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影|忍者之國:剖開之後是一幅貪婪腐敗的眾生相

4
2019-12-04
|閱讀時間 ‧ 約 11 分鐘
2017年上映的《忍者之國》,對許多嵐飯或是日影迷來說肯定是一部印象深刻的作品。改編自村田龍的著名小說,由中村義洋指導,《忍者之國》除了是主演大野智第一部擔任單人主演的電影作品之外,卡司集結石原聰美、伊勢谷友介、鈴木亮平、知念侑李等知名演員,甫宣傳就收穫不少迴響。
電影在剪輯手法上有些微妙,節奏不夠流暢、情節或有缺漏,是我覺得很可惜的地方,但搖滾配樂的搭配令人驚艷。中古世紀的戰國時代配上搖滾BGM莫名搭調,無論戰爭的大場面或是川鬥的速度感,電吉他、貝斯和鼓點的結合, 讓人不分時間地點都熱血沸騰。
有錢能使鬼推磨,何況是忍者呢
身為一部講述日本忍者的時代片,本片最有趣的地方是觀眾反而能在古代忍者的身上看見了無比熟悉的「現代人」和「資本主義」。
電影一開頭以有些詼諧的節奏揭開忍者之國的面紗,下山和百地兩派忍者互坐於寨們的兩側,一邊防守一邊進攻,同時下山寨內也四處角鬥,比起決鬥,畫面乍一看更像是一場莫名其妙的大亂鬥。如此奇妙的氣氛在無門登場後更是達到高峰,這個號稱最強忍者的傢伙,居然駝著背、惺忪著睡眼和雇主討價還價。
荒唐的情節、無門柔軟卻俐落的身手逗得觀眾哈哈大笑,但這樣有趣的畫面卻在下山次郎兵衛死亡的瞬間嘎然而止——此時觀眾才發現,比起詼諧,無情而殘酷才是忍者之國真正的樣貌。
「這就是養育我的忍者之國,每天進行毫無意義的角鬥,許多人輕而易舉地死去,人不被當人,人不是人,都是一群虎狼野獸,他國人稱之為『虎狼之國』。」
如果對劇情和鏡頭語言比較敏銳的人,一定能在故事開頭充分感受到原著與導演期望以忍者的姿態來暗諷現代人的醜惡。當大批織田軍向伊賀進逼,驅動忍者們行動的不是愛國之心,也不是亡國的危機感,而是一句人頭的價目。
「小兵十文、將軍人頭十貫,信雄人頭五千貫!」
整齊劃一的喊聲在伊賀的樹林裡迴盪,單調的語言成了一句咒語,一句屬於資本主義、充滿銅臭味的詛咒。這句咒語,讓忍者們成了沒有靈魂的空殼。為了用錢和地位填補自己的空洞,朋友、愛人、血親、家族,甚至是國家和自尊,他們什麼都可以捨棄。
電影最後雖然迎來了結尾,故事卻沒有停在十六世紀的戰國時代。當一切看似結束的那一刻,虎狼們的姿態與現代社會的都市人群逐漸重疊,而伊勢谷友介飾演的大膳一番預言仍言猶在耳,他說:
虎狼之輩的血液會持續流著,將來我們的兒子、我們的孫子都會混到這些忍者的血液,到時候,他們會遍布天下角落。
我這時才發現,導演在電影的開頭對所有的觀眾都下了一道「忍術」,而在最後才用一幕細思極恐的畫面揭曉他的巧思——你以為這是一幅描繪戰國時期的浮世繪,上頭有威猛大名、奇特忍術,撕開一看卻發現,其實畫的不過是醜陋又貪婪的眾生相罷了。
16世紀的忍者們,逐漸成為21世紀的現代人。
虎狼之輩 VS. 生而為人
《忍者之國》講述的不僅是這群虎狼之輩滅亡的故事,更重要的是講述了忍者無門如何從「無心」的野獸,轉化成為真正的「人」,而在這個過程中,下山平兵衛與妻子阿國無疑是改變他人生的重要角色。
先說平兵衛,這個正直的轉職忍者可以說是與無門完全相反的存在。自小就被賣到伊賀的無門,拼盡全力才勉強活了下來,哪裡還有精神反思忍者的荒誕和可恥?相反的,平兵衛因出生忍者世家,從小生活無虞,看著忍者們自相殘殺,致使他無法認同忍者們的生存之道。
弟弟無故被殺、父親冷眼以待不過是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真正促使他離開的,一直都是這個毫無人性的虎狼之國。
「憤怒」在這個故事裡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平兵衛因為憤怒而離開伊賀,公主因為憤怒甘願自殺,而阿國因為憤怒,則視價值連城的小茄子為糞土。
電影中有三幕關於憤怒與對決,值得特別提出,這幾件情節,都是為了告訴觀眾:為了保護珍視的事物而發怒,是身為人的特權。

「你幹嘛生氣啊?」

兩人第一次相見,平兵衛見到弟弟被無門殺死,帶著憤怒衝向無門。
最一開始無門是不懂這些的。殺死次郎兵衛時,他曾對猛然攻擊的平兵衛說:「你幹嘛生氣」。比起挑釁和疑問,那時的無門更多的情緒是無所謂。虎狼不懂人的心,他不懂、不想懂,也不願意懂。

「我知道了啦,別再生氣了嘛。」

本片最精彩的川鬥畫面,兩人扛起了整部電影的最大場面。
後來一路上被阿國、公主與眾人影響的無門,終於在最後的川鬥中被平兵衛開化,真正開始了解人與虎狼的差別。因此比起對次郎兵衛的隨便和速攻,無門面對平兵衛可說十分慎重、尊重。除了因為兩人實力相當,更重要的是平兵衛是人,是值得被尊重的對象。
「我想,以人的身分死去。」
這一幕,飾演平兵衛的鈴木亮平表現十分亮眼。
身為日本演藝圈知名的努力家,為了角色他能隨意改變體態、重要的打戲也會不停練習直到最後一刻,這樣的他,當然也完美地消化了平兵衛的固執與堅持。川鬥的最後,平兵衛仍然敗在了無門的手下,眼見著身體即將倒下,但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成為川字的最後一劃。
他希望自己以「人」的身分死去,而不是如虎狼一般的忍者。
身為引導無門成人的存在之一,平兵衛的戲份甚至可與飾演阿國的石原比肩,與無門對決的這場川鬥也是本片最好看的打戲,重要性無可言喻。

「我現在超不爽的!」

本片的第二波高潮,也是悲劇的開始。
比起毫無情緒和波瀾,無門在與「人們」相處的過程中,逐漸理解一個人理應所具備的情緒是什麼,所以他漸漸懂得憤怒、懂得珍惜,一步步往成人的道路走去。
成功打退織田軍的無門回到了伊賀,一肚子火任誰都看得出來,而這點對他來說卻是非常可貴的。與十二家眾議員們針鋒相對的這一刻,他承認、丟棄了過去的自己,終與忍者的價值背道而馳,成了如阿國一般的人。
擁有傾城之姿和凜然氣質的阿國。
阿國並不是傳統戲劇中的白蓮花,相反的,她擁有本片中最高級的道德人格。
她重視金錢卻不貪不義之財,對伊賀的孤兒感到可憐與悲傷,甚至哀戚無門的身世,心疼他的過往。如果說平兵衛的死啟蒙了無門的心,那無門之所以能成為真正的人,或許是因為阿國對他抱持的同情與關愛,救贖了他。
導演對石原的評價是「氣質凜然」,我覺得形容得很好,片中的阿國雖然不太展露笑容,對無門也十分苛刻,但這份「凜然」實際上卻是她內心對無門的憐惜。
電影的最後,成年的小鼠緩緩道出:「我已記不太清母親的樣貌,父親總說他是個美麗的女子,只是挺讓人害怕的。」一開始無門愛上的是阿國的傾城之姿,但最後卻是將她嚴厲卻溫柔的模樣長記於心。
得知無門沒有自己的名字,阿國為他留下了傷心的淚水。
《忍者之國》是一部後勁很強的片子。
我在看電影的當下並沒有流淚,但之後只要想起無門抱著阿國的屍首離開伊賀的背影,就讓人心裡特別特別酸。無門失去阿國而發怒的那個瞬間,他覺悟了,終於從一個殺人只看錢的忍者,成為一個真正的人。
但他的身邊,已經沒有阿國了。
帶著阿國離開的無門,最後對忍者們說的一句話是:「你們,根本稱不上是人。」

役者 VS. 忍者
其實這是一篇大野智生日小論文哼哼哼
最後的最後,想特別跟大家誇誇我最喜歡的大野智。
身為嵐的隊長,比起同團的二宮和也或松本潤,大野智的戲劇經驗其實不算多,但每每出手總是驚艷四方。天才般的演技,銳利而奇妙的選角風格,還有他獨特的人格特質,每一次的演出總能吸引許多觀眾。
2008年他出演《魔王》的殺人律師,精明狡詐的模樣讓他拿下了當季的學院賞男主角寶座。兩年後他搖身一變,成為《怪物君》中脾氣古怪的怪物小王子,擄獲許多大小朋友的心、再兩年接下了像是沒有盡頭的冗長台詞,成為《上鎖的房間》中看似毫無感情波瀾,實則暗藏玄機的開鎖專家榎本徑,替富士電視台開了18%的收視率紅盤。2013年則出演《死神君》,成為有些脫線不靠譜的新人死神、2016年在《世界最難的戀愛》中,他變成了神經質又奇怪的鮫島社長,為了談戀愛而努力適應社會。
對很多日劇迷或是略知日本演藝圈的人來說,大野智給人的形象多半是憨憨呆呆的,發言三句離不了睡覺,是演藝圈中的脫力系代表(另一位是同團二宮和也),而對嵐的粉絲而言,名為大野智的存在具有很多種意義,他是隊長、領唱、領舞,也是團體中一股最穩重和溫和的力量。 ⠀
但對熟知傑尼斯歷史的J家粉絲而言,相對於上面的幾種評價,他們更有印象的,是被稱為「傳說中的Jr.」的大野智。
他深不可測的實力與人格魅力,至今仍然是團員與粉絲之間的都市傳說:小時候團體排練遲到,社長說「這是小事」而原諒他了,練舞穿夾腳拖被罵出教室,社長說「就由著他吧」也原諒他了,演藝圈中如小栗旬、知念侑李、綾野剛和菅田將暉都公開承認是大野的粉絲,人氣可見一斑。
他是J家少數腳跨J-friends和黃金一代的現役偶像,不僅歌舞的實力深受社長和前輩們的認可,年少時在京都出演兩年舞台劇的經驗,也為他立下了穩固的表演基礎,深厚的舞台功力至今讓許多後輩望其項背——每年傑尼斯在東京巨蛋舉辦的跨年演唱會,由大前輩東山紀之領銜主演的名曲《アンダルシアに憧れて》,大野智肯定是受邀表演的斑底之一。
日文中會以アーティスト(Artist)來概括關於偶像、歌手或是舞者等等的表演者,每每看到大野智,就覺得他是最適合這個詞彙的人——大野智的天賦(Gift),讓他的表演成了真正的藝術。
只要看過一次大野智的舞台表演,你會相信,他是「天生就要吃這行飯」,勢必要站在舞台表演的人。 平常雖然散漫,但只要他站上舞台,俐落的身形、通透有力的歌聲,還有表演當下的專注,絕對會讓你無法移開目光。
而天生的舞台之王遇見了伊賀最強忍者,所產生的化學效應可是遠出乎你我想像。
擁有多年舞蹈經驗的他,拍起電影打戲像是小菜一碟,不僅完美呈現動作,肢體間也皆是無門獨有的慵懶氣質——借力使力、推拉擋打,看似拖泥帶水實則精準有力,他隨意的格檔就可將對手的殺招和節奏全都轉化為自己軟糯卻精準的施力。
雖說出演這樣異色的角色已是大野智選角的慣例,但看完《忍者之國》後我仍不禁感嘆,大野智在氣質與演技上,都是飾演無門的不二人選,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都像是在告訴觀眾——
他就是無門。
同場加映

《忍者之國》主題曲:つなぐ(絆)

どんな暗い夜でも あなただけを 奪い去るから oh! never let you go 遠慮なんかしないぜ 魅せられたら 音も立てずに Don't wanna let you go 偽りだらけの浮世でも この愛だけ信じていて どこにあるか分からないけど 楽園を夢見た 消えないで Love
- - - - -
註:日本舞台劇或影視作品中稱主角役為座長。 註:最後附上的表演與歌詞是電影《忍者之國》的主題曲《つなぐ》(絆),由大野智所屬的偶像團體嵐所演唱,是我很喜歡的主打歌之一。近年來嵐的舞蹈部分會交由大野負責編排,影片中的這支編舞即為代表作之一,柔軟的肢體語言、獨具風格的手部動作與五個人的走位肯定會黏在一起,是大野編舞的特色之一。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雖然不會畫畫,好險還看得懂國文歷史,長大後改看小說漫畫、電視電影,沉迷於故事角色和台詞文字不可自拔。不認為只有陽春白雪才能稱作文學,期望平易近人的故事和文字都能被看見。 自我認同是一隻在用愛發電星球長住的土撥鼠,致力於使用文字推廣優秀作品,有著下筆犀利而內心長存悸動與柔軟的遠大志向。
本文發佈於
1999年成軍的日本天團ARASHI,在2019/11/3 正式迎向成立二十週年的里程碑。 身為粉絲的我在傾盡全力去思考「如何紀念屬於我們的二十週年」之後,這個專題因而誕生。1999-2019,還有接下來的2020年與往後每一年,讓我們一起和他們走過出道以來的所有爛燦時光。
分享
4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