波光粼粼。人生大多時候在學會失去,但當你失去得多了,似乎便理解世界不過如此,也就如此。

這場演出,除了欣賞deca joins五人精彩的演出外,編制更擴大到有了長笛、管樂器、和聲的表演者。也讓我看見了過去未曾參與過他們所謂「溫柔衝撞世界」的演出,現在的他們,就和田馥甄給他們的回饋:「在我和我的遐想同時墜落的時候,很溫柔地接住了我們。」 是啊,當最後的〈快樂〉唱起時,早已穿透了過去到了現在,相信也會是未來,都會以最為純粹的方式告訴我們:「每一天都要快樂。」

14會員
72內容數
每首歌,都訴說著千百篇故事。只要入座,你也能成為一篇雋永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