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限定文章
編輯嚴選
影評▕ 《陽光普照》- 灑落肩頭的陽光,推著人躲入陰影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有雷警示,雖非劇情的直述或訴說,為了討論相關議題仍有所取捨,介意請斟酌閱讀

囚禁於日不落的詛咒裏


看完《陽光普照》後,除了結局讓人震撼,大兒子阿豪的離世同樣令人驚訝,然而,仔細回味後,卻可以發現電影早有放下麵包屑供人跟隨,其中,出自於《寂寞的遊戲》的司馬光故事,正好也是阿豪興奮闡述給曉貞(溫貞菱飾)聽的故事,撰寫故事的作者,袁哲生,也正如阿豪一樣溫暖善良並天賦異稟。
以此來說,既然阿豪以袁哲生為角色原型拓印而來,想必也能從真人真事中找到離開的蛛絲馬跡,焦慮症,則是從中被揭露的秘密。原來,外表看似完美,卻深藏著不能失敗的焦慮,本應該幫助人進步的積極面,就此化身成日不落的完美主義,好似一頭兇猛巨獸,日日追趕著失敗,導致代表瑕疵的脆弱也要相應躲藏,藉此不被「完美的期待」給傷害。
再來,司馬光的故事,作者袁哲生為其賦予「脆弱的故事」之名,我想,參照到此,關於阿豪的離去,我們應該也都明白,兇手便是高掛頭頂的完美期待,就像一圈套在脖子的束繩,只要未達標準就會慢慢地緊縮,讓人近乎窒息,卻又不至於真得死去。當然,阿豪並非不受上天眷顧,充足的天賦讓他面面俱到,人人喜愛,殊不知,天賦這頂光環,就像日不落的詛咒,讓陰影無所遁形,溫暖的光甚至吸引著各式迷惘的人來取暖,連帶而生的責任感,更構築出亮麗的光牢,以此囚禁了阿豪。然而,就算是溫暖萬物的太陽,終有一天也會燃燒殆盡,渺小的人類,怎麼可能不被他人給掏盡。
不過,阿豪實在太善良,沒人問過他怎麼了,他就也不說了,一座漂浮的孤獨冰山,看似冰心玉潔,甚至一塵不染,海平面下卻藏著一整片不見光的情緒與脆弱,進而為生活留下許多白,藉此阻隔內心的黑,卻不知道怎麼來填彩,就此那些白,進一步被挖成一坑又一坑的空。以此來看,善良架空了阿豪,讓他只能一昧承受,繼續把自己掏空,以自己的白包容所有人的黑。
把握時間,掌握方向,但到底要去那,根本沒個底,阿豪走著走著就也丟了自己,不斷積累的失落,最終,也變成無以名狀的墜落,碰一聲,碎裂的心,刺穿了命。
故此,即使阿豪是顆耀眼的太陽,終有一天也會崩塌殆盡,有人說阿豪所留下的最後身影,象徵了他被整面牆的陰影給吞沒,但我想,即使只有短短幾秒鐘,或許也是終於放下偽裝的時刻,才會放手讓意味著脆弱的影子任意膨脹。因此,我想那或許不是吞噬,更像一種擁抱與和解,雖然,這一抱就天人永隔。
梳理至此,觀影時說不清的模糊感有了清楚輪廓,阿豪的溫暖笑容之所以令人感到迷霧重重,我想,就是因為他把脆弱都給藏匿,然而,沒有脆弱看似完人,卻也是喪失人性。就此來說,在墜落之前,阿豪早就因為喪失脆弱而流失溫度,變成一具只為他人而活的冰冷屍體,此時再來敲破水缸,當然流不出任何一滴水,畢竟,代表生機的眼淚,早被炙熱的期待與責任給全數蒸發。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4784 字、4 則留言,僅發佈於解影,解癮-影劇相談室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綜合社會工作、諮商心理、哲學辨識相關專業,抽絲剝繭,窺探影像世界的內涵議題與心理現象。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