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a

Saraha

78 位追蹤者
我,是Saraha。 一個充滿矛盾的靈魂。 願世上如我一般矛盾的靈魂,都得以接納、整合真實的自我。
47會員
58內容數
動盪衝突是我,寧靜和諧是我。 束縛是我,自由是我。 強悍是我,溫柔是我。 叛逆是我,乖巧是我。 緊繃是我,放鬆是我。 猶疑是我,堅定是我。 我,是Saraha。 一個充滿矛盾的靈魂。 願世上如我一般矛盾的靈魂,都得以接納、整合真實的自我。
由新到舊
資訊瘦身運動資訊瘦身,拎回從指縫中逃走的時間。
Thumbnail
2024-06-19
21
扔掉模板,迎回自由。扔掉模板,追求屬於自己的自由與幸福。
Thumbnail
2024-06-14
31
即便是微光,也能帶來光亮。成為孩子與自己的那道光,養育孩子的同時也養育著自己。
Thumbnail
2024-06-12
29
情緒會來,也會走。情緒會來,也會走。 只要我們願意給它一點時間。
Thumbnail
2024-06-11
36
善良是一種選擇選擇善良的人,或許心中擁有一片淨土吧
Thumbnail
2024-06-09
29
聽不見的傷痛右耳的意義,於我不同。 那是一份尚未消解的憤怒與愧疚。
Thumbnail
2024-06-07
33
理解了,就不糾結。理解,就不容易糾結。
Thumbnail
2024-06-06
31
面對沒辦法,「我在這裡」可以是一種自我支持。人生不免會遇到沒辦法的時候,如果有那麼一個人願意告訴我「我在這裡」,我相信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Thumbnail
2024-06-04
35
跳脫框架調色盤完全的自由。 我喜歡孩子的不受限。
Thumbnail
2024-06-03
28
三比一法則每天做三件身心愉快的事以及一件自我掌控的事。
Thumbnail
2024-06-03
26
2024-06-02
20
回家,只因為珍惜每一刻的相伴。享受交會時的當下,珍惜每一刻的陪伴。
Thumbnail
2024-06-02
24
第二夜,歌聲與鼓聲在山上的第二夜,我們一起圍成一圈,看著篝火,聽著大家吟唱的歌聲,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動。
Thumbnail
2024-06-01
19
第三夜,Kuya。薩滿課程的第三天,老師引領我們走進一個神祕的洞穴裡,找尋屬於自己的力量動物。
Thumbnail
2024-05-31
22
安定從觀察開始安定,從觀察開始。
Thumbnail
2024-05-30
28
迷路國王或麋鹿國王在不夠好的迴圈裡迷路,容易與真實美好的自己失之交臂。
Thumbnail
2024-05-29
32
「重新協商」或「單純重現」在我的人生旅途中,類似的事情總是一再重演,直到某一天,我有意識地看見事件背後的信念。 週日開車回到新竹,先生幫忙提行李上樓。正要走第二趟的他看見了駕駛座旁的楊桃汁,隨口便說了一句:「只剩下一些就不要了吧!」我走了過去,將他手中的楊桃汁拿走,什麼話也沒說。我清楚感覺到胸口悶悶的,腹部也連帶著有些熱與
Thumbnail
2024-05-28
30
這次,我要「愧疚」還是「陪伴」?讓真實的陪伴取代想像的愧疚。
Thumbnail
2024-05-27
27
第一夜,我聽見的鼓聲。找到心中一方寸的寧靜之地,重返自由。
Thumbnail
2024-05-24
32
比起指責,我選擇說出我要的。說出我要的,我才有機會得到。
Thumbnail
2024-05-23
32
關心是一門藝術,聆聽也是。不過度專注對方的缺點,才能傳遞關心,才能仔細聆聽。
Thumbnail
2024-05-22
27
過去的,已經過去。每時每刻都是全新的體驗。
Thumbnail
2024-05-21
38
紙扇我愛尋常的喜悅。
Thumbnail
2024-05-20
30
最遙遠的距離如果我不學著照顧自己,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廁所,而是我與孩子的關係。
Thumbnail
2024-05-16
33
溝通,有溝沒有通?有溝沒有通,是因為即便頭腦理解,身體卻經驗著限制。
Thumbnail
2024-05-15
27
《爸爸的維修日記:記憶迷失》這次需要維修的不是物品,而是爸爸的腦袋!
Thumbnail
2024-05-14
24
令人喜悅的拒絕願意照顧自己的需求,是一件令人喜悅的事。
Thumbnail
2024-05-13
29
是時候結束了是結束也是開始。
Thumbnail
2024-05-13
26
兵荒馬亂又充滿驚喜的一天今早,頭繼續疼痛著。我已經很久沒這樣長時間的疼痛。 記憶中,頭的疼痛總是比較偏向兩側抽痛,很少是這樣從眼部到額頭,上半部整圈延伸至後腦杓。(原本預計早上開車回老家,硬是睡到午後才開車回去) 頭疼啊!讓我回想起剛跟先生交往一陣子的時候,坐在機車後座的我,機車的震動只要大一點,太陽穴就會抽痛著,好像
Thumbnail
2024-05-11
26
都是你害的即便是同一句話,經驗的差異會帶來不同的解釋。
Thumbnail
2024-05-10
32
複製成功完成?夢想不是你的目標,而是你實質的生活方式。 成功不是目標,而是做真正想做的事。
Thumbnail
2024-05-09
24
意想不到的喜悅原來,心想事成真的很簡單。
Thumbnail
2024-05-08
32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會出現,是因為我扛起太多不屬於我的責任了。 大家也有扛起不屬於自己責任的時候嗎?
Thumbnail
2024-05-07
34
把過去留在過去,未來留給未來活在當下,才能真正看見。
Thumbnail
2024-05-06
36
小森之歌—與大自然相遇小森之歌一日遊,與大自然的相遇。 我喜歡這片樹葉,像是一隻美麗的蝴蝶。 顛倒世界,有著不一樣的美。 與孩子席地而坐,一眼望去整片的綠。 推薦瑪格麗特披
Thumbnail
2024-05-05
23
金色的海洋森林擁有金色光芒的小樹苗,跟其他樹一點都不一樣。它,會有自我接納的那一天嗎?
Thumbnail
2024-05-05
32
水面下的倒影—我看見的不是你我無法直視兒子的眼睛,我只看見孤單的自己。
Thumbnail
2024-05-04
30
我不聽!我不聽!我的看見就是全世界,你的解釋我聽不見。我們只會看見我們願意相信的,其他的解釋我們聽不見。
Thumbnail
2024-05-03
33
塑膠袋與水彩的火花孩子開心是因為容易滿足。
Thumbnail
2024-05-02
19
「懊悔」可以,但還能為自己做些什麼呢?經常感到懊悔嗎?能為自己做些什麼呢? 
Thumbnail
2024-05-02
26
心靜自然涼?承認並看見你的渴望記憶中的我,在表達時總會用一種相對激動的語氣,尤其在很重要的事情上。那是因為我很害怕自己的表達不夠清晰,讓別人產生誤會。 是的,我經常會覺得如果別人聽不懂,一定是我的問題。
Thumbnail
2024-05-01
15
受傷的表現只能有特定的模板?受傷的表現從來都沒有特定的模板。
Thumbnail
2024-04-30
22
如何接納自己?情緒是我們的第一道關卡︱新格友報到︱自我介紹︱Saraha的尋心之旅大家好,我是Saraha,目前是使用花晶的生活實踐家。我學習照顧身體好一陣子了,發現身體是一個擁有超強記憶力的記錄器,我們以為早已遺忘的,通通都藏在身體裡。
Thumbnail
2024-04-30
20
上鎖,是為了開另一扇窗感謝女兒鎖門,讓我憶起母親對我的愛。
Thumbnail
2024-04-29
13
「真實」是什麼?在生命的長河中,有沒有某一個時刻,你希望有一個人能相信你口中說出的話,不論那句話是事實與否。
Thumbnail
2024-04-28
12
「坦然」帶來「支持」憤怒的底下,可能還有其他情緒。 但不管那是什麼,都是來保護我們的。
Thumbnail
2024-04-27
10
「說謊」的孩子或「固執己見」的大人?生命中有多少時刻,你努力解釋,卻沒有人願意相信你呢?
Thumbnail
2024-04-26
12
天使靈氣工作坊(推薦)你經常被頭腦綁架嗎?
Thumbnail
2024-04-26
6
走進生命中的天使一切都沒問題,天使都在。
Thumbnail
2024-04-26
8
萬事起「頭」難當你們下定決心做一件事情時,會不會有「萬事起頭難」的感覺呢? 這樣的感受,我經常有。
Thumbnail
2024-04-25
6
當情緒來敲門情緒敲門時,你們通常都升起什麼樣的感受呢?
Thumbnail
2024-04-23
9
你相信「人定勝天」還是「聽天由命」?你相信的是「人定勝天」還是「聽天由命」呢? 不管你相信的是什麼,背後一定都有著支持你的經驗與信念。
Thumbnail
2024-04-20
10
代間傳遞—牆壁的刻痕 幾年前的一個清晨,起床走過樓梯間,赫然發現牆壁多了一道凹進去的刻痕。出於好奇,我詢問母親。 母親回:「那是父親用鍋子敲出來的,他那時很生氣。」 我張了張嘴,想問些什麼,隨即又停了下來。 這件事就這樣擱著,我沒有深究,也不願意深究。
Thumbnail
2024-04-18
11
夢魘 對你來說,夢魘是什麼樣子的呢? 是被追殺、背叛還是感到孤單? 我的夢魘,很幸福。 在夢裡的當下。
Thumbnail
2024-04-17
9
忍耐是培養「美德」還是想要的都「沒得」?「吃苦當吃補」真的會成為人上人嗎?  
Thumbnail
2024-04-12
7
浴火而重生我是喜歡篝火的,尤其是一群人在月夜下圍在一起唱歌、跳舞的時候。 同時,我也恐懼著火,那伴隨火焰散落在旁的木樁,肉眼看著就是一陣疼痛。  
Thumbnail
2024-04-10
13
旅途的起點 空曠的大地,傳來遠處樹梢的沙沙聲,月亮被烏雲半遮著,我看不清楚他的臉,只知道他是一位旅人。 他輕柔的將只剩骨架的我從木樁製成的十字架上放了下來,用一塊溫潤的布包覆著我,將我帶到安全處,輕放在土地上,掩埋。 啊!我回到大地媽媽的懷抱了,即便是這樣的型態,我仍是安全的。
Thumbnail
2024-04-10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