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日在結冰的湖面上行走:讀現代詩自述(5月13日新修)

2020/05/2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在東華大學讀中文系時,我曾選修了不少現代文學的課程,那幾年間,也閱讀了大量的作品,並嘗試著書寫。書寫雖是斷斷續續的,但閱讀方面,所幸一直持續至今。
唯現代詩,我在研究所之後閱讀越趨減少,也數度懷疑自己浪費了過多的時間於其間。一方面是當時決定研究古典文學,希望自己能更為投入,彌補大學時分散掉的注意力;另一方面是從現代詩中獲得的感受,多半是個人體會,並沒有什麼機會與人交流,就算有,我也只是浮光掠影地吸收,不成體系。因此其後好些年不太讀現代詩,尤其是年輕一輩的詩人。
前幾年有機會政大開課,我首先開設的不是古典詩,而是現代散文。散文是我一直在碰觸的,當時我發現國文通識比較缺乏現代文學的課程,與其開授組數最多的「古典詩選讀」,以為不如開現代散文,也自認有足夠的知識量開課。
教散文課其中一個困擾是:我想跟學生多分享一些文章,規定學生先行閱讀,課堂上講述一些重點及部分文句。但在評鑑的時候不免會有學生反應,希望能好好讀幾篇散文即可,或是批評我挑了太多文章,讀起來有負擔,也教不完。其實要精讀幾篇散文,在備課上反而比較單純,但如此一來,很可能淪為「高四國文」;而且只讀了幾篇散文,以通識課來說,同學可能沒捕到「魚」(讀得少),也不知道怎麼「撒網」(如何讀),許多值得閱讀與認識的散文及散文家,都付之闕如。
相形之下,教現代詩應該更容易掌握篇幅與時間,於是我試著在課程中加入一些現代詩,也請修過課的優秀同學幫我朗讀錄音,在課堂上呈現的效果,比散文來得好,而且,這又重燃我讀詩的熱情。
2016年年初,我找了幾個朋友(包含過去的學生)一同讀詩,再次被詩打動、洗滌。這篇的標題引用了任明信的〈光天化日〉,即是其中一例。當時是怡庭分享的,朋友間的交流,也讓我更為充分地品讀到這首詩的力量,以及每一位詮釋者能溶入什麼樣的生命經驗、帶來什麼樣的風景,那大半不是我獨自閱讀時所能想及的。在此我想談結段:
有的人挖心
需要麻醉
有的人可以徒手
你不要羨慕他們
要活下來
當那個可以
把心再放回去的人
陳宛詩 手寫,Instagram:wanshihchen
它帶給我的延伸思考是:有一些了不起的人,他們擁有超乎尋常的自制力,甚至能夠對自己殘忍、對他人無情。我是注定當不成這樣的人了,但我希望能如同詩人說的:「你不要羨慕他們/要活下來/當那個可以/把心再放回去的人。」雖然不如那些傑出的人,我們必須透過自我麻醉的方式,才能夠掏心,但更重要的是能夠把心再放回身體裡,仍舊擁有柔軟的、豐富的感情,當一個「有心之人」。希望我自己能夠如此,也期盼我能傳達這樣的理念。
在寫這篇文章之時,我把標題命為「終日在結冰的湖面上行走」,我的意思並非著落於讀詩之上,而是組織讀詩會、教詩,或是經營詩.聲.字粉專。過程就不再詳談,總而言之,我感覺自己仍然是收穫豐盈的。
像是讀詩會,我曾分享原本就喜愛的一首詩尹麗川〈阿美〉,經過了當時與幾位朋友的交流之後,對於詩作,我個人的理解更深了,後來在課堂上解析這首詩,都比讀詩會時要深入、細緻得多。
吳宛馨 手寫
阿美,唯有你的現在
才能比喻你的童年
我們必須學會在淚水裡兌一點烈酒
而不是在酒裡摻雜眼淚
就如同〈阿美〉所說的,我必須學會在「淚水裡兌一點烈酒」,在昔日的失敗與挫折之中,找到奮發、昂揚的精神,而非沉湎於挫折之中。能夠透過不同的機緣分享文學作品的「閃光之海」,也不得不感到欣喜,與些許的成就感。
最後,也要感謝在路途上出現甚或相互鼓勵、扶攜的有緣人,因為你們,才使得一切的分享有了意義。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李畇墨
    李畇墨
    祖籍雲林口湖鄉,嘉義民雄人,目前寓居新北市中和。「詩聲字」文藝社群經營者,文字工作者,創作現代詩、散文,偶事採訪。曾為政治大學兼任講師,講授現代詩歌、現代散文選讀。作品除了網路社群發表外,亦散見於各大詩刊及文學雜誌。 喜愛自然,及許多動植物,尤其是貓科動物,狐狸,及多肉植物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