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鬼在人心,那就不扯:《詭扯》

2021/12/0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本文涉及劇情,還請慎入。
  由於只有一刷,細節與理解或有錯誤,還請包涵。
  鬼在人心,那就不扯:《詭扯》
  看完這部電影的感覺,其實很新鮮。過去無論是喜劇片、恐怖片、黑道片,都不是我會主動涉獵、甚至感興趣的片型,我連《無間道》都沒有看過,所以裡面的很多哏,都是看完去搜尋影評,才知道有此用意。
  另一個新鮮的理由則是,我看的時候是一人包場。所以整座廳,只有我一個人笑,一個人碎念。離開了影廳,裡面的笑點會逐漸遺忘,真實的感受則開始發酵。
  我在觀影的時候,由於臉盲,通常都先盡力分辨角色,再順著敘事去了解角色動機與劇情推衍。一開始,它跳得有點快,我才剛了解鋒哥(陳柏霖飾)怎麼跟小強(侯彥西)建立了「斷指之誼」,不久小強就被抽中當替死鬼,帶著鑽石亡命天涯,而鋒哥也被逼再看一次兄弟被斷指,限時48小時把鑽石找回來,並且解決小強。
  在逐漸進入故事的同時,那份奇怪的扞格感也不時出現,例如鋒哥和小強在樓上回憶小強斷指的情緒反應,卻不得不被背景那顯眼的兩個字吸走了注意力;例如小強帶著鑽石開車,對鋒哥說「你跟林董(游安順飾)說一切都推給我」,但接著就被女鬼小俐(陳意涵飾)嚇到連車帶人摔進了山裡,也摔掉了我腦中浮現「是故意還是真呆」的念頭;或者在小強來到田邊,央求借住一晚,然後小聰(林鶴軒飾)很順手的拿走他的行李,趁他不在的時候偷翻,接著跟志明(洛可杉飾)在廁所邊,開始了他那「大膽的主意」,接著就被小強為了藏鑽石躲查緝的種種努力,把疑惑嚥了下去……
  這種「不合理」的扞格感,都迅速被搞笑或恐怖哏轉移,為了投入劇情,我也就放棄了思考,連筆記也不寫了,心裡想著或許這類電影不必追求合理性吧。
  直到女鬼與鋒哥「溝通」,揭示了那五人並非親人,而是逃獄藏身的犯人──我忽然意識到那些扞格感從何而來。
  難怪那五人的關係、反應那麼奇怪:他們看到小強在廁所的模樣,依舊能配飯吃,也從未考慮叫警察或救護車;他們的猶豫不是老實人的猶豫,而是考慮逃犯身份是否會被發現;殺人棄屍的動作熟練得,完全不像第一次。
  所以徐伯(陳以文飾)決定要把小強扔到鬧鬼的屋子時,小聰會問:「鑽石在你們這裡,我怎麼知道你們會不會回來?」
  所以在和尚(黃尚禾飾)意外在打鬥時跟美女(百白飾)有比較親密的接觸,看似是她丈夫(一起看象徵愛情的鑽石廣告)的榮盛(邱彥翔飾)會說:「這你也吃得下去?」所以在深夜的森林裡,當老楊(劉冠廷飾)被縛,她取得了手槍,榮盛說「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啦」的語氣,她會笑得那麼厲害,槍舉的角度那麼奇怪──然後兩人互取了對方性命。
  當我意識到這點時,就忽然明白在小強終於從稻草人當中被救出來,卻又陷入車中火海,最後被拖出來時,那三人會用力踩他滅火;在小強遺言希望鋒哥殺他,鋒哥狀似悲憤說要帶他去醫院,下一秒槍支因火發射,他會立刻把小強拿出來擋子彈──還不只一次。
  他們仰賴彼此的關係,是利益。斷指的那一刀,或許只是小強的動作比較快,所以他時時拿出來向鋒「哥」提取愧疚,逃走時帶走鑽石時自然毫不猶豫;所以鋒哥找小強雖疑農民,卻不積極,彷彿他更希望小強斃命他手(小強怎麼都不死則是笑點),他再取回鑽石,就能給林董交代。
  就連最後女鬼小俐身份的翻轉,也讓我明白為何她在「幫忙」他們尋找小強時,都那樣的不擇手段。
  每個笑點與飄點,包裝的都是私慾與心機。
  這部電影以鋒哥的目的為敘事主線,身為觀眾的我,卻隔著距離,幾乎無法同理他的感受──包含那為數不多的笑點,而是想著:這個人一開始就說「與其說是警察,我更甲意當一個騙子」,那他都在想什麼?又怎麼想這件事?
  《小丑》的主角亞瑟,是有著悲劇人生,卻立志當一位喜劇演員。當他試圖把他的人生化為喜劇說給別人聽的同時,離悲劇愈近(也離我們愈近),就愈說不出笑話──觀眾(包括我們)也愈笑不出來。
  在《詭扯》裡,電影用既「詭」且「扯」,笑點或飄點都是為了拉開鏡頭的距離,去看整件事的發生,也讓我們發笑。
  所以劇後的結局,當他們坐在車上,數著鑽石時,小強的聲音會出現──如果女鬼小俐的存在其實是黑吃黑被作掉,因為不甘而意圖報復,小強又何能例外?當他們的共同敵人(農村五人、林董)都自相殘殺而自滅後,擁有鑽石的他們,又如何能倖免接下來的廝殺?
  把那些拿掉之後,逼近距離,這部就是活生生的,恐怖故事。
    92會員
    176內容數
    此沙龍記錄觀影後情節分析與感受想像的筆記,內文全雷,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謝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