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觀影筆記】淺談電影中的文學性:以狄蘭湯瑪斯(Dylan Thomas)的詩為例

2021/05/12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英國威爾斯詩人、作家 狄蘭湯瑪斯(Dylan Thomas)
本文於2021/04/21在探路客發表
本篇將節錄幾部劇情中引用詩詞,來增添自身人文內涵,我個人也非常喜愛的電影。其中以英國威爾斯詩人、作家狄蘭湯瑪斯(Dylan Thomas,1914 - 1953年) 的兩首詩為開場白,他的詩作大體屬於超現實主義流派,其詩中所蘊含的內容較具有夢幻色彩。通過對於意象的描繪堆砌,湯瑪斯所創造出來的詩境往往引人入勝。另外,湯瑪斯很注重押韻,其詩以適於朗誦聞名。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死亡不再主宰一切。)

《索拉力星 / 飛向太空》,2002年
由《瞞天過海》《天人交戰》史蒂芬·索德柏2002年執導的《索拉力星 / 飛向太空》(Solaris),改編自波蘭作家史坦尼斯勞·萊姆(Stanisław Herman Lem,1921-2006年) 於1961年的同名科幻小說,他的作品常探討哲學主題:科技的影響、智慧的本質、與外星人互相理解的可能性、人類能力限制。1972年俄國導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也有翻拍過同名電影,但傳聞 萊姆 比較偏愛這部以愛情為劇情主軸的電影。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不再主宰一切。
Dead men naked they shall be one 死者赤裸,與宇宙合一。
With the man in the wind and the west moon; 伴著風中之人與西斜之月。
When their bones are picked clean and the clean bones gone, 枯骨淨化,白骨化塵。
They shall have stars at elbow and foot; 手足處將有星辰誕生。
Though they go mad they shall be sane, 已瘋魔者,將重獲理智。
Though they sink through the sea they shall rise again; 已沉溺者,將再次騰升。
Though lovers be lost love shall not; 戀人雖逝,戀情永存。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不再主宰一切。
《索拉力星》故事敘述太空人心理學家 克里斯 為了回應駐守在太空站的好友求助,來到了索拉力星的觀測站,卻被告知好友已經自殺身亡,太空站內一片狼藉,只剩下舉止古怪的研究員 史諾 和躲在房間內足不出戶的女科學家 戈登 兩人,又撞見了種種異象發生,史諾 提醒他多加留心,「…如果你看見不同尋常的事情,請儘量保持清醒的頭腦…我們不在地球上。」
當晚,他夢見了與妻子 蕾雅 的初相遇,驚醒後發現已經自殺多年的妻子回來了......
這是部充滿鬼魅之氣的科幻愛情片,在以男性觀眾為大宗的科幻動作冒險電影裡,算得上是異類;然而我很喜歡這部電影的氛圍,以及「給愛情第二次機會」的故事主軸,配上蕩氣迴腸的主旋律「First Sleep」,每當深夜聆聽,便久久無法忘懷。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別輕柔地步入那良夜。 )

《星際效應》,2014年
2014年由《天能》克里斯多福諾蘭 執導,馬修麥康納、安海瑟威、潔西卡崔斯坦、米高肯恩 主演的《星際效應》(Interstellar),故事敘述了未來的地球因氣候轉變及枯萎病,導致巨大沙塵暴以及農作物經常欠收,曾是NASA(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的工程師和太空梭駕駛員的 庫珀,因緣際會加入了已經沒落的太空總署孤注一擲的計畫案,離鄉背井與一組太空人以穿越巨型蟲洞的方式,為人類尋找新家園的冒險故事。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別輕柔地步入那良夜。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白晝將盡,就算年老也要燃燒咆嘯;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怒吼、怒吼抗拒天光沒滅。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雖然在白晝盡頭,智者自知該踏上夜途。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因為他們的言語未曾迸發出電光,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別輕柔地步入那良夜。
劇中,布蘭德 教授引用這首詩,除了期許已屆老年的自己仍能努力不懈地拯救地球以外,同時也是對晚輩、對全人類的期盼 —— 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奮力抵抗命運,不要輕易接受死亡 —— 即使地球難以生存,人類也必須窮盡所有辦法,讓「人類」這個物種繼續延續下去。

Every Night & every Morn, Some are Born to sweet delight. Some are Born to Endless Night. (每一個黑夜每一個清晨,有人生而為怡悅,有人為著無盡長夜。 )

《離魂異客 / 你看見死亡的顏色嗎?》,1995年
《噬血戀人》《派特森》美國導演 吉姆賈木許 執導,由 強尼戴普 主演的1995年黑白劇情長片《離魂異客 / 你看到死亡的顏色嗎?》(Dead Man),千里迢迢趕到西部邊疆應徵工作未果,只能四處流浪的男主角,因與新朋友熱愛的詩人同名,被對方視為徵兆進而幫助他。
兩人初見面時,曾留學英國的原住民朋友便吟詠了英國浪漫主義詩人、畫家 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1757-1827年)的長詩「天真的預言(Auguries Of Innocence)」其中一段:
Every Night & every Morn, 每一個黑夜每一個清晨,
Some to Misery are Born. 有人為著痛苦而出生;
Every Morn & every Night, 每一個清晨每一個黑夜,
Some are Born to sweet delight. 有人生而為怡悅。
Some are Born to sweet delight. 有人生而為怡悅,
Some are Born to Endless Night. 有人為著無盡長夜。
「天真的預言」這首長詩,最廣為人知的就是詩人 徐志摩(1897-1931年) 所譯的開頭四句: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永恆;手中掌無限,剎那成永恆。」(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這位前浪漫主義詩人創立了自己獨有的宗教神話體系,是預言了人類精神世界的先知,也讓威特卡特留下了「雪萊濟慈華茲華斯柯立芝(亦譯:柯勒律治)的聲名依然如舊,拜倫的聲譽已不如他在世之時,騷塞已經被人們遺忘;而布萊克的聲望卻與日俱增。」的評語。

Tomorrow, and tomorrow, and tomorrow, Creeps in this 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明日、明日、又明日,光陰荏苒,日復一日緩緩潛行.... )

《游牧人生》,2020年
由中國籍導演 趙婷 執導,《冰血暴》《意外》法蘭西絲麥多曼 2020年主演的《游牧人生》(Nomadland),劇中引用了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1564 —1616年) 的悲劇:「馬克白」(Macbeth),是莎士比亞最短的悲劇,也是他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常被認為是他悲劇中最為陰暗、最富震撼力的故事。法蘭西絲麥多曼 飾演的 弗恩,在超市遇見過去的學生時,看似懵懂對世界仍一知半解的年輕女孩,在她面前背誦了這段令人動容的台詞,不僅令人唏噓。
Tomorrow, and tomorrow, and tomorrow, Creeps in this 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To the last 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 And all our 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 The way to dusty death. 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The poor player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 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 It is a tale. Told by an idiot, 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 nothing. 明日、明日、又明日,光陰荏苒,日復一日緩緩潛行, 直到最終的滴答聲響;逝去的昨日照耀愚人,領其步上歸塵的死途。 滅了吧、滅了吧,這短暫的燭火!人生不過是四處飄流的陰影,舞台上可憐的演員,不是趾高氣昂,便是愁苦煩躁,事過境遷,終將消失無影。這段故事,由傻子講述,語氣忿怒激昂,卻毫無意義。
另一段則是 弗恩 在房車公園遇見了離家流浪的年輕人,提到自己年輕時以 莎士比亞 最著名的十四行詩第18首作為自己婚詞的過往,藉此鼓舞這位茫茫不知未來的年輕人: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是否該將你比喻為夏日?比起夏日,你更溫柔動人。狂風搖落五月珍愛的花蕊,夏日只是個稍縱即逝的季節。時而,穹蒼之眼炙熱難當,時常,穹蒼容顏金光褪藏,美景時時衰微,融入下一個美景,或順應機緣,或循自然荒野的行徑。然而,那屬於你的永恆夏日從不老去,你所擁有的夏日之美也不曾淡去,死亡無法誇言,你曾漫遊於他的陰影,因為你已誕生於時間永恆的詩句。只要有人呼吸,有眼凝視著,這首詩將長存,並賜予你永生。
今天先分享到這裡,感謝大家的觀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喜歡歐美電影與影集,熱衷於收集故事的我,偶爾旅遊,品嚐美食小酌幾杯。認為人生不是在看電影,就是在看電影的路上~
「音樂是電影的靈魂。」從80年代的MTV,到新世紀民族風音樂,直到今天我們可以循著音樂的風格去梳理電影的敘事脈絡。
留言4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