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一部曲《心之谷》: 夢想往往才會是活著的真正動力。

2021/07/1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兒時做的春秋大夢? 是不是該醒醒了?-

最近才看了心之谷,看了覺得很感動。但又覺得依照我現在這個年紀,應該是要為五子登科為主要精神來活每一天才對,怎麼可以「覺得」這部片是讓人感動的? 才發覺自己是還沒有長大~還以為人生會繞著你的夢去轉的小孩。
這也不過是那多到不行的日本夢想動漫的概念之一,所誕生出來的電影吧? 也不過又是一個社畜社會的國家,把那種不自在,又再次投射到一部作品裡來?以為自己可以有資格擁有圓夢,也就是為自己而活的奢望。
看到這兩名主角,聖司想做最頂尖的小提琴木匠,月島雯荒廢學業的熬夜寫小說,做不讀書的事,所以終於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是什麼了? 沒有經歷那種現實摧殘,就在那說要結婚、要成為頂尖木匠,好像以為自己可以做到一樣,還不明白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要醒醒與認命才對吧~~
那這部電影為什麼大人們應該不能覺得感動,因為大人是懂現實的。而這月島雯行為,非常的荒廢現實。爸爸媽媽為生計一大早出門,姊姊為家務奔波一整天,一大早就曬了一堆棉被還要兼做早餐,忙得要命,然而她在那睡這麼晚,只是叫她去給爸送便當就不甘願。
到學校圖書館,別人在拼考試,她在那讀一堆不會考的書,還荒廢學業去寫小說。看似勵志的逐夢小孩,但她有沒有想過,如果沒有人在那浪費時間的煮飯、曬棉被、一大早出去工作,她拿什麼去夢?
這兩位主角都是小孩,還沒有經歷那種為夢付出代價的階段。沒有貧窮過、沒有為五斗米折腰過、沒有經歷做到不想做的工作的那種無奈。沒有付出什麼代價就可以不讀書地寫小說、不讀書做小提琴木匠、我可以選擇不讀書,為什麼? 因為家裡有爸媽幫你出去討生計。
人生還有很多事要去經歷,你們小孩什麼都沒經歷、沒有付出什麼代價、就不要把自己的夢看得太神聖。等到你跟我們大人經歷過同等的經歷了,我再來信服你的夢,而且還要錢。
如果想吐槽兒時春秋大夢時候,那恭喜你長大了、成熟了,知道自己不能憑什麼? 每個人都有夢,誰沒有? 但我們長大了,很明白一件事情,就是「你沒有那麼特別,」不要一天到晚覺得自己很與眾不同。
所謂長大! 成熟! 就是每天我要賺到什麼時候才會死? 要吃飯什麼時候才會死? 跟老人院差別就是,我是站著等死、而老人是坐著甚至躺。讓我秒速想到侯孝賢的電影,早期台灣人那做工年代,每個人都很現實的工作煮飯、工作煮飯、但臉上通通面無表情。
這也是為什麼我看到這電影反而覺得感動。因為我長大的好無奈,又不敢講夢想,因為講就被說逃避現實。就像月島雯她姊姊,也在罵她逃避現實,逃避現實到連跟家人吃飯都不要。
但不逃避現實,那叫夢嗎? 現實是殘酷、夢想總是美好。我們大人也只是對自己比較殘酷,不~~這叫面對。

-兒時的夢想是天真? 還是更面對現實?-

因為是小孩子的夢,因為沒有經歷磨練,所以大人會覺得有些天真。天真這詞也讓人感覺是不明白現實的殘酷。這電影當然也沒讓我們看見,他們為夢想磨練了什麼? 沒有。就只是努力而已,但每個人都很努力阿~~
所以這部電影沒有磨練,所以也理所當然的沒有圓夢。是正要經歷那種築夢階段的開始,所以可以很自信說自己找到了目標、知道自己人生要幹嘛? 而夢的最美好階段,也停留在這。
個人也認為這電影對夢想的最美好時刻,並不是在於圓夢當下、也不是築夢過程,而是做夢的當下。而這做夢的當下,往往最美好。沒被磨過~沒看清現實~沒有經驗~這空想當然是美好的。天真又浪漫。不過這常常都是白日夢。
但是~~這電影卻把這天真浪漫,用最逃避現實的講法,把它講得最面對現實。
像小雯一樣啊~哇! 我反而荒廢學業、荒廢家務、還不吃飯,瘋狂寫小說、讀科外讀物,這樣反而我就明白我的人生目標了。像聖司一樣啊~哇! 我不讀書跑去義大利學小提琴木匠,我反而更有活力的看到陽光,還比任何人都還要明白自己未來結婚的對象是誰。
而那些埋頭苦讀書的人,會有辦法這麼小,就很有自信的說我的人生目標是什麼嗎? 老婆是誰嗎? 還是往往拖到跟月島雯的姊一樣,大學後才想搬出去住,才終於去面對自己!才終於知道自己原來自己是需要認識的?
最諷刺的是,連她爸媽都被說服說: 「人的生活方式,又不是只有一種」難道只有讀書賺錢這階段性的一種嗎? 難道我們只能配合現實,不讓主動地讓現實配合我們嗎?
我現在因為知道我要做什麼? 所以我不讀書;我因為怕不知道要做什麼? 所以一直讀書。電影帶入這種邏輯,為什麼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反而看起來像逃避現實的天真浪漫。而誰又能明白,天真浪漫才是讓人肯被現實磨練的最佳動力。

-夢想往往才會是活著的真正動力-

如果這電影是個夢想比現實還重要的觀念,然後用一個小孩觀點,就打算說服我們夢想比現實還更現實的觀點,那這部電影的價值性就會很有限。它並沒有否定現實的立場,而還比一般面對現實的大人,還要更明白什麼是現實?也就是教我們怎麼樣的面對現實。
我很喜歡心之谷裡面那個老阿伯拿的綠柱石,他還說「原石被磨過後反而就沒意思了,高純度的部分都在內部看不到,從外表看不到的東西反而可能存在更珍貴的原石。」阿雯拿著自己初寫的小說拿去給那阿伯,這小說粗曠直率又不夠完美,但阿伯覺得很好看,彷彿看到那個綠柱石一樣。
又讓我秒速想到《燃燒女子的畫像》裡的一段戲,瑪麗安幫艾洛伊茲畫了一張跟她長得近乎一模一樣的完美畫像,結果艾洛伊茲很生氣罵她說: 「這幅畫跟我有距離!」之後瑪麗安就很傷心的她完美畫給摧毀。
因為畫像那些通則手法、概念,都不是取自於真心誠意,而是沒有生命感的表現技法,表現技法是跟真心沒有任何關係。不是真正的你自己所表現出來的,那有什麼意義嗎?看藝術最忌諱就是,藝術家寧願去學全世界的任何人,也不願意面對全世界都學不來的你自己,愧為自己長得跟全地球人都不一樣。
讓我想到這阿雯的小說,就是一個沒有表現技法的真心誠意的小說,就像未被磨過的綠柱石。就像小孩一樣,真心無染,珍貴、獨一無二,這就是個人價值,所有完美、通則,都沒辦法觸及的「本體」。讓原本只是一個夢想電影,遠不只只是夢想而已,而是怎麼活才像自己人生的人生論。
看看我自己,隨著年紀長大,再看到電影裡的綠柱石,我看到的是,大人的世界就是充滿了「磨練」才是一切的觀念,要磨練要有經驗,才會知道自己是什麼? 不可能一開始就很明白自己是什麼? 而這電影有不一樣看法,就是知道自己是什麼? 才不會被磨得不明不白,也就是白吃苦。
夢想也不過只是提前認識自己的先行策劃,讓自己更有動力的抱持希望的願景,去有計畫的過每一天,重點就是那個面對人生的「動力」。如果做事情都沒有充滿動力,那人生只不過剩下繳費而已,每天都在不得不,對!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如果想如意的動力都沒有,就不要抱怨我的工作怎麼這麼多不得不~不如意所以我乾脆什麼都不計劃,一天算一天,給現實給任意宰割,再來自我安慰,我成熟了~我長大了~這就是現實。
讓我無限感嘆,步入社會後,不是「錢」就是「有沒有用」。暈頭轉向的我,也不曉得什麼叫「最現實」,做什麼最有前途、最有錢。如今我只知道,堅持夢想是辛苦的,但是寧願這樣,也不要過那種要賺到什麼時候才會死的生活。
我的粉絲專頁:無鬼的存在空間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東看西看,一堆見解的人
犧牲自己的人生時間,跑去別人的人生裡面看,你以為你的人生延長三倍了,但其實沒有,因為每次兩小時的都在犧牲自己的時間。看電影而日損,不日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