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事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一) 闖入異次元

模模糊糊,若有若無,只感覺一片闇黑中微有一道閃亮的光芒。那光芒是從房屋最中間的高台上放射過來的,隱隱約約果然有人高坐蓮台上。難道是我在做夢?還是我仍在船上服役?每天面對一片沒有盡頭的汪洋,看盡無數次夕陽餘暉;聽過無數次浪濤拍擊船艙發出的巨響⋯哀嘆不知何時上岸?

「來者何人?」

「我⋯」時空錯亂了,怎麼會出現在如此像地府的地方?這又是怎麼回事呢?連我自己都搞不清狀況⋯

我如實回報姓名,因為多年軍職訓練告訴我:狀況不明時,假裝順服才是聰明之舉

「你原本陽壽未盡,為何提早報到?是不是搞錯什麼了?」他憤怒詢問下屬

「回報閻王,他本來確實是命不該絕的,因為他才六十有六,所謂六六大順之年。只是,他生性忍耐成習,不忍半夜麻煩別人,不讓其妻緊急送醫,錯失急救黃金時機,只能隱恨揮別陽世,命也運也⋯」

是這麼回事嗎?我回憶事情發生的一切,好像就在幾個小時前⋯


  • (二)要命的三小時

時間回到半夜凌晨一時半,妻子睡了,我突然感覺後背一陣疼痛,彷彿有一隻巨大的魔掌緊緊掐住我的肌肉,一陣又一陣⋯我試圖用另一隻手按摩舒緩疼痛感,但似乎沒效,我虛弱的癱軟在椅子上。

「你還好嗎?要不要開燈?」吵醒睡夢中的妻子了。

「不了,妳睡吧!妳白天太累了,等天亮再說」

背部的疼痛感未曾舒緩。緊接著又一陣噁心加上肚子劇痛並且腹瀉,這狀況持續來回好幾回,這更加深我判斷是腸胃的問題,心想著:還是不要大半夜去急診室吧!急診室多半離廁所很遠,緊急狀況真的會很尷尬呢!我很有把握的為自己的身體下了如此的決定,一切等天亮看醫生就會沒事的,何況我還年輕呢!這點小狀況與當年在軍中服役時碰到的種種問題又算得了什麼⋯天亮了就沒事,我堅信⋯

一小時、兩小時⋯天還未亮。妻子已經深睡了,她白天真的事情太多太累。但我怎麼覺得身體越來越不舒服?彷彿五臟六腑都被撕裂般,我冒冷汗,我呼吸急促幾乎吸不到空氣⋯我看到死去的父親、母親、岳父、岳母⋯我視線越來越模糊,彷彿被拋到外太空,輕飄飄、輕飄飄⋯⋯一個我不認識的世界⋯

朦朧中我聽到「快打119」;我聽到消防隊員雜亂匆忙的腳步聲踏進我們大樓的中庭;我看到被救護車喔伊喔伊聲驚醒的鄰居們,他們正七嘴八舌地圍在我家小小門前東張西望。

「徐先生死了嗎?怎麼可能?那麼年輕」

「快送醫院再急救看看吧!聽說是心肌梗塞」

我被慌亂地送到附近醫院急診室;被緊急用電擊器電擊心臟;醫護人員努力交替為我做CPR⋯但我清楚,一切都無效了⋯⋯我親愛的家人,我來不及說再見,就此與你們訣別了,天人永隔⋯⋯

  • (三)最後想說的話

我親愛的妻子,請妳不要自責,是我輕忽自己有心臟家族病史,忘了大姐也是心肌梗塞五十二歲驟然離世。我無奈認命了⋯親愛的家人,我一向大男人作風,自退役後,家中大小事務多半親力親為,因為我認定妻子是軟弱的女子,是拿筆桿的文學人。大兒子雖為男性,但個性溫柔軟弱;大女兒又像個傻大姐,被騙都渾然不知;幸而有老三邏輯思路清晰,又很會處理事情,這點就讓我放心多了。今後,家中大小事,務必多承擔,不讓也六十幾歲的母親獨自面對一切。

我一向嘴硬,也愛面子。對於家人要求責備也多,尤其對妻子,總是口氣兇狠,幸而她天性溫厚,多所體諒。我要向她說聲「對不起」。也要謝謝與她結為夫妻相守將近四十年,這中間雖有許多挑戰,但我們夫妻曾經共同面對、打拼、克服⋯親愛家人!多保重,你們的父親會一直在天上看顧你們,永別了⋯⋯嗚呼哀哉!



1會員
23內容數
人生不容易,也多半是苦多於樂。每天總有許多的不確定,在挑戰你的韌性、底線、心志……。透過文字,記錄心境,發現週邊美好的人、事、物,讓他們成為我的心靈雞湯,讓我感恩生命,活在每個時時刻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