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黨與革命社》〈05.大拆解!〉卷四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raw-image


  時間回到前一天晚上,當時花園坐在辦公室裡,面對一位穿英式西裝、白髮油頭的老人。花園拜會了宮原俱樂部的執行長。


  「原來,CEO大人是代行者嗎?」花園說。


  「不用客氣,稱呼我『費邊』就行了。」費邊坐在太空球椅上,總是擺著一張撲克臉;他的椅子沒有椅腳,而是透過漂浮來移動。費邊飄了過來,將伯爵茶端到矮桌上說:「我的這副軀殼會借給妳發揮,然後依照妳的計畫行動。」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費邊先生微笑了。他年邁的仿真皮膚就和他的西裝同樣精緻。「妳可能會認為我是一名政客或戰略家,但絕不會是夢想家。」費邊將茶包取出,放在小碟子上。「很諷刺吧?身為想要推翻老人政治的老人,也想試著和不滅的政府同樣不滅;這個代行者代替了我本尊的形象,但必要之時,它可以變成任何東西。」


  花園彷彿在憂慮什麼,端起紅茶問:「費邊先生,為什麼您願意告訴我這些事,而不是告訴麟他們呢?」


  費邊捏起瓷白茶杯,啜飲一口後,回答:「首先,妳是目前本部招募到極少數的駭客,而他們不是,因此我不打算將這邊的計畫洩漏出去。第二,那孩子會第一時間來救我,但這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


  「難道他不知道您是代行者嗎?」


  「沒人知道我什麼時候現真身,什麼時候不是。」


  花園試著解讀老人的眼神,她下意識這麼做,隨後才想起對方只是仿生人。


  費邊放下茶杯說:「就連我也不曉得自己的真身和分身有何區別、何者帶給我的體驗更多。」


  花園盯著手上的茶杯,將其穩穩地放置在桌面。她瞥了一下這雙新義手,目前為止沒有發生任何排斥反應。


  「用得還習慣嗎?」


  「⋯⋯還好,原本的比較好用。」


  「呵呵,別嫌棄了,這已經是我們目前能拿出最好的了。」費邊笑道。他見女孩還穿著破舊的白襯衫,於是說:「既然妳願意和我們並肩作戰,就去換一套革命社的制服吧,希望有符合妳尺寸的大衣。」


  花園聽了,眼眸漸有神氣,因為這是她第一次自願加入、同時也歡迎她的地方。雖然她知道自己只是一名過客,但是一生能夠體驗一次被接納的感覺,就算是偷來的也能感覺到快樂吧?


  「像我這樣心存僥倖的人怎麼有資格加入他們呢?」花園心想,但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那天夜上,她站在宮原俱樂部的屋頂,領帶與大衣隨風飄蕩。不夜的台中市中區,將運河的璀璨和彩虹牆上的霓虹燈管化為聚光燈。她檢查了一下手背,漆黑的珠光外殼宛如半截手套,其手骨由四管高壓氣瓶所組成。至於它的秘密武器是什麼,就留給明天的午夜吧。






  「現在,消失在我眼前吧。」


  花園對宵顎說,如今她的義手正在閃耀。她擺出刺拳,準備向宵顎揮去——


  轟!


  忽然,一團觸手從背後襲來,擊中了千里眼的甲冑。千里眼捨身保護花園,就算倒在地上仍緊握著機槍,瞄準觸手襲來的方向。花園向後望去,發現順風耳已經被黑暗物質所侵蝕,成了舊神般的模樣。宵顎藉機揮出銳利的魔爪,花園以手臂格擋,仍被擊退了好幾步。


  「呵,沒想到妳竟然會把費邊的腦機直接裝進門衛的身體裡,還用那東西的飛彈直接朝我的本體發射,看來妳也是個瘋子。」宵顎不甘示弱地說:「雖然這是個陷阱,但我也在爆炸前入侵了那東西的神經系統,讓它強制變成我的部屬。」


  順風耳正在掙扎,但觸手正在破壞並取代其構造。花園直視著宵顎說:「只要是聽命於人類的無人兵器,在取得目標的真實性以前必定會經過後台的人為確認。」花園緊握著拳頭說:「這是你們先天的弱點,也證明了現在有後台正在指揮你們。」


  「知道有後台那又如何?這個俱樂部已經淪陷是事實。」


  花園不懷好意地笑了。她用腦機將事先預備好的訊息傳給麟一行人,如今一樓的三人接收到了訊息,並聽見花園的口述。


  「抱歉,這個作戰計畫是機密,我騙你們執行長在我的保護之下,同時也在欺騙敵方後台對我們訊息的攔截。」


  三人聽見了花園的聲音,紛紛專注了起來。


  「費邊將他的代行者交給我使用,讓我替它安裝反向追蹤程式。我讓代行者不斷發送加密訊息給千里眼,等宵顎攔截到求救訊號之後,我就能依循解封包的位置反向定位宵顎的後台網址。」


  羅歐露出驚艷的表情,說:「她竟然能在短時間內想出這個計畫⋯⋯麟,看來我們挖到寶了。」


  麟扶著下巴說:「她之所以不告訴我們CEO的位置,是為了要我們牽制敵方的行動,並分散他們後台的注意力⋯⋯讓敵人對CEO的位置深信不疑。」


  「不管傭兵是人類或是無人機,只要是人類的指派工作,就會有人工來監督。」花園的聲音繼續響起:「在他們想要確認費邊的位置時,我也在尋找敵方後台的位置;現在台灣大道的主部隊正在轉移陣腳,轉往突襲敵方的秘密基地。」


  在另一方面,一棟不起眼的舊公寓頂樓,雪玲正揮舞著摺扇,指揮革命分子站上各自的噴射滑翔翼。他們像越野車手,背上輕型的衝鋒槍之後,便朝日出的方向起飛遠去。


  花園直視著宵顎,一邊說:「以上,是來自謝榆璇的不負責任加密訊息。」


  「看來我這邊的底牌開始溺水了。」宵顎張開魔爪說:「後台棄置了我的控制權,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花園的神情變得嚴肅,因為這對仿生兵器而言只代表著三個字:「殺無赦」


  「來吧。」宵顎徹底化身為殺戮機器,它張開下顎,噴吐出煤煙般的氣息。它的眼窟發射出了曳光彈束,花園彷彿早已預料,隨即遮住了雙眼。宵顎迅速衝到花園面前,施展一記致命的爪擊——但剎那間,它的手被定住了,一把科技螺旋刺刀鑿穿了它的手臂。


  「⋯⋯灰飛煙滅吧。」


  花園啟動了手骨中的氣瓶,一股極大的衝能瞬間打入握把,從刀身的氣孔噴發,宵顎的整隻手臂遭到氣刃爆破——粉碎殆盡,宵顎被炸飛數公尺之外。此乃對抗無機生物的致命暗器⋯⋯


  「麟,這份遺物我會好好的使用它的。」花園張開右手,幾道電氣從中釋出,彷彿召喚出另一把折疊戰術斧,上頭擁有六道氣孔。花園對著腦機說:「你說它們的主人曾是你的隊長,是嗎?」


  「是啊。」麟的聲音從腦機裡響起:「自從把它們贖回來之後,就一直保存到現在。專門獵殺仿生種的近身兵器,但主人的宿命最終也殞落在了仿生種手裡。她的名字叫做『明鏡』。」


  宵顎的臂膀不斷散發出黑色的粉塵,卻無法修復成原來的模樣。花園一手持螺旋刺刃,另一手將戰術斧放在肩上。兩人直視著彼此,彷彿空氣隨時都會引爆。


  「只有留下來的人會承受悲傷嗎⋯⋯」花園的手背彈出空匣,並從前臂裡輸入新的氣瓶。伴隨著喀擦的聲響,義手完成了自動裝填。花園允諾道:「那,就讓我來陪她走完剩下的路吧。」

3會員
22內容數
這裡是超過敏少年夏雨韋的沙龍!目前正在連載科幻小說《老人黨與革命社》!插畫與文字皆由本人原創,感謝支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