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居與收容

2019/12/21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在新租賃處,我的藏書無處安放,因此添購了書架,讓部分的藏書能夠上架。
秋季時搬到新租賃的小房間前後,歷經了一週以上的折磨,然後清出、寄放了不少書籍,丟了不少物品,始勉能棲居。但過剩之物如何解決,依然是困擾。
有個深自反省的體悟,恰好也有友人提及,「生活還是要用減法」,因為某一段時間或某一瞬刻的需要及慾望所納入的那些物事,終究是要捨棄的。有捨雖然未必有得,但唯有減輕負荷,才能讓小小的房間、小小的心能夠繼續容納物、事,與某些值得的人。
在人生的旅程上,我不時會想起柳宗元筆下的蝜蝂,那善負物卻終會「躓仆不能起」的小蟲,柳宗元雖以之喻高位厚祿且「貪取滋甚」的官員,但我不由得以為這樣的可憐蟲,更適於形容力薄而諸事無成的人,如我。每回搬家時,特別感覺到我是蝜蝂,而且是「背負能力」挺弱的一隻,不累死是僥倖,累死活該。
痛定思痛,這回真的丟棄了不少舊物,亦等同於丟棄許多回憶,尤其是與人事有關的,比方說,在政大兼課幾年間累積的學生試卷、資料,原來十之八九都保存著。光是那些,從舊住處帶到了新賃所,就佔掉好幾箱行李,還是不得不割捨。寄藏了我對某些友人的記憶而保留下來的不實用之物,也清理掉不少。
對我而言,此時此刻,或許才是彼此歧路的起點(可能早就是,只是過去不願意承認),也不必奢望日後還會在哪個路口交集。雖然,仍願各自安好,各自坦途,請把彼此實存的或心裡的空間,都留給當下的生活,眼前之人。
(原為2019年9月時所記,略為修改)
李畇墨
李畇墨
祖籍雲林口湖鄉,嘉義民雄人,目前寓居新北市中和。「詩聲字」文藝社群經營者,文字工作者,創作現代詩、散文,偶事採訪。曾為政治大學兼任講師,講授現代詩歌、現代散文選讀。作品除了網路社群發表外,亦散見於各大詩刊及文學雜誌。 喜愛自然,及許多動植物,尤其是貓科動物,狐狸,及多肉植物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