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力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Photo: Bun Lee
『轟!』『砰砰!』『轟轟轟!』
我從書房抬頭瞄一下客廳的電視機。
黑煙、濃煙、火苗從被飛機撞到的大廈竄出,電視機重複的播這畫面。

這是哪一片電影啊?天啊,也太劇烈了!奇怪我不是明明在看新聞台嗎?什麼時候轉到電影台了?

2011年9月11日早上8點45分左右,我喃喃自語的嘀咕。一大早七點我坐在書房裡準備當天早上課程的教材。我心裡不解我獨自一人在家,新聞台到底是怎麼跳到電影台的。

大概兩分鐘後我才回過神來發現這不是電影。這是真實殘酷的 911 恐怖攻擊事件,飛機撞上世界貿易中心雙塔,美國國防部的五角大廈以及白宮也是恐攻目標。
當天早上一切,至今仍記憶猶新。

我收拾書本提早前往大學的辦公室。那早上我有一堂課要教 — 『加拿大總體經濟政策 (Canadian Macroeconomic Policy)』。秋季學期才剛開學,9月11日是上此課的第二週。我心裡覺得糟透了。隱隱也知道,應該會有學生問我針對此事件的看法,但我一點也不想準備該對學生們說什麼。

『方老師,可以請您講一下今天早上的恐怖攻擊事件嗎?』果不其然,一位男學生舉手發問。

『請問你想我針對哪方面評論呢?』我客氣地回答。
『談談這恐攻事件對經濟的影響,股市等等。』學生說。

『讓我們默哀一分鐘吧,為眾多的受害者祈福!』我請學生們必上雙眼禱告祈福。

我用了那一分鐘思索了一下我要說什麼。

『我覺得這不是經濟學家發言的時候。』這是我說的第一句。

『這時候是救火、救難的消防員、警察、國安單位、情報小組,以及醫生、護士、看護等的專業醫療團隊們前線搶救生命的時刻。』我補充。

『如果真想討論這事件對整體經濟的影響,的確有幾個面向我們可以簡單說一下。
股票市場應該會停止交易一段時間。這對全球經濟當然有影響。

我們旅行的方式將永遠地被改變。

將會有更嚴謹的安全系統來提高機場安檢、飛機安危等相關保全。新產業即將因此而誕生或者更蓬勃。

很多產業會受到影響:觀光、飯店業、保險業、銀行,甚至更多。』我接著說。

『有些影響是永久的;有些是暫時的』我開始鋪陳要反問學生問題。

『國民生產毛額(GDP)會下跌!』一位同學大聲的說。

『你確定嗎?短期內你見到這事情嗎?你認為 911 恐攻後國民生產毛額(GDP)會立即下滑嗎?』我問。

不,根據統計,因為賑災救難等的經濟交易行為,國民生產毛額(GDP)短期內會微幅上揚。但,那是另個議題。

上週五英國倫敦橋上持刀捅人恐攻事件造成兩死三重傷。此宗恐攻嫌犯為巴基斯坦籍的烏斯曼汗(Usman Khan)。新聞報導此嫌犯具有恐攻前科。

嫌犯烏斯曼汗於2012年與另外8名嫌犯因涉嫌參與一個受 911恐攻主謀蓋達組織 (al-Qaeda),陰謀策劃要在倫敦證交所等地安置炸彈。烏斯曼汗去年才出獄,犯倫敦橋持刀案時腳踝上還帶監控罪犯行蹤的電子追蹤裝置。

輿論當然開始探討司法制度是否不該讓恐攻嫌犯假釋外出,針對某些犯罪是否不該仁慈,否則這些人一再的讓無辜的大眾飽受生命的威脅。

我個人對暴力,不論言語或身體上的,都採零寬容政策。對另一個生命進行暴力加害就是錯的。不管是因為對於宗教信仰、政治立場、性取向、工作的選擇,還是有些與身俱來的條件,包括性別、種族、貧富、資源等而造成的不同派系。不論您意見有多高明,以暴力方式表達我就抵制。

看看送中事件引起的長達五個月的香港抗議示威遊行,看看地球另一端的波蘭,上千人抗議示威支持反對政府,再看看中東伊拉克因示威造成的慘烈傷亡。恐懼力對大家的影響,不需要我多言。

歷史一直重複,這樣說起來很傷心,但真的一再的重複。

倫敦橋持刀傷人恐攻事件我是每日跑步時聽到此新聞的。坦白說我聽到的是『恐懼感』又在操控人心。

恐懼力是個強而有力的武器。讓人『心生恐懼』是最地表最強的武器,不論你是核武炸彈,還是沙皇炸彈(Tsar Bomba),還是什麼M24E6機關槍,或者史密斯威森M460左輪手槍,絕對都輸慘了。

『恐懼力』才是最厲害的武器,因為人的行為為其改變之。平民百姓因為害怕受傷而避而遠之。

直至今日我們仍有嚴謹的機場安防。近幾年有飛去美國洛杉磯嗎?911恐攻事件已經18年了,但我仍每次都赤著雙腳地踏上美國國土。

這18年中,持續有不同地方發生的恐攻事件來提醒大家這場災難。提醒大家要繼續害怕,我們隨時可能被恐怖份子傷害。

恐懼力在恐攻活動上裏當然深具其威力,但這恐懼力的邏輯其實不只在戰爭上可以被使用。

讓我們想一下商業談判,猜猜什麼是最佳武器?我保證恐懼力也是個很棒的武器

四年前我去個公司面試。考完一些測驗後,面試官跟我見面談,相談甚歡所以理所當然我們開始談到待遇的期許,他問了我預期的薪資待遇。我先述說上一份的薪資結構,才正要開始說我目前的期許時,他表示我上一份的薪資對他來說已經太高無法負擔。我比較單純,先不去想他是否是技術性的砍我薪資。他喊了個數字是他覺得他比較有把握的,我知道他期待我開始跟他議價。

『很高興認識您,謝謝您寶貴的時間。』我堅定的跟他握個手,保持微笑及風度就離開了,留下他一人錯愕的在會議室裡。

拉回賽局理論來說,我絕對是做了最佳回應(Best Respond, BR)。在這情況下,當潛在雇主不合理的砍我薪資時,我的BR當然是保持風度地離開。

我沒讓他以『恐懼』來擾亂我的思敘。面試官想必認為面試者都已經來到現場,做完各種測驗,應該很想要得到此份工作。所以他認為我理應會『害怕』沒拿到應聘書。
錯!我的確想要份工作,但我渴望的是一份公平且尊重我專業技能的工作。

其實我的從容離開剛好讓談判情勢大逆轉,恰巧的把此逆境轉為順境。如果能把『恐懼力』操控的好,它不見得是個壞事。這面試故事有下集,容我下次分享。

恐懼力威力無比,用智慧善用它,別成為他的俘虜。

溫馨提醒您:別讓恐懼力干擾您腦波。別害怕。仔細評估每件事的優點、缺點後作出合理的選擇。祝您今天閱讀愉快,週四快樂!

If you are interested to see the English original version, click here.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7會員
    4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Vivian Fang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3 Most Important Savings of Life
    閱讀時間約 20 分鐘
    自創人生路途美景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以終為始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Just Do It (JDI) - 1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Just Do It (JDI) - 2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又毀了?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