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連假的中秋文 | 沒有中秋禮盒的中秋

2021/09/2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我真的不知道在台灣過中秋佳節,中秋禮盒可以在一個家裡氾濫到什麼程度。我想我會很羨慕。因為在南非的26個年頭,自始至終我只收過一盒。
在南非約翰尼斯堡,我所住的城市華人不少。近十年來,搬離的台灣人愈來愈多,搬來的中國人也愈來愈多。但很幸運的,還是留有幾位會做月餅的台灣人。我偏愛廣式月餅,幾位師傅中,只有一位會做。從沒收過月餅禮盒,我就年年自掏腰包貪嘴買個幾塊。

疫情前,我總會在中秋節前買來送給中文家教課的學生嚐鮮當體驗。中式甜食對南非人來說,是很奇怪的食物。看似深棕色的棗泥或豆沙,會讓他們第一時間開心的以為是巧克力口味。看到月餅中間有一顆蛋黃更是驚為天人,無法相信。我們擔心熱量太高的月餅,在他們吃來就是不夠甜,無滋無味。我大部分的學生都是客氣的咬一口就敬謝不敏,害我常常一邊看著我當寶貝買來的月餅,心一邊淌血。

所以在疫情前一年,我星期六教課的中文學校送老師們一人一盒美心月餅時,我好興奮! 終於以我個人名義,第一次收到中秋禮盒。我當時很美好的想像,接下來年年有中秋禮盒可拿了! 誰知,去年疫情出現,學校全部班級都改線上上課,老師之間、與行政人員們,根本沒在見面,學校就順水推舟,讓這兩年的中秋禮盒無消無息。

我的幾位家教學生裡,只有一對兄妹檔學生因為曾隨父母在上海、香港共住過五年的時間,所以他們很清楚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口味的,看到月餅居然會跟我一樣興奮。第一次拿月餅跟他們分享時,兄妹檔的媽媽也忍不住跟我分享她印象最深的月餅禮盒。當年全家是因為先生的工作舉家遷居,他就職於南非最大的醫療保險公司。她說,有一年公司送「哈根達斯」(Häagen-Dazs) 特製月餅,真的好吃、美味。我笑著回她:「我完全可以想像那個美妙!」至於哪一天我可以有緣吃到就不得而知了!

今年做廣式月餅的那位師傅提早開賣,我都還沒查月曆看中秋到底何月何日,就忍不住踏進代賣超市買個二、三塊回家開吃。吃到上週覺得吃夠月餅了,才準備要迎接中秋,母親和友人居然分別贈送她們自己做的綠豆椪和鳳梨酥。我盯著冰箱裡這幾塊意外出現對我來說的另類「月餅」,想說: 「好吧! 今年就好好幸福的吃上一個月的中秋全餐吧!」



💕若您能稍微感受到我字字刻劃的用心,請按「愛心」、「分享」、「收藏」,我會好感激!
👏請幫忙在下方的「拍手圖案」按五次,我將有機會獲得寫作創作的回饋喔。
夜緻
夜緻
我是中文教師,也是一位翻譯自由工作者。在南非,嫁給印度人,育有三子女, 友人言:「妳的經歷都可以出本書了」。謝謝他的鼓勵,讓我有了就來寫寫的勇氣。 合作邀約請来函至: [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