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麗異變——七日談 Day 0

閱讀時間約 31 分鐘

異變。

那是在幻想鄉這塊土地上,稱呼各種妖怪也好、神佛也好、外星人也好的原因,導致住在人里的人類們感到恐懼的事件通稱。
紅霧異變、春雪異變、永夜異變,還有其他大大小小有完沒完的突發狀況與事件。幻想鄉這片土地經歷過不知幾十、幾百,甚至幾千或幾萬次的異變,照理說在幻想鄉屬於少數動物,準確地說應該算是保育類生命體的人類,也應該早就習慣了這些異變帶來的恐懼才對。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現實也並非如此。
幻想更非如此。
就算人類熟悉了「恐懼」,也無法熟悉「未知」。
幻想鄉的異變真正令人類獻上恐懼,作為給妖怪們的祭品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妖怪們的力量強大,無人能敵。
而是沒有人,也沒有妖怪可以預測出,這次的異變將會給幻想鄉帶來什麼樣未知的變局。
而現在,又一場無人、無妖、無神、無怪知曉原因的異變開始了。
這場異變最令妖怪、神明與人類恐懼的地方是––––這場異變發生在最令人恐懼的地方。
位於幻想鄉邊境,被記載於幻想鄉的人類史書「求聞史記」裡,專門擊退妖怪,解決異變的那座博麗神社。
發生了「異變」。
察覺異變徵兆的人類開始耳語。
發現了這次異變很不妙的妖怪、神明與外星人,紛紛聚集到神社的鳥居前。
這大概是幻想鄉裡第一次吧,不分人類或妖怪,神明或外星人,大家都討論著相同的事情:
人類的英雄,神社的巫女,那個在幻想鄉裡最弱也是最強,不分妖魔鬼怪諸天神佛皆可擊退的博麗巫女。
完全消失不見了。
博麗靈夢
DAY 0:
博麗巫女的消失
夏風習習,草木離離。
就在水邊的冰精都快被烈陽烤焦的無雲天空裡,一道如龍捲風般全力全開的魔砲光芒從魔法森林沖天而起,隨即一個銳利的俯衝角度,往幻想鄉邊境的博麗神社殺去。
霧雨魔理沙
「喂!靈夢!聽說妳消失了是怎麼回事啊?」
踩著魔砲的光芒作為動力,駕著高速掃帚直闖神社本殿後方起居處的,是幻想鄉裡首屈一指的普通魔法使,身著黑白衣裙,帶著尖尖魔女帽的霧雨魔理沙與她的大嗓門。
魔理沙不確定自己是從那邊聽到這個傳聞的:聽說博麗神社發生異變,巫女失蹤了。
但是魔理沙很確定自己在聽見這個傳聞後,第一時間就丟下書本抓起掃帚,直奔博麗神社去了。
前往博麗神社的路上,魔理沙不斷思考著:
博麗巫女失蹤了?怎麼可能?所謂的博麗巫女可是那個博麗靈夢耶,不怕神也不敬佛,不懼妖也不畏怪,雖然整體實力不見得是幻想鄉最強,但最後總是能把異變之類的問題搞定,堪稱規則上絕對無敵的博麗靈夢耶!
那種傢伙怎麼可能因為區區一個異變就失蹤?這肯定是搞錯了!
抵達神社的同時,魔理沙就確定了自己的想法沒錯。
如果神社這裡真的發生了異變之類的事件,那麼在她趕往神社的途中,肯定會出現幾個與異變或事件無關的小妖怪,然後再冒出幾個與異變或事件直接有關的大妖物或隱居不出的大神明,最後還得跟傳聞出事的靈夢來場宿命對決之類的事情。
但是魔理沙沒有遭遇任何困難或阻撓,甚至連平時常見的妖精或妖怪也沒遇到,就這麼毫無問題地直達博麗神社後方的起居處了。
以幻想鄉發生異變的標準規則來說,這就是沒有發生異變的特徵。
但是魔理沙也注意到,眼前所見的狀況有點不太對。
大概是因為動身的時間早,速度也夠快,魔理沙是第一個趕到神社現場的人。
所以她也立刻發現,博麗神社裡靜得出奇。她闖進來時的大嗓門,居然可以穿過起居處,在另一頭的本殿裡引起回音。
該不會是命蓮寺那個負責看門的回音妖怪在神社裡惡作劇吧?
魔理沙很快地在本殿內外看了一圈,卻什麼都沒找到。
沒有人,沒有妖,沒有神佛也沒有鬼怪。只有博麗神社代代相傳的陰陽玉被供奉在本殿深處的小桌上。
在本殿裡找不到異狀的魔理沙,接著把靈夢平常生活的起居處也找了一圈。同樣也是找不到任何異常。折好的棉被整整齊齊地收在櫃子裡,擦洗乾淨的餐具也好好地收在廚房內,整個起居處就像是剛被整理過一樣,完全看不出有誰動過任何東西的痕跡,甚至沒有誰在這裡生活過的氣息。
非常的乾淨。
異常的乾淨。
異常。
魔理沙猛然察覺了博麗神社現在的異常問題。
這座博麗神社可是那個博麗靈夢在管的神社耶。那個總是散漫無比,不用功,不努力,能睡覺就不想打掃,能喝酒就不會喝茶,雖然每次都會嫌棄妖怪們愛來這裡開宴會,卻總是比妖怪們更享受宴會氣氛的那個博麗靈夢耶。
像靈夢這樣的人管理的博麗神社,怎麼可能會乾淨到毫無生活的痕跡?
魔理沙想起自己出發前,不知從那邊聽見的傳言:博麗巫女失蹤了。
不,等等,自己聽見的傳言是「失蹤了」還是「消失了」?
從這個乾淨到沒有人性的神社來看,靈夢那傢伙根本不是失蹤,而是消失了吧?
失蹤至少會留下一點痕跡。
消失則是彷彿從來不曾存在於這裡。
現在的博麗神社裡––––確實找不到靈夢曾經存在過的痕跡。
像是靈夢不曾在這裡生活過。
像是這個人不曾在這裡存在過。
現在的博麗神社就像是一個過份乾淨整潔的全新廢墟,座落於幻想鄉的邊境。
「這種異常的狀況……真的能稱做『異變』嗎?」
不知還能做些什麼的魔理沙,忐忑不安地走進那在記憶中不曾整潔過,現在卻乾淨到可以感覺地板有多麼滑溜的本殿裡,捧起那顆供奉在小桌上的陰陽玉。
看見被供奉在這裡的陰陽玉,魔理沙更確定靈夢真的出事情了。
以前每次跟靈夢出去解決異變的時候,靈夢不是從倉庫就是從垃圾堆裡挖出這顆傳家寶器。結果這顆陰陽玉,現在居然被好好地供奉在這裡?
這對靈夢來說,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靈夢絕對出事了!
唰啦,本殿的側門滑順地被拉開。來自妖怪山上的守矢神社,能夠引發奇蹟的風之巫女,身著蔥白雙色巫女服的東風谷早苗走了進來。
東風谷早苗
「早苗?」
「魔理沙?」
兩名少女短暫地對看了一眼。
「原來如此,這次異變的犯人就是妳嗎?霧雨魔理沙!」
「不是好不好!我自己也才剛到啊!」
「不要想騙我!魔理沙!偵探小說裡的犯人總是說自己剛到現場,妳剛才已經親口證明自己的嫌疑了!認罪吧!」
「妳們守矢神社的怎麼不管神跟人都一樣不聽人講話啦……?」
「但是我不能不佩服妳啊,霧雨魔理沙。為了奪取博麗家傳陰陽玉的力量,居然不惜殺死靈夢之後毀屍滅跡,然後還偽裝成巫女消失的異變。居然搶在我之前做出這種事情,真是太令人羨慕了啊!」
「早苗妳平時都在想這麼危險的事情喔?」
「但是!」
早苗揮下手中捏著的伏魔大御幣,直指魔理沙的臉。空出的手指已經開始在空中結出東風谷家傳的伏魔五芒星印。
「發現異變來到此處的可不是只有我,還有我家的兩位神明大人!只要聚集我守矢神社三位一體的神力,就算魔理沙妳利用博麗陰陽玉加上西方魔法做出了東西合璧的強大威力,也不見得能打贏我們守矢神社的全力!」
「就說了不是這樣!我真的才剛來啊!」
眼看早苗一副只想找碴打架的樣子,魔理沙就算不想動手,也只能拿好掃帚跟可以發射魔砲的迷你八卦爐,隨時準備開戰。
唰拉。本殿另一邊的側門滑順地敞開,穿著剪裁合身的藍白雙色女僕服,來自紅魔館的女僕長,蒼眼的時空操作者,十六夜咲夜略皺起眉頭,似笑非笑地看著在本殿裡劍拔弩張的兩名少女。
十六夜咲夜
「東風谷早苗跟霧雨魔理沙嗎?我還在想聽說靈夢消失了的異變是怎麼回事,但主謀是妳們兩位的話,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幸好我家大小姐她們都在附近,只要集結我紅魔館的所有戰力,要打倒妳們兩位也不是什麼––––」
說著說著,咲夜的手中已經多出了十六把銀亮的飛刀。
「犯人不是我!」
「不是這樣!」
原本差點開戰的早苗與魔理沙,立刻轉向咲夜辯解自己的清白。
就在三人你嘴我我罵你的互相吵成一團時––––唰拉,本殿的正門滑順地被人拉開。
魂魄妖夢
來自冥界白玉樓的劍豪,半人半靈的庭園管理師,魂魄妖夢雙持家傳的樓觀劍與白樓劍,以全力迎戰的姿勢加入了這場論戰。
「妳們就是這次巫女消失異變的主謀嗎?」
「不是!」
「等等!」
「先聽一下!」
「問答無用!」
在四名少女的武器與彈幕於博麗神社的本殿裡互相壓制抵銷的同時,本殿的天花板、地板、與收納櫃,一個接一個「唰拉」地被打開了。
之後的發展應該無需多言。
專找八卦消息的天狗記者,射命丸文。
射命丸文
迷途竹林裡的外星人們的兔子使者,鈴仙。
鈴仙.優曇華院.因幡
以及在人類跟妖怪之間都很吃得開的妖怪狸貓老大,二岩猯藏。
二岩猯藏
先來的少女們都被後到的少女認為,是這次巫女消失異變的主謀。
這已經不是什麼偵探對上兇手的一對一事件,而是路人對上犯罪集團的不幸案件。
而這一切看在最晚到達的猯藏眼中,根本就是一齣不折不扣的鬧劇。
「啊!」
已經在本殿裡互相牽制成一團的六名少女,立刻想對猯藏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猯藏完全不理她們,逕自從收納櫃裡大步走向本殿外的納奉箱。
她的動作大方落落,就像是在劍拔弩張的戰場裡,進行時裝走秀一樣自在。
「天界、地界、人界、鬼界、妖怪山、地獄殿、妖精們。只用了一個『巫女消失』的傳言,就調動了整個幻想鄉來晉見,有這等本領的大主犯,到底會是誰呢?」
猯藏用煙管點了點納奉箱的空隙。
「很好很好大家都到啦~~」
那穿著華麗洋服的少女隨即帶著左右護法從縫隙中滑了出來。
看見那三人一組的身影,本殿裡互相對峙的少女們也解除了戰鬥姿勢。
左護法是貓妖,橙。
右護法是狐仙,藍。
八雲藍
位於中間的正是幻想鄉裡惡名昭彰、惡名卓著、惡名遠播的神隱之主犯,妖怪的賢者,八雲紫。
八雲紫
「原來這次異變的幕後黑手就是妳嘛!」
本殿裡的六名少女一擁而上,同時朝八雲紫發動攻擊!
但是八雲紫一揮手,就把六名少女全部鎖進了動彈不得的空間縫隙裡。而且還上下左右前後斜向隨機切割排列,瞬間就讓所有人動彈不得。
「賢者大人不把咱也切一切嗎?」
猯藏皮笑肉不笑地問著八雲紫。
「我以為妳是隻懂事的好狸貓?」
猯藏張開雙手向後退,表明沒有打算跟八雲紫動手。
「喂!八雲紫!真的是妳把靈夢弄不見的嗎?」
魔理沙用力地瞪著八雲紫,雖然身體動彈不得,但至少要用眼神瞪死對方!
「該從那邊說起才好呢?」
「先把我們放下來!」
「好好好,等等就會開始說明狀況了,大家不要這麼血氣方剛的嘛。」
八雲紫指揮著夾住並分割了少女們的空間縫隙,把七名少女一起帶回了本殿裡。
橙與藍分頭拉上通往本殿的所有門扉。
~~
「那麼現在憑自己的意志先行來到此處的各位,就稱呼妳們為『七英雄』吧。」
坐在本殿中央的八雲紫,劈頭就丟出一句沒人理解的稱呼。
「那個……『七英雄』是在說誰?」
第一個到達神社的霧雨魔理沙,也是第一個勇於提出質疑的人。
「就是在說妳這樣發現問題後,立刻就會動身的人,或妖,或鬼,或外星人啊,魔理沙小妹妹。」
看著八雲紫那故意作的比自己更年幼,卻又很自然地露出長輩姿態的笑臉,魔理沙不知為何,總覺得很想給她一記頭錘。
「七英雄嗎?咱可真是來錯了時間與地點,被迫捲入不得了的問題啦,哈。」
猯藏輕輕地呼出一口煙圈。
八雲紫對猯藏的領悟力舉起拇指給讚。
「很高興七英雄中有個快速理解狀況的好幫手,但是為了讓大家都能跟上進度,我還是會從頭開始說明這次的狀況,可以嗎?猯藏小姐?」
「請吧請吧,賢者大人。再怎麼說這裡都是幻想鄉的土地,咱就算在外面混的很好,在這裡也得遵守規矩。」
「那麼我們就認真開始吧。」
「剛才那個七英雄是不認真的喔!」
永遠摸不透她的話題該從那邊開始認真回應,這就是魔理沙不喜歡八雲紫的地方。
「首先是這次引大家前來神社這件事情,所謂『博麗巫女消失了』或『失蹤了』的傳言,是否為真?」
八雲紫把陰陽玉捧進懷裡,像是撫摸胎兒那樣輕輕地用手指磨蹭著陰陽玉光滑的表層。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各位的朋友與對手,戰友與仇敵,博麗神社的博麗巫女,真的消失了。」
本殿裡的氣氛瞬間沉澱下來。
搶先到達神社的七名少女,原本就是為了探查傳言的真實而來的。現在既然已經確認傳言為真,她們各自背後所代表的勢力,也早就決定好了因應的方針。
只是現在除了自己代表自己的霧雨魔理沙之外,所有人都被八雲紫控制住,無法把這個重要的消息傳回去。
而且八雲紫的左右護法,她的兩名式神,藍與橙在拉上本殿門扉的同時,也佈下了層層封印與結界。現在的博麗神社本殿,就是一間幻想鄉裡獨一無二,任何消息都無法出去,也沒有任何資訊可以進來的絕對密室空間。
「我知道大家都在想著,該怎麼把博麗巫女消失的訊息傳遞出去,但我可以跟各位保證,這個消息在我們解說完這次的狀況後,就會傳遍整個幻想鄉。到時候就算不想知道,也會被迫知道。幻想鄉裡沒有人,也沒有妖怪,更沒有神可以逃避這個消息。」
「我可以發問嗎?」
早苗微歪著臉,露出不是很信任八雲紫的嚴肅表情。
「請。之後我們幻想鄉還有很多需要守矢神社幫忙的地方呢。」
「是妳把靈夢弄不見的嗎?」
「不是。」
「妳有預見靈夢會突然不見嗎?」
「沒有。」
「妳知道現在的博麗神社外面,是什麼狀況嗎?」
「知道。」
八雲紫隨手一揮,就在本殿內畫出幾十個可以窺看外面的縫隙。
從那些縫隙裡可以看見,在博麗神社外面,半山腰的地方,來自幻想鄉的各方勢力,率領了手上所有的主力,各自成陣,圍住了博麗神社所在的邊境山頭。
「嗚啊……」
就連不屬於任何勢力的魔理沙,不,就因為魔理沙不屬於任何勢力,所以那些帶團來圍博麗山頭的妖魔仙怪牛鬼蛇神們,她全部都曾經交過手。
全部都是她在幻想鄉裡見識過的,那些不得了的危險大頭目們。
紅魔館、白玉樓、永遠亭、守矢神社、命蓮寺、大祀廟、天狗團、河童組、地靈殿、閻羅王。
還有來自月都的危險傢伙,來自夢通道的奇怪傢伙,會跟動物靈打架的偶像組合,老舊道具組成的百鬼夜行,以及最近才冒出來的資本主義的神。
能讓這些大頭目乖乖待在半山腰,而不是直接衝進神社裡的原因,肯定不是大家都很敬畏博麗本殿供奉的神尊––––按照幻想鄉的普遍認知來講,博麗神社根本沒有供奉任何神尊。
而是因為這小小的本殿根本無法容納這麼多的妖怪與鬼神。
會瞬間炸開的!
不管是言論或暴力或人際關係,都會在這麼多大頭目聚集在一起的瞬間炸開的!
平時神社裡有靈夢在,所以這些大頭目就算全體集合,也能在靈夢這個奇妙的約束力之下,彼此相安無事,還能一起宴會喝酒。
但是現在––––這個情況,這種氣氛,這般緊繃到像是隨時會炸碎成滿天碎片的銳利觸感!
這已經不是所謂的如履薄冰。
而是薄冰履你這麼危險的處境!
快速讓本殿內的所有人確認過外面狀況後,八雲紫就把縫隙關閉起來。
「可不能讓大家有機會偷渡消息出去啊。這樣會打破好不容易維持住的均衡。」
「妳說均衡?」
咲夜的目光瞬間銳利起來。
「八雲紫妳放出靈夢消失的謠言,是為了維持幻想鄉的均衡?」
「對,為了維持幻想鄉的存續,任何東西我都會運用。不管是謠言或傳言,不管是事實或虛偽。」
陰陽玉在八雲紫的手指尖上緩緩地旋轉起來。
「現場的各位,以及各位背後所代表的勢力,基本上都被靈夢那個小丫頭教訓過對吧。」
「我們家大小姐可沒有承認失敗,那只是一時打鬧,互有輸贏而已。」
「隨便各位的上頭想怎麼解釋都可以,但靈夢曾經打贏各位的事實是不會消失的。但是,那個曾經打贏過所有人,憑一己之力壓制過幻想鄉所有勢力的博麗靈夢,現在卻消失了。」
八雲紫抓住旋轉的陰陽玉,使其停止。
「於是,曾經鬧過事的各位,以及正準備鬧事的各位,肯定忍不住了吧?」
「那也是因為傳出靈夢失蹤的消息,我們家幽幽子小姐才會開始想些壞點子的啊!」
半人半靈的魂魄妖夢抗議著。
天狗記者射命丸文點頭附和。
「我們飯綱丸大人也是同樣的思考模式,唉,真是拿這些愛想怪點子的上司沒辦法呢。」
「啊,文文妳也是被迫出來確定靈夢是不是真的消失嗎?」
月球人的月兔使者,鈴仙無辜地動著耳朵。
「我是想要確定靈夢沒有消失,藉此發布獨家新聞,順便壓制一下其他報社的市場占有率啦。」
「嗚嗚嗚……師傅她要我趁著公主還沒開始作亂前,確定博麗巫女這個礙事的已經不會再來找麻煩了,結果我卻遇上更麻煩的八雲紫……」
「我比靈夢更麻煩還真是對不起月都的前公主殿下喔。」
八雲紫在鈴仙的耳朵上捏了一把。
「好痛!」
「言歸正傳。我確實刻意在整個幻想鄉放出傳言,說靈夢消失了。但妳們的上司,也不是聽見傳言就會立刻相信的笨蛋,肯定會在探查傳言真實度的同時,懷疑到底是誰有本領幹出這種事情吧?」
「這倒是真的。我們大小姐聽說靈夢消失的時候,很氣憤的說一定要把那個混蛋揪出來,狠狠揍一頓呢。」
咲夜對著八雲紫冷笑了一下。
但是八雲紫並沒有把這個帶有威脅意義的冷笑放在心上。
「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讓靈夢消失。靈夢的能力是無視一切規則的能力,在幻想鄉裡必須依照規則行動的我們所有人,都沒有讓靈夢消失的本領。」
「那你要怎麼解釋靈夢真的消失了這件事情?」
魔理沙感到非常焦慮。
非常、非常、非常的焦慮。
現場只有她真正確認過神社內的狀況,只有她確定靈夢是真的消失於幻想鄉。而且是不曾留下任何存在痕跡的那種消失,是徹底的消失。
她從沒見過這種消失的方式,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才好。
但是如果八雲紫有答案的話,她希望,也想強迫她現在立刻講出來。
「靈夢可是我們的朋友啊!可是她現在卻完全不留痕跡的消失了!這到底是不是異變啊?是的話我們該去哪裡?找誰算帳?不是的話,我們現在又到底應該怎麼辦才好?」
「不要急,魔理沙。靈夢一定會被找回來,我會不擇手段把她找回來。但現在必須優先處理的是『沒有靈夢的我們該怎麼辦』這件事。」
「沒有靈夢還能怎麼辦?不就是去把人找回來嗎?」
「但是那些等著靈夢不在的妖魔鬼怪們,會這麼想嗎?」
魔理沙環顧跟她一樣被縫隙切割後困住的少女們,明白八雲紫說的沒錯。
雖然大家各有其主,但現場並非所有人,都想把靈夢找回來。
因為博麗巫女作為幻想鄉的異變抑制力,對某些勢力來說,太礙事了。
「可惡!可惡!消失的為什麼不是我?如果是靈夢那傢伙的話,肯定馬上就能搞定我消失這種小事!為什麼不是我!」
「冷靜,魔理沙,冷靜。妳搞不清楚的事情,外面那些妖怪大頭目們同樣也搞不清楚。所以她們才會像這樣派出自己信任的副手,過來摸清事實啊。」
八雲紫翹起雙腿,把陰陽玉墊在膝蓋下。
「但是博麗巫女的消失確實不是好事。失去博麗巫女的抑制力,幻想鄉各方勢力的均衡已經被打破。要不是各方都忌憚對方『或許就是有辦法讓巫女消失的幕後黑手』,恐怕第二次幻想鄉大戰已經開打了吧。」
「曾經有過第一次嗎?」
「幻想鄉也不是什麼歷史都有被紀錄下來的喔。」
八雲紫淺淺一笑。
「總之,這次的異變很不尋常。各位都是跟異變有過關係的人物,所以應該多少能夠理解,我們幻想鄉內的異變是有『規則』的。」
「有嗎?」
「有喔,魔理沙妳平常都只跟著靈夢去解決異變,所以才會沒注意到。」
八雲紫比出一根手指。
「以最近比較受人注意的卡片買賣事件來說好了,在那件事情之後,我們的幻想鄉改變了什麼?」
「多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卡片市場啊。」
八雲紫比出第二根手指。
「那麼動物靈那件事情之後,幻想鄉又改變了什麼?」
「不就是發現舊地獄居然有會跟動物打架的偶像團體嗎……咦?」
八雲紫很快地把手指全部張開。
「感覺到什麼了嗎?普通的魔法使霧雨魔理沙。」
魔理沙看著現場所有人。
回憶著過去跟靈夢一起解決的各種異變與事件。
「全部都是……大家都是我跟靈夢一起解決異變後,才出現在幻想鄉的?異變其實在增加幻想鄉的內容物?」
「沒錯!很高興普通的妳可以在這麼緊急的時刻想通這個規則!看來我們幻想鄉還是很有希望的!只是這個希望必須被點燃成足以跨越黑暗的熊熊火焰才行!」
「八雲紫妳所謂『異變是有規則』的意思難道是……加法?」
「沒錯,就是加法。」
八雲紫攤開雙手,放開胸襟,很滿意地宣布答案。
「幻想鄉裡所有的異變,都是基於加法原則在進行的!所以只要有異變發生,幻想鄉的範圍與內容就會變的更大、更豐富。異變就是幻想鄉的宇宙擴張過程啊!」
「可是現在靈夢卻消失了?」
魔理沙感覺到這次異變的異常了。
照八雲紫的說法與自己的經驗,幻想鄉的異變都是加法。
只會增加新的角色與地點,讓幻想鄉變得更大更遼闊。
可是靈夢的消失,卻是「減法」。
沒有增加新的內容,反而是奪走。
如果靈夢的消失是異變的話,這種異變不符合幻想鄉的異變規則。
「我剛才想到一個很不可能的假設……」
「如果一切的不可能都被排除的話,再怎麼不可能的假設都有可能。」
八雲紫看著魔理沙的眼神中充滿鼓勵。
「靈夢消失的這場『異變』……該不會是從幻想鄉之外引發的吧?」
少女們譁然。
就連總是用微笑隱藏想法的猯藏也變了臉色。
「極有可能。」
「但也有可能是八雲紫妳自己幹的好事吧?」
東風谷早苗對八雲紫的結論,感到不滿。
「沒錯,『減法』式的異變很不幻想鄉。就連我們家守矢神社,也是透過『加法』式的異變才能進入幻想鄉來的。就連以前那個引發都市怪譚異變的外界女高中生,也只能在幻想鄉內引起『加法』式的異變。」
「所以早苗小妹妹,妳想說什麼?」
「所以能引起減法異變––––這種顛覆幻想鄉基本法則的異變的傢伙,肯定不是簡單人物……或簡單魔物、簡單神物、簡單怪物。」
「很好很好,然後呢?」
「這個人物肯定熟知幻想鄉的基本結構,甚至可以加以干涉。才有可能達成『用減法造成異變』的前所未有特殊異變。而在這個幻想鄉裡最熟知幻想鄉基本結構的不簡單人物––––不就只有妳了嗎?妖怪賢者八雲紫!」
「這確實是個很好的質疑。」
「妳看吧!」
「但是那邊的月球人不也同樣有嫌疑嗎?天曉得那些外星人家裡還藏了多少黑科技沒拿出來用?」
「等等!冤枉啊!師傅跟我們家公主真的什麼都沒有做!我們也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月兔鈴仙激烈地揮著耳朵表達無辜。
「所以啦,早苗小妹妹。」
「不管是月球人或是我,只要想在幻想鄉內引發異變,我們都無法迴避加法原則。但如果是在幻想鄉的外面引發異變,就有可能變成減法原則。」
「在幻想鄉的外面引發異變?這怎麼可能?」
「妳們守矢神社都可以全家從外界搬過來了,怎麼不可能?」
「這麼說來……」
早苗自己其實也知道的。當初跟家裡的兩尊神明決定好,要舉家搬往幻想鄉的時候,就是讓守矢神社從外界徹底消失。
「難道我們家的秘法洩漏出去了嗎?」
「我覺得不是那樣喔,早苗小妹。我認為這次讓靈夢消失的異變,跟妳們的搬家法術是完全不同的性質。而且必須有人去弄清楚這一切的根源是從何而起,以及為何而執行。」
「所以說。」猯藏放下手裡的煙管,抓住八雲紫想說卻沒說的那句話:「賢者大人之所以放出靈夢消失的傳言,就是要看看現在的幻想鄉裡,有哪些手腳特別快又靠得住的人,可以幫忙去外界查清楚這次減法異變的真相嗎?」
「所以才叫我們七英雄啊?」
魔理沙恍然大悟。
「錯了。」
猯藏的臉瞬間垮下來。
「錯了?」
「我確實需要有人去外界查清楚減法異變的真相,但那不是妳們––––不是七英雄應該肩負的責任。」
「那我們七個到底是來這裡做什麼?」
「我需要有人代替靈夢,守護幻想鄉。」
「啥?」
大惑不解的魔理沙,與其他六名少女若有所知的表情成了可笑的對比。
「等等!妳們大家不要擅自理解,幫我解說一下啊!」
「您想親自出馬,去外界探查本次異變的真相對吧,賢者大人。」
八雲紫對猯藏露出溫和的微笑。
「沒錯,而且我不會自己一個人去。」
「也是。您這樣的大妖怪,要是跟其他的山頭說,『我要去外界調查異變真相』,肯定只會引發更大的問題而已。而且我想也不會有人相信,您是完全無辜的。」
「所以我這次會帶一個監督者同行。」
「誰?」
猯藏心中瞬間跑過好幾個可能的人選––––而且只能是「人」選。
基於幻想鄉勢力均衡的需求,失去博麗巫女的現在,沒有任何妖怪可以離開自己的陣營。現在不管是哪一方的山頭,都不可能放任可以作為戰力的妖怪離開幻想鄉。
除非是八雲紫這樣自成一派,獨立於這股均衡之外的特殊妖怪。而這種妖怪在現在的幻想鄉裡,並不存在。
所以能跟八雲紫一起出去探查異變真相,順便監督她有沒有好好調查的那個「監督者」,就只能是「人類」了。
在幻想鄉裡不屬於任何妖怪的勢力,而是屬於「資源」的人類。
可是人類中唯一有辦法跟八雲紫動手,或著說曾經跟八雲紫動過手的,只有現場這個最追不上進度的普通魔法使,霧雨魔理沙。
已經被抓來當七英雄的魔理沙,要怎麼在代替靈夢守護幻想鄉的同時,又能去外界監督八雲紫的動向?
人里的史官,稗田阿求或許是個選項,但是阿求的身體跟靈魂都不允許離開幻想鄉的長期活動。
租書店的小姑娘雖然有充分的好奇心,但是要監督八雲紫則是遠遠不可能。
難道是躲在竹林裡,總是跟月球公主相愛相殺的不死人嗎?
不行,無法想像不死人打贏八雲紫的模樣。
猯藏實在想不出來,在幻想鄉裡,到底能選擇那個人類,去監督八雲紫出外界的任務?
「她。」
「那個,哎,哈嘍~~大家好久不見嘍~~」
正所謂四天王有五個人,七英雄也會有第八位。
第八名少女,從八雲紫的小指拉開的縫隙裡,優雅地滑了進來。
那名少女穿著古典吸血鬼般的巨大斗蓬,戴著像是魔女的小小尖帽,以及充滿外界風格的洋裝和眼鏡。
幻想鄉的少女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看起來還有點少女的可愛。現在的她則是在那份可愛之上,又增添了些許成熟感。
宇佐見堇子
「妳是……宇佐見堇子!」
「沒錯,就是我,大家的好朋友,密封俱樂部的初代會長,堇子來嘍!」
「因為是要去外界調查,所以監察員也從外界挑選嗎?不愧是妖怪賢者啊……」
「怎麼啦?大家臉色都好凝重喔?發生什麼大事了嗎?不過我也是在校園裡突然就被抓過來露面,所以我也不太清楚現在是怎麼回事啦。哈哈哈哈!」
幻想鄉的異變都是加法。
但幻想鄉並沒有規定,只有幻想鄉之內的人物才能引發異變。
宇佐見堇子,就是從幻想鄉之外,引發了幻想鄉之內的都市傳說異變。成功地讓自己「加入」了幻想鄉的,超能力女高中生。
「不過現在我已經是大學生嘍!」
「但妳依然是引發都市傳說異變的,深密錄異聞的現世祕術師。」
八雲紫拍了拍堇子的肩膀。
「所以當我在外界活動的時候,妳就是最適合監視我有沒有好好工作的監督人員。」
「咦?是嗎?真的假的?我還有課要上耶。是需要我蹺課才能監督的工作嗎?」
「放心放心,說不定很快就能解決嘍。」
「那就太好了,我再怎麼說都是認真求學的好孩子啊。哈哈哈哈哈。」
「是認真搗蛋的好孩子吧?哈哈哈哈哈。」
堇子與八雲紫一起開心地笑著。
確定會留在幻想鄉裡的七名少女,卻完全笑不出來。
因為八雲紫還是沒有講清楚,她們到底要怎麼「代替靈夢守護幻想鄉。」
「詳細的機制我不能講的太清晰,但基本上就是需要各位七英雄,按照順序『暫時繼承』這顆陰陽玉。」
八雲紫把墊在膝蓋下的陰陽玉放到本殿中間。
「陰陽玉必須有繼承者。就算是臨時的也沒關係,總之必須要有繼承者,這就是博麗巫女的傳承。巫女的傳承如果中斷,幻想鄉就會因此毀滅。所以現在正是各位七英雄挺身而出,暫時繼承這顆陰陽玉的時刻!」
「那個,老師我有問題。」
「鈴仙同學請說。」
鈴仙抖抖耳朵,不安地提問。
「暫時繼承陰陽玉的意思該不會是……要我們擔任博麗巫女?」
「鈴仙同學的推測很好也很正確。我確實就是要七英雄暫時代理博麗巫女。」
「可是單純代理並沒有意義吧?」
「當然沒有意義。所以才要妳們『暫時繼承』這顆陰陽玉。這顆陰陽玉是特別的,記錄了博麗巫女的一切傳承,當然也包括能力。所以只要繼承這顆陰陽玉,即使只是暫時的,妳,或妳,或妳之外的任何人,都可以擁有博麗巫女的能力。」
「也就是說……我們會成為靈夢?」
「是『暫時』成為靈夢––––不對,應該說是『成為跟靈夢一樣的抑制力』吧。」
大家的記憶猶新。
不久前八雲紫才給七英雄看過,博麗神社外面那一觸即發的危險情景。
如果是沒有勢力歸屬的人或妖怪也就算了,但是被八雲紫的傳言誘來此處的七英雄,基本上都有各自歸屬的勢力啊!
如果現在自己接任博麗巫女,變成跟靈夢一樣,不管是何方神佛妖鬼,只要引發異變就能進行退治,宛如幻想鄉規則一般的角色。
難道就不會讓現在這種危險的均衡一口氣崩潰嗎?
猯藏不發一語。
鈴仙閉起眼睛。
妖夢不安地搖晃著自己的半靈。
射命丸裝作沒聽清楚現在講到什麼事情。
咲夜輕哼出聲。
早苗嘆了口氣。
魔理沙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自己。
「咦?現在是什麼情形?」
「啊,原來如此,是『恐懼的總和』啊。」
看出異常的堇子,貼心地為魔理沙做了現狀的簡單快速說明。
「我是不知道幻想鄉現在怎麼了啦,但是大家感覺好像正在打架?而且是很大的一場架?打架這種事情跟打仗很像喔,總是要有某一方先動手。可是先動手的那方不見得有利,後動手的一方會希望掌握絕對的武力。於是在互相牽制的過程裡,就會不斷累積『恐懼』,而這些不斷累積的『恐懼』到了最後,就會變成絕對壓倒性的武力堆積。這個被堆積出來的武力,就是『恐懼的總和』。而一旦『恐懼的總和』落入某個特定勢力的手中,原本因恐懼而抑制的均衡就會崩解,然後世界大戰就會瞬間爆發,最後殺光所有人。」
「外面的女高中生都像妳一樣,可以隨口說出這麼恐怖的事情嗎?」
「我想現在的女高中生應該會說出比我還恐怖的事情吧。」
「所以妳剛才講的這個恐懼的什麼東西跟我有什麼關係?」
「妳跟靈夢一樣,不屬於任何勢力對吧?魔理沙?」
「嗯?對啊,我都是一個人跑,比較開心也比較快。」
「所以現在這個大家不知道在打什麼架的狀況裡,是不是只有不會跟任何人打架的妳,最適合代替靈夢來阻止大家打架?」
「……喔!原來是這樣啊!」
「就是這樣喔!」
被加法的異變不斷擴張的幻想鄉裡,各方山頭的妖仙鬼神們,彼此都有太多的「領域問題」互相侵軋。
七英雄並非是因為擔心靈夢而來,而是各自背負著立場而到。
可是在這之中,在這個當下,在這個神社本殿的現場。
依然有著一個真的是因為擔心靈夢,不屬於任何勢力,而且絕對忠於自己的人在現場。
那個人就是現在這個沒有巫女的神社裡,最有資格,也最不會引起爭議的第一博麗巫女代理人選。
普通的魔法使。
霧雨魔理沙。
「七天。」
八雲紫把魔理沙的身體重新組合起來,還給她自由後,將陰陽玉交到魔理沙的手裡。
「我這趟出去,最多就是七天的時間。請妳們不管用什麼方式,都要在這七天裡,不讓博麗的傳承斷絕。」
「妳也要一定把靈夢帶回來喔。」
「我以幻想鄉妖怪賢者的名義發誓。」
現場的少女們不敢相信自己看見了什麼。
那個總是高深莫測又高高在上的八雲紫––––居然對著身為普通人類的霧雨魔理沙下跪低頭!
「我一定會把靈夢帶回來。」
~~
之後。
或著說是後記。
又或著說是開始。
八雲紫跟堇子一起離開了幻想鄉。
在那之後,八雲紫的式神,藍與橙,協助被縫隙分割的五名少女恢復身體的完整與自由。
然後被選為七英雄的少女們就地解散。
除了確定為第一順位暫時繼承博麗巫女的魔理沙留在本殿裡之外,大家都回到了自己那方的勢力。代替已經離開此處的八雲紫講解了現況與未來的預定計畫後,包圍博麗神社的各方主力接連撤離。
幻想鄉又恢復了和平。
暫時地,恢復了和平。
魔理沙看著手裡的陰陽玉。
絲毫感受不到博麗巫女到底是什麼樣的重擔。
因為她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只有普通的眼界。
只會做普通的事情。
「不過明明只是要暫時代理靈夢的職務,為什麼需要找七個人啊?」
To be continue at DAY 1
英雄
暴君
魔理沙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3會員
255內容數
庸俗是很重要的,因為任何偉大的事物,都從最庸俗的地方開始,而任何庸俗的事物裡,總是能掰出最偉大的地方。在從庸俗變得偉大,或是從偉大裡發現庸俗之前,就先獻給自己能夠誠實面對自己吧。 那個庸俗簡單又隨時可能變得偉大的,庸俗的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遊戲戰爭——GAME WARS (4)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遊戲戰爭——GAME WARS (5)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遊戲戰爭——GAME WARS (6)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遊戲戰爭——GAME WARS (7)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遊戲戰爭——GAME WARS (8)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93
《土地廟奇談-福德與白虎》28 短暫的美好時光,異變開端  放學時間到了,白小石來到土地廟。   果然就有如蕭紫芯所說,土地廟還真是香客滿滿,小廟裡外都擠滿了人,不少人都在排隊等著領護身符呢。   看樣子,他真的是立了大功了。   因為人潮實在是太多,就算進了廟,也不方便和雪哉他們交談,因此白小石只好先在外面觀望,幸運的話,也許還能和裡面的兩位說說
Thumbnail
2021-09-05
3
〈影音食譜〉燒肉起司飯丸,剩飯的華麗變身!氣炸鍋料理這個燒肉起司飯丸,不能說是「很簡單」。但可以讓吃的人感到別出心裁,相當適合有閒情逸致、戰鬥力滿點,並且很想被稱讚的野餐系少女。燒肉起司飯丸放在便當盒裡看起來就很可愛,而且這些材料加在一起,也不可能做得不好吃!用氣炸鍋來做更是輕鬆,不但不用顧爐還不用翻面,溫度時間設定好,就可以先去旁邊滑手機坐等出爐。
Thumbnail
2021-05-18
14
《異變者》改編暴走的日式爛俗劇改編日本2003年相當經典以黑暗人性與心裡變態為主軸的漫畫作品《異變者》,故事敘述以車為家的邊緣人名越進遇到一位以研究為由的醫科學生伊藤學,進行金錢交易的鑽洞實驗,實驗過後明越卻發現每當自己遮住右眼用左眼看人時,這個人就會發生恐怖的變異,這也讓明越走向無盡的自我與人性的深淵。
Thumbnail
2021-05-11
11
[異國美食]徹思叔叔蛋糕,來自日本九州博多蛋糕專賣店,原味起司蛋糕讓人眠綿氣味 ​ 徹思叔叔起司蛋糕(英文翻譯名稱:UNCLE    TETSU'S     CHEESS  CAKE),一款「徹思叔叔的店」來自日本九州博多的的起司蛋糕專賣店,堅持使用嚴選食材純手工製作,希望有更多人能夠品嚐到徹思叔叔新鮮美味的起司蛋糕。 徹思叔叔蛋糕相關資訊:: ​ 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一段1
Thumbnail
2021-03-15
0
公視旗艦級影集《天橋上的魔術師》第三、四集 --- 水晶球瑰麗多變,卻能映照真我人心。  (本文同步發表於「SJKen的浮光掠影」部落格,喜歡我的文章,請幫忙到「SJKen的浮光掠影FB粉絲頁」按讚,謝謝。)  水晶球、至尊元、惡警、黑道、同志、特務,友情與愛情的起落, 冷酷的戒嚴年代,面對惡勢力窮民忍氣吞聲,但求全家平安過活, 但穩開鎖印行謝家,衝動的憤青哥哥與成天到處亂跑做夢的弟
Thumbnail
2021-02-27
10
安全又要不失美麗,彩色日拋設計讓你變焦點~如果您正在考慮購買非處方彩色隱形眼鏡進行美容,那麽您來對地方了。大量的信息和一個偉大的選擇,為您的眼睛彩色隱形眼鏡。所以,如果你正在尋找改變你的眼睛顏色變化,但不需要視力矯正的話。假如我們都是第一次購買彩色隱眼的新手,可以參考Evacat愛美窩的彩色日拋挑選開箱文 ! 什麼是非處方彩色隱形眼鏡? 很
2020-12-21
1
【採訪花絮】加泰隆尼亞美麗多變的四月<p>SOS 平台建議我們採訪小組在正式開始報導前先做一些採訪花絮,讓讀者們瞭解到【土地的溫度】報導之外的一些採訪經歷,也更知道我們想做些什麼。我們其實有些為難,因為怕這些採訪花絮影響了我們認真報導的形象,不過,這些體驗也確實能夠更完整地呈現加泰羅尼亞人的個性。權衡兩者,我們想還是值得一試。</p>
Thumbnail
2015-04-29
0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93
《土地廟奇談-福德與白虎》28 短暫的美好時光,異變開端  放學時間到了,白小石來到土地廟。   果然就有如蕭紫芯所說,土地廟還真是香客滿滿,小廟裡外都擠滿了人,不少人都在排隊等著領護身符呢。   看樣子,他真的是立了大功了。   因為人潮實在是太多,就算進了廟,也不方便和雪哉他們交談,因此白小石只好先在外面觀望,幸運的話,也許還能和裡面的兩位說說
Thumbnail
2021-09-05
3
〈影音食譜〉燒肉起司飯丸,剩飯的華麗變身!氣炸鍋料理這個燒肉起司飯丸,不能說是「很簡單」。但可以讓吃的人感到別出心裁,相當適合有閒情逸致、戰鬥力滿點,並且很想被稱讚的野餐系少女。燒肉起司飯丸放在便當盒裡看起來就很可愛,而且這些材料加在一起,也不可能做得不好吃!用氣炸鍋來做更是輕鬆,不但不用顧爐還不用翻面,溫度時間設定好,就可以先去旁邊滑手機坐等出爐。
Thumbnail
2021-05-18
14
《異變者》改編暴走的日式爛俗劇改編日本2003年相當經典以黑暗人性與心裡變態為主軸的漫畫作品《異變者》,故事敘述以車為家的邊緣人名越進遇到一位以研究為由的醫科學生伊藤學,進行金錢交易的鑽洞實驗,實驗過後明越卻發現每當自己遮住右眼用左眼看人時,這個人就會發生恐怖的變異,這也讓明越走向無盡的自我與人性的深淵。
Thumbnail
2021-05-11
11
[異國美食]徹思叔叔蛋糕,來自日本九州博多蛋糕專賣店,原味起司蛋糕讓人眠綿氣味 ​ 徹思叔叔起司蛋糕(英文翻譯名稱:UNCLE    TETSU'S     CHEESS  CAKE),一款「徹思叔叔的店」來自日本九州博多的的起司蛋糕專賣店,堅持使用嚴選食材純手工製作,希望有更多人能夠品嚐到徹思叔叔新鮮美味的起司蛋糕。 徹思叔叔蛋糕相關資訊:: ​ 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一段1
Thumbnail
2021-03-15
0
公視旗艦級影集《天橋上的魔術師》第三、四集 --- 水晶球瑰麗多變,卻能映照真我人心。  (本文同步發表於「SJKen的浮光掠影」部落格,喜歡我的文章,請幫忙到「SJKen的浮光掠影FB粉絲頁」按讚,謝謝。)  水晶球、至尊元、惡警、黑道、同志、特務,友情與愛情的起落, 冷酷的戒嚴年代,面對惡勢力窮民忍氣吞聲,但求全家平安過活, 但穩開鎖印行謝家,衝動的憤青哥哥與成天到處亂跑做夢的弟
Thumbnail
2021-02-27
10
安全又要不失美麗,彩色日拋設計讓你變焦點~如果您正在考慮購買非處方彩色隱形眼鏡進行美容,那麽您來對地方了。大量的信息和一個偉大的選擇,為您的眼睛彩色隱形眼鏡。所以,如果你正在尋找改變你的眼睛顏色變化,但不需要視力矯正的話。假如我們都是第一次購買彩色隱眼的新手,可以參考Evacat愛美窩的彩色日拋挑選開箱文 ! 什麼是非處方彩色隱形眼鏡? 很
2020-12-21
1
【採訪花絮】加泰隆尼亞美麗多變的四月<p>SOS 平台建議我們採訪小組在正式開始報導前先做一些採訪花絮,讓讀者們瞭解到【土地的溫度】報導之外的一些採訪經歷,也更知道我們想做些什麼。我們其實有些為難,因為怕這些採訪花絮影響了我們認真報導的形象,不過,這些體驗也確實能夠更完整地呈現加泰羅尼亞人的個性。權衡兩者,我們想還是值得一試。</p>
Thumbnail
2015-04-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