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小故事-沒有血緣的阿嬤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個家屬及個案的故事。

長輩是男性個案,一開始接觸的時候都由阿嬤當溝通窗口,阿嬤狀況很好、頭腦清楚,家裡有請外籍看護工照顧阿公,這時候家屬還沒出現。

服務阿公一段時間之後(喘息服務),阿嬤因為就醫頻繁且聽不懂醫囑,所以申請居家服務陪伴就醫及排藥,因為頻繁聯絡,故與阿嬤不知不覺中變成像家人一樣,也聽到許多家中大小事。

阿嬤幾乎每天都會打電話到辦公室找我,說來也可愛,有時候她只是問我吃飽了嗎?我怎麼沒去找她?或是她想跟我聊天,到這裡我都還覺得長輩只是無聊想找人講話,直到她開始問什麼時候要看醫生?約車要約幾點?要看哪一科?可能明明早上才確認過,下午又問了一次,我意識到阿嬤可能有退化的情形,與案長女告知長輩近期異狀,但家屬沒當一回事。

後來阿公因為疾病關係去世,而財產早就分配好,所以子女並沒有想像中你爭我奪,但他們並沒有思考到阿嬤的情緒及健康狀況,阿嬤在那段時間傷心過度也沒胃口,從外表看來也消瘦不少,沒多久就接到阿嬤電話:我跌倒了,沒事啦,老人家用淡淡的語氣去訴說自己的不好,我其實有些難受,當下便跟案長女聯絡並詢問外籍看護工是否會留下繼續照顧阿嬤,案長女表示家中兄弟姊妹沒人想承擔責任,自己可以承擔但又變成眾矢之的,但她會盡量溝通。

後來因為確定要把外籍看護工留下,而去申請巴氏量表及相關診斷證明,才發現阿嬤是失智症前期,儘管如此她還是記得我是誰,公司電話也熟記在腦中,她總是笑咪咪的待我,有任何煩惱憂愁也是第一個告訴我。

有一天阿嬤難過地打給我,她說兒子決定把她帶去台中,老家的房子要賣掉轉變成阿嬤的養老金,我告訴她:跟兒子媳婦孫子一起住也不錯啊,家裡熱熱鬧鬧氣氛很好,但我可以聽出阿嬤語氣並不想離開這個住將近70幾年的地方,可我並不是這個家的一份子,我只能盡我所能去安慰這個老靈魂。

到台中後阿嬤還是三不五時會打給我,聽聲音應該住的習慣也蠻開心,可不久後就聽到阿嬤又要搬回來,案長女忿忿的說她不再插手家裡的事,其他子女也表示尊重阿嬤意願,我知道是因為錢..

阿公阿嬤育有二子二女,大兒子失聯(已離婚的大媳婦偶爾會去看阿嬤)、二兒子住台中(創業很忙)、大女兒住桃園(主要聯絡人)、二女兒遠嫁高雄(無實質照顧);兩老從年輕就辛苦做工養育子女,但其實這也只是我做長照中的冰山一角故事,也許在這個故事中我沒有跟個案保持應有的距離,但長照對我來說就是必須用心做有溫度,可也是倫理議題之兩難。



2會員
42內容數
畢竟三十好幾,有趣的生活,靡爛的日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三十好擠 的其他內容
長照小故事-嚴謹姐姐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