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為什麼柯文哲這麼值得被關注?從信息論的視角看人生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2018年底,很快又來到了四年一度的市長大選,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每天一打開電視會發現,一個小時的新聞裡20分鐘都在報政治,比例非常的高,但是如果再往深層注意,你會發現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新聞可能又佔了二分之一,為什麼柯文哲可以在電視新聞裡佔據那麼高的比重呢?
有人會回答因為柯文哲很無厘頭講話很有趣、柯文哲不屬於藍綠兩派講話比較公正或是柯文哲的確做了很多事所以受到比較高的關注,但是今天我想從一個不一樣的視角去看這個情形,也就是從信息論的角度去看柯文哲到底為何能獲得這麼高的關注,我們開始吧

什麼是信息論?


要從信息論的視角看世界當然第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是信息論呢?信息論的祖師爺是克勞德・艾爾伍德・香農(Claude Elwood Shannon)他是美國的數學家、電子工程師及密碼學家。很多人不知道香農是誰,但是香農的成就對現代資訊的影響或許堪比愛因斯坦,香農在1948年發表的論文《通訊的數學原理》奠定了現代資訊理論的基礎,屬於開創一個學科的偉人,簡單來說,香農告訴了我們所有的信息都可以用0和1編碼。
先舉個簡單的例子來看到底什麼是信息
  1. “天我啊不了,無視不知兩棲,痾痾所錄,我播凹齊拍柯吃。”
  2. “我君臨萬象,風光盡收眼底,不容置疑,我擁有一切權利。”
第一段是我隨意亂打的字句,第二段是大衛・梭羅在談論風景時引用的詩句,請問哪一條的“信息量”較大?
我們第一眼看到會認為第二條的信息量較大,畢竟是個有邏輯的句子,你能感受到它的心境,它的意義,但是第二條的確只能表述它的意思而已,信息量較大的其實是第一條。
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我把第二句的某些字拿掉,我想很多朋友也可以猜到那是什麼字,比如說
“我君臨萬_,風光盡收_底,不容置_,我擁有一切_利。”
你一下子就可以猜出空格裡的到底是什麼字,也就是說第二條字句其實是可以壓縮的,但是如果你回頭看第一條句子,那就不一樣了,我隨便拿掉一個字換成空格,你怎麼猜也猜不出來那個到底是什麼字,所以這是一條“不可壓縮”的信息,你無法省略任何一個字,因此信息量的大小並不是由這句話的長短決定的,而是這句話克服了多少不確定性。
現代信息論的祖師爺,“香農”的洞見就是:「一個東西信息量的大小,在於它克服了多少不確定性。」
什麼是克服多少不確定性?舉例來說,有一個上班族非常喜歡吃麥當勞的麥香雞,他每次去麥當勞都點麥香雞,就連大麥克買一送一他也不為所動,因此只要去麥當勞,我都可以猜到他會點麥香雞,這時他所產生的信息量就較小;如果這個上班族的同事是非常喜歡嚐鮮的人,去麥當勞時有時候點麥香雞,有時候點雙牛堡、大麥克買一送一他就點大麥克,這時候你無法準確猜到他到底要點什麼,因此這個信息的含量就較大。
這兩個人點餐的意願都是一條信息,那這個信息克服的不確定性越大,這條信息就越有價值,這就是信息論的中心思想。
香農的信息論從物理中借鑒了一個概念叫做“信息熵”,也就是一段消息的“平均信息量”,這個平均信息量的單位為“比特”,一段話的比特越高,這段話所涵蓋的信息量越大。
所以就上面那個例子,如果考慮了語法及內容角度探討可預測性,不單純以所有漢字的組合去評判信息的多寡,第一句話的比特是大於第二句話的,也就是第一句話的信息量大於第二句話。

信息論對我們的影響


香農的信息論對資訊世界的影響當然無遠弗屆,但是我感興趣的是如果用信息論來看我們的人生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人生這個維度能不能套用信息論的視角?舉例而言,如果有兩個人,第一個人從小就中規中矩,上好高中、好大學,畢業之後謀了個穩定的工作,每天朝九晚五,六十五歲退休;另一個人,小時家境困苦,三餐都要靠自己張羅,沒錢唸書,高中畢業就用了自己的存款創業,歷經了三次失敗,第四次終於成功,之後成為一名成功的企業家,許多人反而靠他吃飯,一樣六十五歲退休。這兩個一樣六十五歲的人,請問誰的人生信息量較高?
我們說信息量的大小就是在於你克服了多少不確定性,第一種人生沒有什麼大起大落,沒有遇到什麼困難,一生四平八穩,但是沒有克服多少不確定性,你的家人、朋友也許都可以猜到你五年後、十年後會在哪裏,過著怎麼樣的生活;第二種人生,一生大風大浪,你猜不到他下一步會怎麼做,他的人生不是按照別人寫好的劇本來走的,他走出了自己的人生、克服了更多的不確定性,也就具有更高價值的信息量。
萬為綱曾說:「信息,在於你從多大的不確定性做出了選擇。信息,在於你創造了多少意外。信息,在於你有多大的自由度。」
所以從信息論的角度來看,我們就是要從不確定性中做出選擇,創造自由,我們不想老老實實的活一輩子,我們還想創造出信息來。

信息論與柯P


如果可以從信息論的角度探討人生,那我們回過頭來探討柯文哲為什麼那麼受到關注就更有道理。首先,柯文哲無黨無派,在過去台灣朝美國兩黨制的走向而言,無黨無派就是特例,一個無黨無派,沒有資源的首都候選人,其背景的信息量就較高。
政績部分更是明顯,柯文哲要做專挑難的做,專挑別人不敢做的來做,例如:一上任六天拆除忠孝橋引道、砍掉重陽敬老金及斯文里都更等,這些政策的信息量都非常的高,因為過去的市長沒有人做得動,就算是有心也無力執行,別人做不到的他做到了。光是砍一個重陽敬老金,有多少民眾會反對,有多少民眾會謾罵、討論,為什麼這些人要討論、要謾罵?因為這是條非常值得記錄的信息,他非常有意思,如果柯文哲每天只要哪裡有落成活動就去剪綵,連河濱公園的電梯也不放過,光是看一下未來一週台北市的剪綵活動就可以猜到他下一步行動,社會大眾還會對他有興趣嗎?我想是不會的,這就是為什麼在政策執行面柯文哲具有較高的信息含量。
最後,是他的個性,柯文哲並不是從小沈浸在政治圈裡打滾,對政治語言相對不熟悉,因此他的談話具有很低的可預測性,你猜不到這位政治素人的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沒有人猜得到他今天會不會突然失言,他的個性造就了他談話信息含量的高低。
從信息論的角度可以發現為什麼柯文哲這麼受到關注,因為他克服了更大的不確定性,他的行動具有更高水平的信息含量,他的行為都是值得被記錄下來的信息。
信息論的數學原理也許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懂,但是信息論提供了另外一個非常有趣的視角去看世界,也希望我們跟柯文哲一樣活出值得被記錄的人生。

ps.首圖來源柯文哲teamKP捐款網站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82會員
73內容數
因為世界很大、很有趣,更希望用多元思維模型來了解不同的事物。 透過不同的角度,讓我們的生活可以更完整一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