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X檔案Parasite: X-files @ 駁二大義區C7當代館

2021/04/29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ier2art/)
此寄生非彼寄生。《寄生:X檔案》所謂的寄生,並非單指生物學上的寄生,同時也包含共生:互利共生、片利共生、片害共生。人類是群居的動物,人類不能沒有其他人類,必須依靠其他人類生存,卻也受其他人類干擾、傷害。人類分享體溫相濡以沫,也彼此餵食砒霜酖酒。
五位參展藝術家,分別以其作品銓釋他們心目中的寄生。
氫酸鉀作品《寄生物圖鑑》生物似乎遭機器寄生,看似內臟骨骼,卻又像是齒輪油管等機械機構。(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ier2art/)
氫酸鉀的作品《寄生物圖鑑》,以海獸胃線蟲(Anisakis spp.)生活史:成蟲附於海洋哺乳類的胃或腸道黏膜,產卵在消化道隨糞便至海中→卵在海中發育為2、3期幼蟲,被海洋甲殼類攝食進入體內→海洋甲殼類動物被魚類或是烏賊攝食進入體內,幼蟲侵入體腔或是肌肉內→海洋哺乳類攝食魚或烏賊,幼蟲會在哺乳類消化道發育為成蟲,成蟲附於海洋哺乳類的消化道,交配產卵,隨糞便排至海中......如此循環不已的迴圈為基底,創作不同時期宿主,也就是整個食物鏈的圖像,將圖像收藏在標本罐中,彷若精心收藏的生物標本系列,然而,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鯨不是鯨,魚不是魚,而是由或是機械機構、或是昆蟲、甲殼類外骨骼結合於哺乳類、魚類的骨骼或形象,結構精緻,華麗迷幻又張狂。
王連晟作品《閱讀計畫》23架翻書機器人,一如我們的國小教育,平均每班23位小朋友。(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ier2art/)
王連晟作品《閱讀計畫》架了23架書架,當參觀者靠近,書架的書燈便整齊劃一的亮了起來,書架發出童聲,整齊劃一地朗讀課文,整齊劃一地翻動書本,連書本內容也是整齊劃一的。明明是23架書架,整齊畫一得猶如只有1個。
23架書架,暗示現在臺灣國小平均每班有23個小朋友,統一地使用通過國家審定的課本,整齊地朗讀,整齊地學習,整齊地彷佛23個小朋友只長了1個腦袋,而不是每個人擁有各自的腦袋。如此整齊是老師要求的,是教育部要求的,是國家要求的。孩子有如培養皿,整齊的思想寄生其中。
影一製作所作品《電影返校》剪輯3段影音,或是同時播放,或是先後播放,播放時序影響觀者對事件的理解。(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ier2art/)
影一製作所是《返校》電影版的製作團隊,此次展區最寬闊的,就屬這個團隊的作品《電影返校》,它大致分為3個區塊:第一個區塊是以忌中走廊為背景,左右落地忌中布條的中央,巨大的軍警制服怪物兀自矗立,俯視一座老式電話。當你拿起話筒、聽著電話傳來精神喊話/威脅恫嚇,轉身擡頭一看、便發現,軍警制服怪物的臉是一面鏡子,當你仰望怪物,怪物鏡中的你也俯視自己。這真是很妙的設計,是威權壓迫我們,思想強行植入/寄生?或是我們審查自己,容任寄生思想存在?亦或是我們成就了威權,需要強勢思想寄生,一如電影《星際奇兵/Stargate》中的Goa'uld?
第二區是教室,3面牆分別是3面布幕,輪流播放著3個電影中的經典片段「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刑求、自殺。當它的播放時序改變時,出現了奇妙的自己反駁辯證。原本電影之中,必須想起來,才能彌補、才能原諒、才能放下。然而在展場裡,隨著觀看的次序改變,你將發現,你我其實都是那麼渺小與無能為力,忘記或許是最好的方法,想起來未必是明智之舉。
第三段則是布袋戲偶的裝置藝術作品。布袋戲偶殺死布袋戲偶,或是槍殺,或是吊死。布袋戲偶是手偶,需要有人操控才會活動。殺人與被殺,都是受控於不可見的那隻手,都是身不由己。
黃贊倫作品《神柱》由主機板、記憶體、晶片及網路線組成一座座需仰望的神殿。(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ier2art/)
黃贊倫有兩件作品參展。作品《神柱》,過道一左一右兩根高柱,柱頂各有一座神殿,參觀者必須擡頭仰望。神殿是由主機板、晶片、音效卡等3C零件構成。在這個作品中,3C網路是現代之神的意象顯而易見,現代人不能沒有3C,倚賴、崇拜甚至敬畏3C。
兩座神殿以電線/電纜/網路線/光纖交纏互連,又分別連接另一座完全懸於空中的神殿。接地的神殿與懸空的神殿以巨大電纜相連,讓人想起漫畫《銃夢》裡的耶路(廢鐵鎮的本名)與撒雷姆(「撒冷」的日式發音)。
黃贊倫作品《不滅》相片中的人輪流吹滅燭光。(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ier2art/)
黃贊倫另一件參展作品為《不滅》,3塊螢幕、3張人像,人像前各有1支「LED蠟燭」,「相片」裡的人輪流吹熄正前方的「蠟燭」,當燭火熄滅,相片裡的人也瞬間反黑,然而蠟燭與人像都會再度亮起、不會真正熄滅。
黃贊倫的兩件作品看似彼此獨立,卻又隱隱相關相涉。《不滅》的影中人似乎正在對《神柱》的神殿進行某種崇拜儀式,周而復始、鍥而不捨、堅定不渝。而調控《不滅》中「燭光」與人像明滅節奏的正是3C產品。
莊志維作品《感染系列:共棲》地瓜雖然被燈管穿過,卻仍發芽生長。(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ier2art/)
莊志維作品《感染系列:共棲》,成排地瓜遭環扣鎖在牆上,又被1根細長燈管由中穿過,燈光通著電,發出亮晃晃的白光。燈管刺穿地瓜,雖然造成傷害,顯然並不致命,地瓜依然發了芽。就像某些病毒,感染細胞之後,便潛入細胞核,嵌入染色體中,與細胞共存。
如此共存,難說互利、片利,也難說有害,更像是微妙的恐怖平衡。有些地瓜養分化成枝芽,塊根萎縮,環扣無法鎖緊,卻因燈管而仍舊卡在牆上;不知何時,地瓜的養分將被枝芽耗盡,失去支撐固定能力,燈管終於脫落摔碎。
影一製作所作品《電影返校》裡的軍警制服怪物,似乎正監視著王連晟作品《閱讀計畫》的教育現場。(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ier2art/)
5位參展人的作品著實可觀,而策展人的策展、布展方式尤其巧妙,作品與作品相涉相侵,豐富了每件參展作品的言外之意。
一進門,即是氫酸鉀作品《寄生物圖鑑》,它同時是《寄生:X檔案》海報主要意象的來源:結合人類、甲蟲與機械的生物,不知是人類寄生機器、寄生大自然,或是遭機器與甲蟲寄生。《寄生物圖鑑》左側是黃贊倫作品《神柱》《不滅》,似乎暗示了人類遭機械寄生,而《寄生物圖鑑》右側則是王連晟作品《閱讀計畫》,又像是人類刻意與機械結合,以期達整齊劃一境界。
《寄生:X檔案》的建議參觀方向,是由《寄生物圖鑑》右側進入,順時鐘欣賞展品。《閱讀計畫》的後方即是影一製作所作品《電影返校》展區,彼此僅以黑紗相隔,軍警制服怪物似乎是監視著兒童接受整齊畫一的教育、控制機械讀書裝置的幕後黑手。脫離《電影返校》展區,即進入黃贊倫作品《神柱》。脫離威權時代,迎向網路時代,過去受威權脅迫,今日網路成癮,過去言談受監控不能說真相只能沉默,如今資訊爆炸選擇困難虛實難辨......我們的心更自由了嗎?
離開黃贊倫《神柱》《不滅》展區上到2樓,即進入莊志維作品《感染系列:共棲》展區。《神柱》是智人/裸猿這種生物自願受3C產品無機物入侵,而《感染系列:共棲》則是無機的燈管穿刺生機盎然的地瓜;《不滅》的燈光亮了又滅,無限循環、永劫輪迴,而《感染系列:共棲》燈管永遠長明。
與《感染系列:共棲》一牆之隔的是氫酸鉀《寄生物圖鑑》的手稿展。明明還在2樓,欣賞最後1個展區,卻像是回到了推門進來的剎那,對照著《寄生物圖鑑》所繪偽海獸胃線蟲的生活史,無限迴圈,周而復始,寄生與被寄生彼此相依,構成默比烏斯環。手稿展的展區採用感應燈,必須有人靠近、才會亮起,又對照者一牆之隔《感染系列:共棲》的長明燈,與1樓《不滅》的周期性明滅。在無窗全黑的室內,光線入侵的方式與周期各樣各式,就像兩種生物互涉的樣態多變,互利共生、片利共生、片害共生,與,寄生。
----------
展期|2020.9.26–2021.4.11
地點|駁二大義區C7當代館
官網|https://pier2.org/exhibition/info/852/
策展單位|駁二當代館
策展人|張珮瑜
參展單位|氫酸鉀、王連晟、影一製作所、黃贊倫、莊志維
主辦單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駁二藝術特區
協辦單位|大象藝術、文化部、雙影創藝有限公司、藝術銀行
特別感謝|廖運志博士(國家海洋研究院)
媒體協力|秋刀魚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01會員
177內容數
最近看了哪些戲?參觀了哪些展覽?分享你的想法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