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在流動|Friday's Words

2019/11/0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播放這首歌,一邊往下讀今天的文字吧
喔 時間在流動
讓伊慢慢阿 慢慢阿流動
讓伊慢慢阿 慢慢阿解釋懵懂
   —李英宏 〈慢慢阿流〉
   「寫〈慢慢阿流〉的時候跟現在一樣是秋天。秋天會讓我比較感性,那時我喜歡坐公車,讓自己融入人群,也同時孤立在人群中。有一天經過生活工場,看到一個沙漏就買了回家。我覺得自己就好像是沙漏裡的沙,在時間的容器裡流動,彷彿生命裡發生的所有事情從來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也像是一片在河上的葉子,河有時很急、有時平靜,我也只能隨著河的節奏,漂流到各種不一樣的地方。人跟人之間的是非對錯,很多時候在當下沒有辦法解釋。就像歷史事件,唯有當事情過去以後,時間才能做一個最好的解釋。」(引用自 Pinkoi 人物專訪)
  秋天的時候很適合聽一些有懷想、滄桑感的歌,尤其是台語搖滾歌曲,最近流行的像是李英宏、茄子蛋,年代早一些的像是伍佰、陳昇、林強,或是國語的李宗盛,這類歌曲的氣口總會讓我覺得心中的感懷獲得抒發。
  〈慢慢阿流〉是一首無意間播到之後很喜歡的歌,我一直都是個很慢才會跟上流行的人,認識新歌與新歌手的過程總是慢別人很大一拍,最早喜歡上李英宏是因為聽到了〈什麼時候她〉,後來才知道原來前幾年常聽到的〈台北直直撞〉就是他的歌。

  我曾經以為我是個步調很快的人,非常不能忍受緩慢和沒有效率,也把自己的日子過得腳步匆忙。這幾年,我才慢慢理解,我其實是一個反應很慢很慢的人,只是急性子。
  每一件事進入我的生命裡,我總是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夠理解、習慣它們,小至流行歌總是出了好幾個月、甚至一年後我才會開始聽,我的新歌對別人來說常常是舊歌了;或者是一個事件發生,我總是要過幾個小時甚至幾天,才會慢慢反應過來、慢慢知道自己的想法感受是什麼;大至一個新的生活模式、工作、課表,我總是要花上近乎半年的時間才會開始覺得適應,但當我適應的時候,一個學期、一個階段常常就已經結束了,我總是跟不上外面的步調,一個行程接著一個行程地來,身在其中總令我喘不過氣。
  在那些當下的時刻裡,我看著別人的腳步快速,內心不停責備自己為什麼跟不上,一定是不夠努力,但身心使不上力是確切的,於是便無限循環在追趕和自我譴責中感到無力與疲憊,眼前永遠都有一個達不成也到不了的目標,但還是持續地跑。
  為什麼沒有想過要停下來呢?因為我並不知道停下來是一個可以的選項,我覺得自己永遠都不夠努力,不值得停下來休息,也因為沒有停下來過,無法想像不追尋眼前的目標之後該怎麼辦。甚至可以說,我並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都在拼命追趕一個不可能達成的狀態,自然也不會去想應該停下來。
  直到去年身心終於承受不住長久累積的壓力,在一連串崩潰的狀態中,我才被身體狀態所迫選擇了休學。
  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休學」這個選擇會出現在我的求學生涯中,四年來身邊的大學同學常常半開玩笑地說想要休學,我從來都是聽聽,甚至很難理解為什麼會想要休學,總覺得那是叛逆的人才會做出的決定,但我不是叛逆的人。要不是後來身體以生病的方式強烈抗議,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做出這個選擇。
  經過極度糾結的休學抉擇之後,我才開始注意到,原來我一直都強迫自己走在一條軌道上,並且不容許自己偏離,或其實是,因為不知道偏離軌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不敢偏離。至於這個軌道是誰鋪設的、是如何鋪設的、是為何鋪設的,我從來沒有仔細想過。
  然後一年就這樣又快又慢地過去了,其實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休養一年之後,我搬離住了三年的租屋處、回到了學校、找到一份新工作、開始每個星期寫散文,我還是我,世界沒有毀滅,一切依然正常運轉。
   「原來我是可以停下來的。」這句很簡單的話,卻是我過完這一年之後才深深地體悟。

早就已經改變的你 已經改變的我
當初那個懵懂的自己 時常在大聲喊
早就已經未記得你 已經未認得我
現在這個我的心情 是不得輕鬆

流動的你 流動的我
流動的咱 流動的時間
  印象深刻在去年情緒崩潰的當下,我邊哭邊說出的第一句話總是:「我覺得好累。」明明那個情境和累不累可能一點關係都沒有,但自己卻渾然不覺。後來的自己再回頭看,確實是很累,但怎麼會這麼傻呢。
  去年這個時候也剛過生日,記得當時摯友跟我說了一段話:「我能給你最大的祝福,就是你能活在你自己的時區便好。」那時候我似懂非懂,在時間流過之後我才慢慢理解,我確實是個不停追著別人的時區,質問自己為何跟不上的人,卻沒有明白問題其實是我根本使用了不符合自己的步調在過日子,才把日子過得一塌糊塗。

慢慢阿流 慢慢阿流
慢慢阿流 慢慢阿流
  休學看似一個很重大的決定,但其實拉到一生的尺度來看,這一年只是很小的一個點而已。我們這一輩的孩子應該都很討厭「贏在起跑點」這句話,但還是不知不覺地深受它影響,總覺得自己不能停下來,卻沒有想過自己這樣硬撐到底能不能跑到最後。
  時間不停地流動,我們可能都害怕自己迷失,所以想要緊抓住某些事物不放,但它們終究不是屬於我們的,當它們離開我們的生命,我們會感覺更懷疑不安。
  最安全的,或許是找到屬於自己的步調,跟隨生命引領出的道路,從容地向前邁步,在時間的流裡,我們不慌不忙,慢慢阿流、慢慢阿流。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996年生於高雄,台中長大,畢業於臺藝廣電。喜歡影像創作、喜歡寫散文,認為影音作品是最容易感染人的創作形式,而文字使感受有被理解的可能。自國中起著迷於散文集,閱讀與寫作是多年來不變的喜好,希望能寫一輩子。
在星期五夜晚發佈一篇散文,配上節選內容的一段成手寫字。寫生活的各種體會,希望能在疲憊的星期五夜晚,療癒彼此的內心。
留言4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