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遙遠的距離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相信,對很多媽媽來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廁所近在眼前,卻怎樣都到不了那裡。

自從有了第一個孩子後,身為媽媽的我好像就沒了隱私,上廁所開著門,洗澡也開著門。以前悠哉哼著歌泡澡的習慣,在孩子的哇哇啼哭與魔音穿腦的尖叫下,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老實說,我感到相當無奈。

然而,由於先生工作性質的關係,我與孩子單獨相處成為一種日常。也就是說,我時時刻刻繃緊神經,可說是壓力山大。

好些時候,面對孩子,即便自己的空間壓縮再壓縮,我仍是不忍心苛責的。我喜愛看著孩子閃亮亮的眼睛,那雙澄澈的眼眸裝滿我的模樣,彷彿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存在,我,就是專屬於孩子的超級巨星。

是的,我深深沉醉在這種被需要的感覺裡。

不過,人的身體與心靈空間總歸是有所極限的,在一次次的付出,卻沒有適當的休息情況下,延伸的問題就不只是到不了廁所而已。

我發現,隨著心靈與身體都越趨緊繃,我與孩子的相處也更加沒有彈性耐性

這時,我清楚知道,當我沒有給予自己足夠空間與時間時,我也愛不了孩子

如果我繼續消耗自己,那最遙遠的距離就會變成我與孩子的關係。光想,就覺得可怕。

後來,我開始將空間、時間適當地留給自己。與此同時,孩子學會與自己相處,學會設立界線,開始表明他需要或不需要什麼。也因為我們更加尊重彼此的個人空間與時間,在相處上也輕鬆自在許多。



後記

自從我變成一個願意照顧自己的媽媽後,孩子也更願意為自己負責(自行寫作業、起床),可說是雙贏。

不過,孩子願意自我負責也是有後遺症的,被叫起床的媽媽,難免體會到小時候被爸媽挖起來時那種滿滿起床氣的感覺(笑


對你們來說,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呢?歡迎底下留言分享。

36會員
34內容數
動盪衝突是我,寧靜和諧是我。 束縛是我,自由是我。 強悍是我,溫柔是我。 叛逆是我,乖巧是我。 緊繃是我,放鬆是我。 猶疑是我,堅定是我。 我,是Saraha。 一個充滿矛盾的靈魂。 願世上如我一般矛盾的靈魂,都得以接納、整合真實的自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