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紀錄】地球輪迴探險家A

Photo Credit: fotografierende / Unsplash
催眠執行時間:2021 March
🙏 本次協作的新朋友是剛於去年完成MFA學位後,從美國返回台灣的自由接案攝影師,是一位主要都在地球轉世的老靈魂,希望透過本次催眠諮詢探索某些隱私問題,並釐清現階段個人事業發展(更好地顯化世俗成就)的指引方向。
我們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以開放心態,與我們分享這份有趣的信息,如有疑慮也不用過度較真,將之視為科幻小說閱讀自然能獲得純粹的樂趣。 若你受到這份資訊吸引,或許能在其中尋獲你正在追索的真知。
以下用代號簡稱對談人。
(Z:我,催眠師/A:催眠案主/HS:高我)

Photo Credit: Jie (@imjma) / Unsplash

(一)叛逆藝妓的命運自覺

Z:請跟我說說你現在看到些什麼。
A:像在日本庭園的水池旁邊,水池裡有魚,有兩個女生,我是一個旁觀者,我沒有身體,(那兩個女生)像是一個藝妓和守在她旁邊的侍女。
Z:她們現在在做什麼?
A:在看魚。
Z:這是她們住的地方嗎?還是宴會的地方?
A:不確定,但是很大。
Z:一個很富麗堂皇的地方嗎?
A:算是。庭院後面有廊道,算是半透明的,(廊道另一側過去)那裡有很多人。
Z:所以現在算是在後台嗎?
A:對,像是她們在忙裡偷閒。
Z:她們有在進行什麼樣的對話之類的嗎?還是就只是在看魚?
A:這個藝妓感覺想要逃離那個宴會,因為她沒有很想要面對那麼多人,她在跟侍女說。
Z:但她可能走不開,是嗎?
A:那應該是她的家。
Z:就是藝妓住的那個館(置屋)?
A:可能是。
Z:那現在除了她們兩個在這裡,你還有發現些什麼動靜嗎?
A:有灰色的兔子。
Z:灰色的兔子,在哪?
A:在旁邊的樹下。
Z:你現在有想去哪嗎?例如去看看兔子或藝妓。
A:藝妓在跟兔子玩。
Z:這是寵物兔嗎?
A:嗯,看起來像。我也在她們旁邊一起看兔子。我都是一個旁觀的視角,但偶爾會切換成藝妓的主觀(視角)。
Z:好,那現在讓我們切換成藝妓主觀的視角。你現在有什麼樣的感覺,或看到了些什麼?
A:我把兔子抱起來,看像充滿人的廊道,想要逃跑。
Z:那現在有逃跑的辦法嗎?
A:我想翻牆。
Z:那我們現在要這麼做嗎?
A:在跟侍女討論,她要幫我找一個可以踩的東西。
Z:妳們兩個要一起出去嗎?
A:可能要我自己出去。
Z:所以她要幫妳把風嗎?
A:對。
Z:那我們現在準備翻牆出去嗎?
A:嗯,但我也不知道兔子怎麼帶走。
Z:(笑)你想要帶兔子一起出去?
A:對,但是好像不太容易。
Z:那我們放下兔子,好嗎?
A:嗯,我把兔子給侍女了。牆外面是街道。
Z:現在是晚上嗎?
A:不是。
Z:白天?
A:嗯。
Z:街道上人多嗎?
A:蠻多的。
Z:你現在是要逛街嗎?還是你有想要去特定的地方,或見特定的人?
A:唔,好像可以找人。
Z:你想找誰?
A:找一個男生。
Z:那我們現在去找那個男生,好嗎?
A:嗯。
Z:你現在找到他了嗎?
A:我在想他家怎麼走。
Z:你去過嗎?
A:去過。
Z:那我們現在瞬移到他家,你現在到他家門口,你能看到他家門口嗎?
A:可以。
Z:你要進去他家嗎?他在家嗎?
A:觀察一下。… 他家好像有別的女生。
Z:喔?那你現在有什麼樣的感覺。
A:覺得不要進去打擾,但是想讓他知道我出來了。
Z:那你怎麼做?
A:我手裡有一把油紙傘,所以我(把油紙傘)放在他家門口,然後我先離開。
Z:你現在要回到那個庭院嗎?
A:不想回去。
Z:好,那我們現在去哪?
A:在路上走一下。…我覺得我穿得太招搖了,想要卸妝跟換衣服。
Z:好,你現在能找到一個卸妝和換衣服的地方嗎?
A:(思考中)我覺得我需要先買衣服。
Z:好,那我們現在去服裝店買衣服嗎?
A:嗯。(移動中)我身上沒有錢,只能跟他換。
Z:你要用現在這一套跟他換?
A:對,我身上的比較貴。
Z:(笑)可以換兩套嗎?
A:嗯…好像可以,問一下。(交易中)我買了同一個樣式的,紅色跟綠色的。
Z:你現在想穿哪一套?
A:先穿綠的好了。我就直接在店裡面換,我原先是穿桃粉紅色的,是我不太會穿的顏色。
Z:你比較喜歡跟習慣紅色和綠色的衣服嗎?
A:也沒有,但買的是很素的,原先穿的是很花俏的、開襟的那種,(現在穿的)顏色比較像是西藏的顏色,綠松石的顏色,但比較暗。
Z:比較低飽和度的。
A:對,紅色(那套)也是,紅色是紅橙、深色(偏棕)的。
Z:那現在我們換好衣服,有想要去哪邊嗎?
A:肚子餓了。
Z:想吃點什麼?
A:粽子。但我其實還沒想到要什麼時候才回去找那個男生。
Z:你還想要回去找他嗎?
A:對,我覺得我是在等時機。
Z:OK,你現在是想要等到他屋子裡面的人走,再去找他嗎?
A:我也不知道,感覺要傍晚或入夜後。
Z:好。那你現在等待還有想要去哪邊,或看到些什麼嗎?還是我們就快轉到傍晚之後?
A:…好。
Z:那我們現在快轉到傍晚之後。你現在要回去找他了嗎?
A:嗯。
Z:跟我說說發生什麼事情。
A:女人有小孩。他已經有看到我的油紙傘,所以他知道我在外面,然後我應該是在等女人跟小孩去睡覺。
Z:所以那是他老婆嗎?
A:是吧。
Z:你知道他有妻子嗎?
A:我知道。
Z:那現在他可以來見你了嗎?
A:可以,他出來了。…感覺我們在夜遊,就在城裡面走,蠻安靜了,偶爾有一兩個小攤販。
Z:所以你們正在散步?
A:對。我好像跟他說,我不想再待在那個庭院裡了,我想跟他一起生活,但是他因為有家庭,他還在考慮。
Z:你現在有什麼樣的感覺?
A:沒有很意外,但還是希望他可以接受我的提議。
Z:他現在正在思考這件事情嗎?
A:對。
Z:你們現在有特別想要到哪裡去嗎?或繼續在這裡夜遊?
A:我在想我們能去哪,就是如果要離開這個地方的話。
Z:你是說離開這個城市嗎?
A:對。
Z:附近有森林或山,或湖之類的地方嗎?
A:湖。想去湖邊。(遷移中)我覺得已經是快轉到他回去拿了行李。
Z:所以他要跟你一起走?
A:對。
Z:那你們想要去哪(生活)?
A:就去那個湖邊。
Z:好。去到那個湖邊之後,發生什麼事情?
A:我們要蓋一個小木屋。
Z:所以他現在決定要離開原本的家庭跟你生活?
A:對,雖然我覺得他還沒有很放得下。
Z:好。你們正在一起蓋小木屋嗎?
A:對。
Z:這個過程讓你感覺怎麼樣?
A:我覺得我好像一直有點怪他,覺得我比他勇敢。
Z:就是他沒有很勇敢地跟你一起走嗎?
A:對。
Z:那他有跟你說什麼,或他覺得怎麼樣?
A:他顧慮小孩還很小吧,也覺得妻子這樣蠻可憐了,雖然他是比較想跟我一起。
Z:就是他覺得他現在比較愛你。
A:對,但是在道德上有點過意不去。
Z:你們有爭吵嗎?
A:沒有。
Z:你可以理解。
A:我可以理解他有這樣的心情,但還是會有點不平衡,我希望他可以勇敢一點。
Z:好。我們現在快轉到下一個重要的時間點,跟我說說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
A:剛剛吃飯的時候,氣氛不太好,蠻僵的,但是又入夜了,我們在湖邊,只有月光,覺得很祥和,然後我知道他決定就是要這樣生活下去。
Z:跟你一起?
A:對。
Z:那你覺得?
A:我覺得很平穩跟蠻滿足的吧,但同時也覺得我是不是太強勢。
Z:你有覺得對他本來的妻子和小孩感到抱歉嗎?
A:有一點點。剛開始沒有,就是很希望他跟我一起過我們自己的生活,但是當比較平穩下來之後,開始會覺得也蠻不好意思的。
Z:那他跟你過日子的這段時間,他有回去看他原本的家嗎?
A:他有,我也知道,我也沒有阻止他。
Z:嗯。現在對於這裡還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嗎?
A:我覺得我這裡差不多可以結束了,但我其實想讓他回去。
Z:你想讓他回(原本)那個家?
A:對。
Z:那你要跟他說嗎?
A:我跟他說了,就是我覺得我自己一個人沒有什麼不好。
Z:他怎麼回答?
A:他老婆小孩好像生病了,我想叫他回去,他想跟我在一起,但是我希望他回去照顧他們。所以我離開了。
Z:你去到別的地方嗎?
A:對。
Z:你有告訴他嗎?沒有?
A:因為他想跟我走,但是我覺得他應該要回去照顧他們。
Z:所以你自己離開了。
A:對。
***
Z:為什麼讓他看到這個轉世?
HS:結論是要靠自己。
Z:所以是要讓他看到,他有一個轉世經歷其實是很勇敢、獨立自主的女性(※ 案主為生理女性),讓他知道他是做得到的,是嗎?
HS:對,甚至在過程中有一點強勢。
Z:雖然他現在這一世主導的性格是相對比較弱勢的,但他其實有強勢的那個面向跟品質可以發揮出來,是不是?
HS:對,就是處境是弱勢的(對應目前專業領域中,女性工作者相對男性的情況),但對他想做的事情是強勢的,這個強勢(的品質)有可能會主導到別人,但也因為自己很清楚要什麼,所以可以控制強勢(性情品質發揮)的程度。
Z:所以就算面對一個權力關係上,比較強勢的對象,但他內在那個強勢的品質,是有辦法主導這整個局勢的,是這個意思嗎?
HS:是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就可以用自己的影響力去說服別人,但自己也可以控制到底要不要說服別人做那些事情,還是取決於自己的良心跟最終想要保有的東西。
Photo Credit: thewavephotographer / Unsplash

(二)美人魚上岸環遊世界

Z:那我們現在快轉一下,到下一個重要的時間點,跟我說說你現在到哪、看到了什麼。
A:在水裡。…在海裡,但沒有很確定我是生活在那裡還是只是在潛水。
Z:你知道你為什麼在這裡嗎?
A:好像是要找個珊瑚或石頭。
Z:所以你在找東西嗎?
A:對。
Z:你知道它具體的位置嗎?還是你只是在這裡找看能不能遇到?
A:唔…感覺在細縫裡,就是在水裡的岩石之間。
Z:你是在採集嗎?
A:…對耶,像是在蒐集。
Z:所以你現在正在採集寶石嗎?
A:感覺是珊瑚。
Z:你是一個採集珊瑚的礦工嗎?還是只是興趣?
A:興趣吧,但也覺得這是可以…
Z:賣錢的?
A:對。
Z:(笑)好,那你現在找到了嗎?
A:有,已經採了一些。
Z:感覺怎麼樣?
A:蠻好的。但一方面又感覺有點像美人魚。
Z:喔,你說你身體的感覺嗎?
A:嗯,對,我覺得我還沒有決定我是要幹嘛。
Z:所以你現在是美人魚的形態嗎?
A:可以是潛水的人,也可以是美人魚。
Z:你現在選一個你喜歡的。
A:想當一下美人魚。
Z:那我們當一下美人魚。感覺是不是游得非常地順?
A:嗯,也像在飄。
Z:這裡是你家嗎?
A:我家附近,郊外。
Z:採這個(珊瑚)是你的嗜好或工作嗎?
A:感覺是嗜好,然後…想要囤貨。
Z:(笑)這一季的先把它囤起來,是嗎?
A:嗯,就是它還不是我的主業。
Z:你旁邊有其他人或生物嗎?
A:有海豹,但牠(通常)不會在那麼深的海裡啊。
Z:是你朋友嗎?
A:嗯,對耶。
Z:你聽得懂牠說的話,對不對?
A:牠會發出一些聲音,我大概知道牠想幹嘛。
Z:牠現在是在陪你採這個嗎?
A:對,反正牠也沒事做。
Z:(笑)好。那你現在在你家郊外,還有發現什麼有趣的東西嗎?
A:可以去水面上看一下。
Z:你想去嗎?
A:嗯。
Z:好,那我們上去。
A:我一直想到《小美人魚》的內容,但我不想要這樣子走。
Z:我們不用管那個。現在浮出水面,你看到了些什麼?
A:有人溺水了。
Z:你要救他嗎?
A:我要救他,但我又不能讓他發現我。
Z:好。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A:一個男生。我把他推上岸了,有人來救他,然後我就躲在石頭後面。
Z:來救他的是什麼樣的人?
A:不知道欸,一些村民。
Z:那他現在活起來了嗎?
A:有。…有點想去陸地上,但是就還在想,因為海底是我的家。
Z:那你現在的狀態,你要怎麼到陸地上?
A:嗯…不知道。
Z:你有辦法到陸地上嗎?
A:我剛剛是不是身邊有一隻海豹?
Z:(笑)嗯。你朋友怎麼說?
A:牠好像可以欸,只是牠不能離太遠。
Z:牠給你示範了嗎?
A:對!牠游到岸上。
Z:那你要試試看嗎?
A:有…(嘗試中)但是尾巴會乾掉。
Z:那怎麼辦?
A:我先退回水裡…還在想。好像是…如果我要上岸的話,就得讓尾巴退化,就是它乾掉之後就會變成腳,但是在那個過程會很難受,而且我會沒辦法回水裡。
Z:那你現在想怎麼辦?
A:我應該考慮了好一段時間,我每天都有去岸上看看,然後偶爾會看到那個男生。
Z:他有看到你嗎?
A:沒有。他好像受傷了,但黃昏的時候會到海邊看看。
Z:你想去幫助他嗎?
A:嗯…就想認識他。
Z:交朋友?
A:對。但是我海底的爸爸很兇,所以有一點糾結,但海豹都在旁邊陪我。
Z:(笑)海豹可以跟你一起上岸嗎?
A:海豹不行,所以等於說我要拋棄我原來所有的生活。
Z:但海豹還是會支持你。
A:對,好溫馨的故事。
Z:(大笑)
A:我決定我要去探險了,我要帶著我之前囤的珊瑚。
Z:上岸嗎?
A:對,我唯一能帶走的只有我囤的珊瑚。
Z:好像很值錢。
A:我也覺得,不錯~
Z:(大笑)
A:我經歷了很痛苦的風乾過程。但是我沒有衣服。
Z:那怎麼辦?
A:我還躲在沙灘上的大岩石中,我想要…偷村民的衣服。
Z:(笑)好。那我們現在要去偷村民的衣服嗎?
A:還在想要怎麼偷耶。…我要拿岩石砸他們。好壞喔~
Z:你把村民砸暈了嗎?
A:對啊,不然我想不到別的方法。喔,而且我是砸暈男生,所以我是穿男裝。
Z: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A:煥然一新,雖然衣服很舊。
Z:所以這是你第一次穿衣服?
A:嗯,對。海的旁邊是樹林,穿過樹林才會到村莊,樹林裡有貓頭鷹。
Z:你聽得懂牠講什麼嗎?
A:聽不懂。
Z:(笑)好。那你的海豹朋友呢?
A:我跟牠說再見了。
Z:所以你們之後可能見不到了?
A:可能見不到了,但是我交了貓頭鷹朋友。
Z:你們怎麼交朋友的?
A:其實也不算交朋友,牠不太跟我講話,我也聽不懂,但是我覺得牠可以保護我。
Z:那你要把貓頭鷹朋友帶走嗎?
A:我不用帶牠,牠會在適時出現。但我長頭髮,我想要剪短,我好像想要當男生。
Z:那你怎麼辦?拿石頭?拿剪刀?
A:我可能又要偷一下剪刀了。還在森林裡想。總之先綁了一個麻花辮,放在衣服裡面,就不會一直披頭散髮。這感覺比較像中古世紀。
Z:你說這個村莊嗎?歐洲那邊?
A:嗯,對。
Z:那我們現在前往村莊嗎?
A:嗯,白天了。
Z:你現在住哪?森林?
A:在想是不是要去個農場還是砍木頭的人家,去找個工作。
Z:那你的珊瑚呢?
A:藏著。(之後可以)拿來交換。在想要去農場還是砍木頭。砍木頭的好像比較好講話欸。他(木工家)收留我,所以我會在那邊砍木頭。
Z:嗯,好玩嗎?
A:還蠻有趣的。
Z:會累嗎?
A:會累,很累,特別累,因為在水裡不需要那麼用力,我覺得還在漸漸習慣自己的身體,就是很累但充滿新鮮感。
Z:你喜歡這個腳嗎?
A:喜歡。我覺得我應該是想要去看看那個男生,但我不知道他在哪裡。
Z:但你確定他住這。
A:我知道他在這個村莊裡。
Z:你要打聽一下(那個男生的下落)嗎?
A:嗯…他好像在農場裡。
Z:在農場幫忙嗎?
A:對,那現在住那,他在養傷。
Z:你過去跟他認識了嗎?
A:嗯…有點害羞。我好像不知道要用什麼樣子去跟他認識。
Z:你是說你要用女生或者是男生的身份嗎?
A:對。
Z:喔,那你想一下。
A:我覺得好像男生比較好。他跟很多羊在一起。
Z:所以他是個牧羊少年。
A:對,但是他腳受傷了。
Z:那你要幫他嗎?
A:他有拐杖,然後有一隻羊跑出去了,我幫他把那一羊帶回去。他送我一顆蘋果。
Z:你要回禮嗎?
A:我送他一顆珊瑚,我的比較值錢,所以就變好朋友了,我對他比較好。
Z:你們平常會一起做什麼嗎?
A:一起玩,農場裡有很多動物。我感覺好像知道他是誰(對應現實中認識的朋友)。
Z:那我們現在要快轉一下嗎?
A:好啊。他年紀比我小。
Z:那現在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A:我好像在擔心他腳好了,最後是不是就要離開了。
Z:你說離開村莊嗎?
A:對。
Z:你有要跟他一起走嗎?
A:要聊一下。(交談中)他要回船上了。
Z:繼續去當水手?
A:對。
Z:那怎麼辦?
A:但我不想當水手,我好像在說服他自己弄一艘小船,就我們兩個去探險就好。我知道了!我是伐木工人,我們可以一起做小船。
Z:他有答應這個提案嗎?
A:有。
Z:所以你們現在在做船?
A:對,在造船。
Z:那船做好了嗎?
A:我們上海了。
Photo Credit: Austin Neill (@arstyy) / Unsplash
Z:你們有想要去哪邊嗎?還是就只是隨便去看看?
A:上海了才發現搞不清楚目的地,完了。
Z:(笑)那現在該怎麼辦?你有辦法召喚海豹嗎?
A:喔~有鯨魚。
Z:你可以跟鯨魚講話嗎?
A:沒有交談,但是牠在帶領我們。
Z:所以你們現在跟著鯨魚走。
A:對。看到一個大碼頭,是城市。有點緊張又有點興奮。
Z:新的地方。
A:對。而且是更大的地方,是大都市。
Z:你們現在是在歐洲嗎?還是跑到美洲去?
A:應該還在歐洲。
Z:你們現在靠岸了嗎?
A:靠岸了。可是人都很兇。
Z:(笑)人都很兇?
A:對啊,因為我們就是莫名其妙兩個小孩跑到這裡來。
Z:他們有需要通行證嗎?
A:好像有欸,但我就沒有啊。
Z:那現在該怎麼辦?你能去申請通行證或跟他們買嗎?
A:沒有,我們趁他們不注意,偷偷跑進去了。
Z:(笑)好,進去之後呢?
A:我覺得這裡很酷。
Z:有各式各樣的東西?
A:對,然後蠻居高臨下的。
Z:居高臨下,你是說怎麼樣的居高臨下?
A:就是那個地方比較是山坡型,建築在(山坡上)…對,它比較高,然後建築都是一層一層的,看起來又有點像之前(古)埃及那樣的城市,比較是土色的。
Z:你們之間(和城市裡的人)可以溝通嗎?語言相通嗎?
A:好像有一點俚語上的不同,但是基本上還可以理解。
Z:那你們現在想怎麼辦?都來到這裡了。
A:去市集裡賣珊瑚好了。
Z:派上用場了!
A:對。…想在那邊做出新的東西,但是還不知道要怎麼開始。
Z:你們賣珊瑚賺得錢多嗎?
A:沒有很多,但是也有一點小積蓄。
Z:夠用?
A:夠用。…遇到一個騎馬的老人,有點像騎士,他想教我們。
Z:當騎士嗎?
A:嗯,感覺他在那個城市位階蠻高的,但是他已經老了。
Z:他是想要培養接班人嗎?
A:有這個可能,沒有表明得很清楚,但是對我們蠻好的。他帶我們到他家。
Z:他家是不是很漂亮?
A:有噴泉。
Z:很大嗎?
A:很大。
Z:所以你們現在有了新家跟新房間,是嗎?
A:對。房間嗎?要想一想在哪裡…
Z:你們現在睡哪?
A:唔,好像只能先睡馬廄耶。但是庭院也很漂亮,馬廄在庭院旁邊。
Z:現在發生什麼事情?
A:騎士好像又要教我們練劍。
Z:好玩嗎?
A:還不錯,但好像…我不知道只有我在猶豫,還是我們都有猶豫,是要就在這個宮廷裡長大、當貴族,還是要回到街頭上。
Z:所以你們現在在討論嗎?
A:對,一邊練劍,一邊在想這件事。
Z:那你們有結論了嗎?
A:嗯…先待一陣子好了。
Z:享受一下騎士生活?
A:對,但我好像又想去外面看看,但我覺得他要先留在那邊。
Z:他想先留在那?所以你自己一個人走?
A:對,我覺得我們會再會合,我先去外面看看,然後他先當貴族,當上去之後就可以再給我好生活,但我要先去外面學一些街頭技能。
Z:(笑)好,那我們現在先回到街頭嗎?
A:對。
Z:你現在想先去做什麼?
A:看到有人在做雜耍。
Z:想學嗎?
A:想。那個雜耍是還有騎單輪車,然後有馬戲團。
Z:所以你現在去馬戲團?
A:對。我喜歡(馬戲團)有動物,但他們對動物不好。
Z:覺得有點難過嗎?
A:覺得有點生氣。…我半夜偷把動物放出去了。
Z:(笑)好。
A:但是又覺得自己做了很皮的事,想說怎麼辦,城裡都是動物。
Z:所以現在就是動物滿城跑。
A:對。有鴕鳥、獅子、大象…貴族的人生氣了。
Z:有把你抓起來嗎?
A:有,但是我也回去了,我被抓起來,但也回到那裡了(原先騎士的宮廷)。然後我的朋友會帶好吃的來偷偷給我。
Z:探監嗎?
A:對。
Z:你在這裡(監獄)覺得怎麼樣?
A:很不自由,但是我朋友都會來找我玩,就是那個監獄好像沒有很嚴,它感覺是又透外。…天氣還不錯。貓頭鷹晚上會來。…好像聽得懂牠(貓頭鷹)說話。
Z:你現在聽得懂了?牠跟你說什麼?
A:牠會跟我講牠看到的人跟他們的故事。
Z:喔~所以牠到處去嗎?
A:對,牠到處飛。所以雖然我被關在那裡,但我可以聽很多故事。我朋友知道了,很想留下這隻貓頭鷹,但是我說牠就是因為飛來飛去,才有這麼多故事,所以不能把牠扣留住。…我被關出來了。
Z:你出獄了?
A:對。…我朋友當上騎士了。他要娶我。
Z:他知道你是女生了?
A:其實他慢慢就知道了。
Z:那你答應了?
A:嗯~我是女生嘛。
Z:(笑)所以你答應了?還是你不想結婚?
A:嗯…我好像不想待在宮廷裡,但我也喜歡他,所以想找他再一起出去探險。
Z:所以你們想結婚,再一起去探險?
A:不想結婚。就想離開那裡,繼續回我們的船(去探險)。
Z:那他怎麼決定?
A:他也放下騎士身份。
Z:跟你一起繼續去玩?
A:對。
Z:那現在你們有想要去哪邊嗎?
A:…去到了一個比較像南極的地方,好像沒什麼好玩的,所以繼續開船。
Z:所以你們現在是自由地環遊世界?
A:對,然後繞了一大圈,還是想去比較熱帶國家。
Z:你們現在找到了嗎?
A:亞馬遜。
Z:感覺很熱。
A:對,但是在叢林裡還好。
Z:在這邊看到什麼?
A:五色鳥。
Z:有遇到人嗎?
A:有穿那種探險隊衣服的人,還有遊客,遊客坐在那種給遊客的船裡面。
Z:給遊客的船裡面?所以現在這裡是可以觀光的?他們也是從歐洲那裡過來的?
A:應該是。…沒有特別想要跟他們接觸。
Z:反正就有另外一批人也在這裡。
A:嗯。
Z:那你們想在這邊幹嘛?
A:想在叢林裡待一下。有很多動物。有時候晚上會想到以前在海裡的生活。
Z:有想要回去嗎?
A:沒有特別想,但會想以前的家人,在想自己是不是有點自私。
Z:那怎麼辦?
A:把剩下的珊瑚投到水裡,但我沒有要回去。
Z:發送訊號嗎?
A:像是做一個儀式。
Z:讓自己不要再回去嗎?
A:就覺得把以前從那裡取來的東西還回去。…我感覺在叢林裡生火,在跟他聊天。嗯,我們好像都不想長大,然後我覺得好像我的性別也不重要,就是跟他很好,但是也不會有什麼親密接觸。
Z:就是你們也不會做愛。
A:對,就是比較兩小無猜吧,像小孩想要有個伴一直玩。
Z:喔~那你們就一直這樣嗎?
A:其實也沒有想要怎麼樣,就比較像很好很好的朋友。
***
Z:順便問一下,他想要知道跟W這個導演的關係,有什麼相關的信息要給他嗎?
HS:他是那個受傷的水手。
Z:所以你們就是可以一起玩,然後去各式各樣的地方。
HS:對。
💡 補充說明:這一部分的轉世片段,或夢境模擬,很顯然是A的高我以象徵隱喻的方式在讓他重新模擬體驗近年在事業領域的成長過程,透過再「演」一次讓他「體悟」某些他想知道的事情。
Photo Credit: Laura Gomez (@lauraa_gomeez) / Unsplash

(三)在地球轉世塔中歷練

Z:請告訴我,現在你來到了哪裡。
A:像在中國某個地方的城門下。
Z:你現在是什麼樣的身份?
A:我好像穿著盔甲,要打仗。我是將士。
Z:現在是在敵軍的城門下嗎?
A:好像要準備開戰,在看著自己(國家)的城門,覺得要一陣子再回來。
Z:你們準備要出發嗎?
A:對。
Z:你知道你們開戰的敵國是什麼嗎?
A:腦中出現「寮國」,但我其實完全沒有(對寮國)歷史背景(的知識)…
Z:沒關係,不需要歷史背景。所以你們現在要去打寮國?
A:嗯。
Z:好,那現在是出發中嗎?
A:其實已經要準備打(戰)了。
Z:好,跟我描述一下,現在發生什麼事。
A:騎著馬,用矛跟劍和盾…然後是晚上,有火球、火箭。
Z:你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
A:出任務,把我的工作做好。…我應該有妻小在家裡等我,所以想…
Z:贏?活下來?
A:對。雖然很討厭打戰,但這是我的任務。
Z:那我們現在能快轉到仗打完嗎?
A:我好像死了。
Z:你死前有什麼感想嗎?
A:就覺得對不起妻小吧。
Z:那你現在死了之後,有看到些什麼嗎?
A:看到有半透明的人騎著馬來接我。
Z:你跟著他嗎?
A:嗯。
Z:那我們跟著過去。他把你帶到哪裡去?
A:白白像在雲上面的地方。
Z:你現在有什麼樣的感覺?
A:身體輕輕的,其實有點解脫的感覺,覺得就在人世間有很多牽掛都可以放下。
Z:那你在這邊環顧四周,跟我描述一下這個地方,有沒有什麼特別引起你注意或興趣的東西,或你旁邊有其他存有嗎?
A:嗯…大家好像都不是一個形體,有點像氣團,然後有一座塔。
Z:那一座塔長什麼樣子?
A:白色的,很高,一直向上延伸,感覺尖尖的。
Z:你知道那座塔是用來幹嘛的嗎?
A:靈魂暫時停留的地方,越往上越接近下一個輪迴。
Z:所以是一層一層上去等嗎?
A:對。
Z:你現在要進入塔裡嗎?
A:嗯。
Z:所以你正在排補位?
A:排補位?什麼是排補位?
Z:就是候位。
A:嗯,但好像也不是那麼具體的一個接一個,裡面有很多透明但是有各種顏色的氣團。
Z:那你是什麼顏色?
A:顏色好像會變,有粉、有橘、也有藍。
Z:主要是這三個顏色嗎?還是其實它就一直在變化?
A:一直在變化,但主要是這三個顏色。
Z:所以你現在是在準備下一次輪迴嗎?
A:應該是,有一個特別大的氣團來,感覺是在引導。
Z:帶你們上去嗎?
A:對。可以在塔的頂端選擇下一個輪迴。
Z:那你這一次想要選什麼?
A:(考慮中)
Z:在這邊選擇的輪迴是地球的輪迴嗎?還是可能到各個不同的星球去?
A:好像可以(到別的星球去)吧,但我好像沒有去過別的星球。
Z:你主要都在地球?
A:對。
Z:可以跟我講講這個選擇下一次輪迴的過程是怎麼運作的嗎?
A:好像有先以本身的顏色跟頻率分類,然後進入不同的類似房間的系統,就是它基本上是一個塔一直在往上,但還是要先分類。進去(房間)之後,會有個像閱覽室的地方,可以很快速地感受一下不同的輪迴。
Z:看你們的生命之書嗎?或者是生命的劇本?
A:嗯,像是樹。
Z:跟我描述一下這棵樹大概長什麼樣子。
A:很大,它沒有很高,但是葉子、樹枝(的部分),就是整個腹地很大,就像一顆大蘑菇,然後很胖,就樹幹本身沒有特別高也沒有特別胖,但是上面的枝幹很茂密。然後走在那個樹下會有不同的感應,例如走到某一個方位,然後連結到上面的樹枝,再到樹幹。
Z:所以上面的樹葉是你可以選的人生嗎?
A:對,可能類似每一個樹枝的末梢接連到的點,會是不一樣的人生,然後樹葉可能就是各種有連結的靈魂或事件吧。
Z:就是在這個分枝上面。
A:對。我感覺就是走到哪,就能快速感應一輪迴,但是我比較不是用看到的,而是用感受的。
Z:所以現在是在挑選你要哪一個支線嗎?
A:對。
Z:那你現在選好了嗎?
A:(考慮中)…好像沒有特別明確。
Z:旁邊有指導靈幫忙嗎?
A:嗯…大氣團。
Z:那可以請大氣團幫忙嗎?
A:嗯。…其實剛剛就有閃過,好像要作舞者。
Z:作舞者,然後呢?你有選這個嗎?
A:好像有點選擇困難。
Z:那我們現在請大氣團來幫忙。
A:嗯。
Z:祂有給你什麼建議,或幫你做些什麼事情嗎?
A:祂有建議我要相信自己…剛剛本來要說身體感應到的,但我沒有身體。
Z:直覺感應?就是要尊重你當下的靈感。
A:嗯。
Z:那我們再試試。
A:就是一個舞者吧。
Z:所以你決定要選擇當一個舞者。
A:對,但我有預感會很辛苦。
Z:那現在選好要進入舞者的轉世了嗎?
A:嗯。
Z: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
A:我已經轉了嘛。唔,跳芭蕾一直轉圈,可是轉得頭很暈,然後覺得自己沒有做得很好。
Z:你現在是個女生嗎?還是男生?
A:我是女生。
Z:你知道你可能在哪一個國家嗎?
A:也是歐洲。可能是法國。
Z:那你這一世在法國當芭蕾舞者,你喜歡這個體驗嗎?
A:其實不知道當初為什麼要選這個,但是就是…好像不是為了開心而來的。
Z:那你為什麼作這個選擇?
A:我覺得我是來訓練自己的耐力跟能量凝聚的力量。
Z:就是透過芭蕾可以培養出這個品質?
A:對。
Z:喔~所以你這一世跳了一輩子的芭蕾嗎?
A:很早就退休了,但感覺有練習到想要練習的能力,應該就是毅力跟專注力。
Z:那除此之外,在這一次的轉世中,有什麼對你來講,特別重要的人事物嗎?
A:有一個很兇的老師,她是女生。但是因為她練得不錯,就是她用的是我比較不喜歡的方式,她比較嚴厲,不是鼓勵型的。
Z:你跟老師的關係好嗎?
A:蠻微妙的,就是她都很兇,但如果旁邊沒人的話,感覺她蠻器重我的。
Z:那有發生什麼比較特殊或重大的事情嗎?在這一世。
A:退休好像是因為出車禍。有點太急跟太專注在跳舞這件事上,但在出車禍之後才意識到,還有很多事情要體驗。
Z:所以你在出車禍之後,有去做不同的事情嗎?
A:先復健就花了一段時間,但也因為這樣,生活步調有停下來。
Z:你這一世有結婚嗎?
A:好像沒有,但是有人照顧我,感覺也是女生。
Z:是你的好朋友嗎?
A:比較像一個長輩,但沒有很清楚她是誰。
Z:那你在這一生,你覺得活得長嗎?還是活比較短?
A:活比較短。
***
Z:為什麼讓他看到作為中國的將士,後來又跑去當了法國的芭蕾舞者,或這兩個轉世之間的關聯性是什麼?
HS:這些轉世都不是用來享受的,比較像是用來訓練心智。
Z:那他目前正在經歷的這一世,你們有沒有什麼比較重要的事情想要現在告訴他?
HS:這一世是可以多享受一點的,但是戰鬥的性格(品質)是在身體(靈魂內核中)裡的,在想要衝刺跟專注的時間點,都會運用自己的腦跟身體全力做,但在可以休息的時候,需要把這些都放掉,讓自己空一點。
Z:有關於放空自己這個部分,有沒有什麼建議要給他嗎?因為他在放空自己的時候,會感到焦慮、想要找事做。
HS:…手機關機。
Z:(笑)好,還有嗎?
HS:可以多走路,讓身體保持在活動的狀態,可以閱覽,但是又不用逼自己產出。
Z:就是他要(保持)在一個「動」的狀態,但是又不用逼自己要…
HS:做東西。
Z:他想問為什麼最近電腦壞掉,然後造成很多不方便?
HS:有點太依賴硬體。
Z:是想要讓他轉往內在嗎?
HS:對,已經有了,但是需要再做一下配速,就是把工作跟休息的區域劃分清楚一點。
Z:就是讓他比較有意識脫離、切割開工作狀態跟休息狀態嗎?
HS:對。
Z:還有什麼他需要多注意的要提醒他嗎?
HS:因為過去才會有現在的自己,但是現在要往未來,是不能對過去有太多情緒或情感上的留戀跟束縛,就是要認清現在的自己已經是個新版的自己。過去的自己可以在與他人分享的時候聊,那就像是一個朋友一樣,但是要認清那已經不是現在的自己了,這樣子才能往(當下)自己最想成為的那個版本前進。
Z:有沒有什麼關於增強自信心的建議要給他?
HS:因為本身需要醞釀(創作和事業)的時間比較久,所以需要留給自己一些獨處跟思考的時間,要讓自己有比較準備好再出場的預備空間,不能(同時)攬太多事情在身上,需要有方向性一點地專注在最有興趣的事情上,然後多留一點時間、空間讓自己作準備。
Z:我覺得這不只是針對他,就是真的對的方向的人事物,應該會等他準備好。
HS:嗯。
Z:好,謝謝HS,最後還有什麼想跟他說的?
HS:要相信自己的選擇,當我選擇在哪裡,哪裡對我來說就是最有養分的,時間到了自己會知道去哪裡或那裡有(合適的)養分,就是不用急。
Z:然後不用有太多的罪惡感。
HS:對。
- end -
有興趣/需求體驗遠距催眠,或想了解這項服務的朋友,歡迎來訪。👣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原《重構命運:地球開悟遊戲指南》電子書 - 付費訂閱讀者限定 線上交流空間 ♦ 預約私人靈性諮詢 請至官方Instagram私訊 或 來信至[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催眠工具|既簡單又好玩的冥想方法|塔羅牌冥想冥想的方法有很多種,如果你剛開始練習,覺得有點難進入狀態,除了找我操作「脈輪單點靜心」以外,也可以試試看塔羅冥想法,我覺得這個方式很簡單也很好玩,你只需要挑一張卡片,想像自己搭乘神聖光球進入這張塔羅牌的世界之中,接著就可以開始自由探索。
Thumbnail
avatar
親愛的翎嫣
2023-11-03
🔥催眠大揭秘!細胞記憶、情緒、潛意識與內在小孩🔥 🔥催眠大揭秘!細胞記憶、情緒、潛意識與內在小孩🔥 嘿嘿,親愛的!今天,我要來給你們揭秘一個神奇的話題——催眠!🔮準備好了嗎?
Thumbnail
avatar
芮翎 Nina 丨身心靈療癒師
2023-10-22
催眠療癒 | 點燃內在小孩,調節情緒,豐富細胞記憶!✨🌈嘿!親愛的!😘今天給你們帶來一份超級催眠療癒筆記,治癒靈魂、潛意識、情感,還能賺💰呢!一起來感受一下這些神奇的能量吧!💫
Thumbnail
avatar
芮翎 Nina 丨身心靈療癒師
2023-10-19
催眠練習紀錄2-內心風暴每一次催眠練習前都會詢問朋友嘗試催眠的動機是什麼? 通常會獲得"因為好奇"的回應。 決定開始練習催眠之後,練習個案招募過程還算順利,身邊的朋友陸續相約。每一次練習前會簡單詢問對方想要嘗試催眠的動機是什麼? 「有點好奇,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通常這樣我會和朋友說那我們就看看你的潛意識想要帶你
Thumbnail
avatar
潔西
2023-09-17
催眠練習紀錄1他在催眠狀態下和狗狗互動,摸摸狗狗的頭、感受狗狗靠在他身上,就像往常一樣。原本皺著眉頭、眼角帶淚的朋友,眉頭鬆了、笑顏逐開,即便眼淚仍然一直一直流,但卻很清楚知道那是喜悅的眼淚。因為重逢、因為看見狗狗過得很好,放心的眼淚。
Thumbnail
avatar
潔西
2023-08-15
催眠的12個疑問?前世回溯、自我催眠、用潛意識來優化自己的人生為大家解答「催眠」常見的12個疑問?1.什麼是催眠?2.進入「催眠狀態」是什麼感覺?3.催眠會睡著嗎?4.催眠師會控制我嗎?5.生活中的催眠6.自我催眠7.前世回溯、未來催眠8.催眠是真的嗎?如何提高辨別催眠的真實度?9.催眠處理的課題10.誰適合做催眠?11.催眠的流程12.用潛意識來優化人生
Thumbnail
avatar
Paisley 珮希莉
2022-12-30
2022年我做得最好的一個決定:學催眠「學催眠」是2022年我做得最好的一個決定!催眠協助我從「全景」的角度,俯瞰人生,看見人事物的「本質」。催眠協助我解決人生大大小小的課題,包括:原生家庭、金錢、情感等等。催眠讓我瞭解到:每個人都有能力跨越挑戰,每個人都值得愛&被愛,每個人都能達到精神&物質的富裕!
Thumbnail
avatar
Paisley 珮希莉
2022-12-21
用「雌」這個字來催眠你。你信不信風水?你信不信詛咒? 看到我開頭用這句話,。你可能會想說:「欸~?我追蹤的不是一個心理學帳號嗎?怎麼彭博又開始怪力亂神了起來?」 不是,你聽我說嘛。
Thumbnail
avatar
【心理學xNLP】 彭博
2022-11-24
每一個人都可以被催眠嗎?催眠會失敗嗎?催眠可以說是一種安慰劑效應,每一個人基本上都是可以被催眠,因為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只有妳信任,催眠才會開始。如果妳懷疑,質疑催眠師或是自己,那有很大的機率會失敗。
Thumbnail
avatar
米爾貓(Mir Cat)
2022-03-25
20220302催眠故事--每個人都天生俱足,請時時刻刻不忘告訴自己「我很棒!」借用給予阿辳的回饋來提醒大家:不論何時何地,都不要幫自己貼上任何不好的標籤!當自己這麼做了之後,會容易出現「忘記自己做得到」而開始迷茫的情況,甚至,嚴重的,會相信這個自己編造的標籤而失去自信。不管是阿辳或是你、我,請相信自己本身就有能力因應所有迎面而來的狀況,並時時提醒自己『我很棒!』
Thumbnail
avatar
Elsa
2022-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