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喇嘛教的神秘面紗
劉學銚
劉學銚
2021-03-11|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2收藏
分享

達賴喇嘛首次來台輿論分析(一)

在十三世紀達賴喇嘛之前,西方世界對西藏或喇嘛教所知不多,但俄羅斯以其境內有土爾扈特蒙古(即喀爾瑪克蒙古)及布里雅特蒙占,此兩部分蒙古族都是信奉喇嘛教格魯派,對達賴喇嘛相當尊崇,因此俄羅斯可能對喇嘛教有某些認識。英帝國雖然統治印度多年,但印度境內但有印度教、伊斯蘭教、錫克教,並無喇嘛教,因此英國人對西藏或喇嘛教原本並無所知,其後兩大帝國主義者,為爭奪中亞,發現西藏地勢高亢,對中亞具高屋建甄的地緣優勢,於是彼此開始「經營」西藏,俄羅斯以其境內布里雅特蒙古喇嘛多爾吉(關於多爾吉喇嘛之詳情,可參看筆者所撰《從歷史看清西藏問題─揭開達賴真實面貌》一書第三章,台北致知學術出版社)2013年10月一版),進人拉薩,成為十三世達賴喇嘛之侍讀,從此蠱惑十三世達賴喇嘛親俄離中,致有1904年英軍入侵拉薩時,十三世達賴喇嘛率眾北逃進入外蒙占,原本欲進人俄境請求俄人保護,但以是年日俄戰爭俄國戰敗,不敢接受達賴喇嘛入俄,雖則如此,十三世達賴喇嘛親俄、反英、離中的態度並未改變。
及至十三世達賴喇嘛入京陛見,接觸英國駐北京公使朱爾典後,對英國態度有所改變,其後因逃入印度受到元首級待遇,遂一改為親英,民國肇建之初,雖明令恢復達賴喇嘛名號,但其親英離中態度並未改變〈其入印及被革除名號、詳情,均可參見前引書第三章〉,英俄搶奪西藏,俄國雖然起步較早鞭先一著,英國則扼其要害後來居上,從此西藏政壇產生一批親英分子,播下藏獨種子,及至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由熱振呼圖克圖攝政,尋到十三世達賴喇嘛之轉世靈童,報請中央請准免於掣簽,國民政府當集予以核准,之後更派蒙藏委員會吳忠信委員長入藏共同辦理十四世達賴喇嘛坐牀事宜,熱振攝政原有意增進與中央之關係,其 奈藏中親英分子勢力龐大,結果熱振呼圖克圖反被毒害而死,西藏從此被親英分子所把持,而此時中央正陷於國共爭權,新疆又有三區革命,使中央無法有力處理藏事,及至國共在大陸政權交替之際,西藏在親英分子操作下,發生所謂「驅漢事件」〈詳見前引書第四章〉,此時國共雙方均無人員在藏,未幾中共宣布建政,且欲將西藏納人版圖,於是遂有《十七條協議》的簽定,中共軍隊因之入藏,親英分子自是心有未甘,而中共軍隊入藏後之作為或有不符藏地傳統習俗之處,於是引起親英分子及若干在藏康巴之不滿 · 而英、美帝國主義從不放過任何可以分化中國的機會,於是見縫插針,煽動達賴喇嘛出走,由是遂有1959年3月10日之動亂事件,達賴喇嘛流亡印度後,由於其藏獨的訴求,深合西方國家分化、裂解中國的潛意識,以是大受西方國家的歡迎,不斷吹捧拉抬其聲勢,遂成為國際媒體寵兒,又以其為喇嘛教格魯派頭號活佛,充滿神祕感,所到之處萬人空巷為一睹這位活佛的廬山真面目,又經過西方國家的運作,諾貝爾和平獎又落到這位活佛身上,如所周知,近二、三十年來,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除修女德蕾沙是實至名歸之外,那位得獎人不是充滿爭議?姑以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為例,以致力環保提倡節能減炭而得獎,可是他家中的用電量卻是一般家庭的數十百倍,這對和平獎真是個莫大的諷刺。
達賴喇嘛曾多次派其家族到大陸與中共接觸,但是都沒有結果,其流亡五十多年來,雖然以藏獨訴求獲得許多人的同情,但是卻沒有一個國家承認西藏是個獨立的國家,然而歲月不居馬齒徒增,「達賴喇嘛」雖宣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化身終究不是本尊,其肉身終有衰老死亡的一天,返回西藏的願望眼見一時難以達成,為了增加與中共談判的籌碼,想到了台灣是一個可以運用的棋子,於是遂有了希望來台一行的打算,這是達賴喇嘛訪台的背景,退一步說如果達賴喇嘛只是要弘揚喇嘛教法,但他應該知道《中華民國憲法》第二十六、六十四、九十一及一二○條明白規定西藏是中華民國領土,如果還一如逃離拉薩在玉杰隆子宮所發布的「文告」稱:「西藏獨立國重新成立……」〈見本前引書第五章注245〉的話,他應該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先修改憲法相關條文,否則就不應該來一個將西藏列為領土〈而他又堅持西藏獨立〉的中華民國,這中間沒有模糊地帶,可見他之來台還是要把台灣當作跟中共談判的籌碼,至於說來台弘揚喇嘛教法,或許是真的,因為他要擴張喇嘛王國的版圖不辭萬里奔波遠赴俄羅斯境內的布里雅特、喀爾瑪克以及外蒙古,其目的不就是要擴張喇嘛王國的版圖,何況擴充版圖之餘,還可以接受供養,如是來台既可用以增加與中共談判的籌碼,又藉機擴張喇嘛王國的版圖,更可以「順便」接受豐厚的「供養」,一舉三得何樂不為?

分享至
編輯精選專題

2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2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