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艾蜜莉在巴黎」談旅行中的艷遇(2)

2020/12/0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D.C.的地鐵,基本上才是在D.C.天天都要去的景點
我其實一直很想到很遠的國外旅遊,看看不同的風景,可是我一直以來都在設限自己。
我的藉口是,我沒錢,沒時間,也沒有勇氣出遠門,我很怕在國外把自己給搞丟了。
剛好這位朋友的邀請很吸引我,加上之前到處參加社交活動的日子,我也累了;這建議剛好觸動我的內心,我何不趁這次去他的國家旅遊,順便也給他跟自己一個機會,如果我們在一起相處的日子很愉快的話那麼就在一起,如果去到他的國家而被放了鴿子,或是相處起來不夠開心的話,我就對他徹底死心。
於是我開始準備,也跟公司及客戶們請了長假,給自己10天的假期飛到美國這麼遠的地方去。
美國跟日本是有所不同的,去日本旅遊好像只是去隔壁玩,但是美國對我來說則是橫跨了大半個地球的遙遠西方世界。要不是有這麼強大的動力做為支撐我是不會就這樣的冒然出國,就在總總的準備之後我到了美國。
到美國的前幾天因為朋友也在忙工作的事,所以我就先計劃自由行,等他忙完了我們再會合。
預算有限的關係我一開始住華盛頓D.C.的hostel,一晚大約1400左右台幣的hostel是我覺得能輕鬆負擔的。事後覺得住hostel真的是住對了,因為在那邊很容易認識朋友。
我到的第一晚就認識了一位中國留學生,hostel的廚房跟洗衣間是合在一起的,很容易就可以聊上天,我看到唯一的東方面孔就跟他打了招呼,原來他是來參加D.C.的反槍枝遊行,我不知哪來的勇氣主動問他說是否可以和他同行?他說好,於是我們第二天就約好一起去參加遊行。
人在國外旅行有很奇怪的氛圍是只要捉住了可以一起玩的朋友,就會很開心地跟對方玩,什麼都不管地只是去玩而己。我們從住的hostel一邊走一邊拍照,走到賓夕法尼亞大道的遊行集合點,一邊聊著東方跟西方世界的不同等議題。後來這位中國朋友去接了他的中國朋友一家人一起去遊行,一下子我又多了很多旅伴一起參加遊行。
遊行結束後,中國朋友嚮導我在D.C.的一些紀念碑逛逛(D.C.最多的就是紀念碑跟博物館),越戰、韓戰紀念碑、華盛頓、林肯以及最遠的杰佛遜紀念碑和尚未開櫻花的潮汐湖等,多虧他的嚮導我在一天內逛了很多紀念碑。
越戰紀念碑
直到傍晚他要回去他的大學了,我們一起在中國城吃了很貴的越南河粉(實在不應該在美國吃東方料理的),之後他搭著他的大巴回去大學,而我也就慢慢走回附近的Hostel。
D.C. 的中國城
路上我在想,雖然這不是一段艷遇只能說是偶遇,但經常聽到一些旅遊部落客分享的在hostel交到朋友並跟朋友一起出遊的故事我也算達標一個人生任務了!所以心情特別輕鬆,也不覺得自己一個人來美國有多孤單寂寞了,反而覺得事事新奇好玩,期待會有什麼好事再發生呢!
回到hostel, 我拿我的換洗衣物出來洗的時候,在廚房兼洗衣間又碰到一堆在聊天跟吃飯的人,其中又一個東方臉孔大叔,大叔問了我:”where are you from? Japan?Korean? Honkong?”
”I come from Taiwan.” 我用有點沒自信的英語回答著。(待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喜多米的斜摃人生
喜多米的斜摃人生
正職是平面設計自由接案者,副業在清大附近的影印店打工;最近因為有了房貸壓力所以開始努力研究理財,覺得用開心佛系的方式來開源節流才能長長久久。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