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巧 ! 明天是我一百歲生日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話說,勞倫斯星期五下班回來後告訴我,明天早上不用準備他的早餐了,他要請一位當天早上才認識的長者吃早午餐,慶祝他的生日。

我拿下耳機,看著越來越多的白髮且一臉天真表情的勞倫斯(我常常為此表情感到迷惑),回答,嗯,幾歲的生日啊? 和那些人?

「就我和他。一百歲生日。」勞倫斯不疾不徐地說。

「一百歲 ? 真巧! 」我繼續淡定。

勞倫斯看穿我興趣來了,但還是老實的娓娓道來。那天早上勞倫斯在查核資料時,看到這位老先生的生日欄,忍不住驚呼,明天是你生日... ...如果我沒算錯,好像是一百歲生日。

「是啊,明天是我一百歲生日。」老先生笑笑回答。

接下來,勞倫斯除了先恭賀一番,也想當然耳的認為老先生肯定有一個兒孫滿堂的百歲生日宴。不料老先生神色自若的說,明天沒有任何慶祝,唯一的姪子上周來和他吃了頓飯就算是了。勞倫斯一時語塞,尷尬了三秒,接著就說出了明天要和他一起慶祝生日的話來。老先生當然非常驚訝,畢竟素昧平生啊。不過也非常高興的答應了。

那天生日早午餐後,勞倫斯還受邀去了老先生家喝茶。一邊喝著茶,他向勞倫斯敘述了他這一生(以下我就用勞倫斯的口吻講下去)。他父母年輕時從廣東移民到舊金山打工,沒想到母親生下他和哥哥兄弟倆後就得了癌症,一家就又回到了廣東,沒多久母親就病死。父親丟下兄弟再度赴美打工,但被託孤的阿嬤也無力照顧,於是又湊了錢將兄弟倆送回父親身邊。可能父親覺得太累贅吧,又把他們丟給了一個有五個孩子的貧窮遠親照料,可想而知,兩兄弟的日子估計不是太好過。

在他大約六歲時,有一天他竟跳上一輛停在路邊的運菜貨車,司機也沒趕他下車,於是他就跟著司機四處送菜給市場。期間貨車停在一個小鎮的早餐店前,他感覺這個地方很熟悉,像是他父親會來的地方,於是就要求司機讓他下車,等在店門口。沒想到的是,他父親竟真的來這家店吃早餐了,同時非常驚訝看到自己的兒子,但也只好收留他。因為他父親擔心送他回去後,親戚也要求他把另一個兒子帶走。

他父親其實也沒怎麼照顧兒子,每天只做一頓飯給他吃,就是晚餐。白天在學校的午餐時間,別人在吃飯,他就到角落自己玩。也就這樣一直到了高中,他長得特別瘦小,男孩子熱衷的球類運動都沒他的份,課餘休息時間就四處閒晃。一位同學好心問他要不參加打字社(會參加的基本是女孩子),他也沒多想什麼就去了。也學會了打字。

高中畢業就去了軍隊,二戰期間他去報到時,竟因為這個打字專長,得以留在幕僚作業單位(因為非常缺會打字的士兵),不用上戰場。退役後,他因為參與過二戰,並且在幕僚單位認識了些人,所以找到一份算是穩定的工作,一直做到退休。然後他拿出一些積蓄買了郊區一棟小房,準備就此過完最後的人生。只是沒想到他的退休人生如此漫長。


他一生未婚,哥哥倒是結婚生子,但很早也過世了。目前他唯一的至親就是哥哥的兒子,但也往來不多,上星期姪子專程開車過來探望一下,順便陪他吃個生日飯。

勞倫斯說他家有個不錯的小院子,老先生大概花很多時間養花種草。雖然一百歲,人看來非常精神,也非常獨立,購物辦事或看病,都自己開車,不勞煩他人。

「是什麼樣的決心讓那個六歲小男孩會跳上一輛送菜車 ? 」我問勞倫斯。

「也許他只是直覺地想逃離 ! 他的人生很多時候自己也無法選擇,除了跳上車的那一霎那和決定在早餐店下車吧。」勞倫斯說。

聽完了,我感覺喉嚨卡卡,無法發出聲音,腦中一直出現一個影像,就是一個等在早餐店門口的小男孩,他孤小的身影就站在那兒,相信他父親會出現。













69會員
29內容數
我喜愛寫作,希望在這個園地能和一些喜歡文字的格友交流。目前定居美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麋鹿林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走出舒適區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童年 ‧ 流浪 ‧ 摩托車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打鼾的故事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給我沙琪瑪,其餘免談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深夜在大街的女子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