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35.那一年》我是班長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依稀還看得到,黑板上的得票數是12。

新班級新氣象,這是升學班,再加上這群男生女生兩年多來,還是第一次在教室裡看到除了老師以外的異性人類,難免尷尬,總是矜持一下。

第一節課,導師簡單致詞後,接著當然就是推選班級幹部。
「先從班長開始,請大家提名」。

一陣靜默.....你認識我?妳不認識我? 我好像看過你? 我不記得我認得妳....
半响....男生看男生,女生看女生。
導師看了看,台下沒聲沒響的。
「都沒有人要提名嗎?」
「那...一、二年級當過幹部的,有誰?」
在班導的逼迫下,黑板上終於出現了幾個名字。
舉手投票後,最高票是12。沒錯,就 是 我。
但是全班,有50個人。
什麼情形?數學再爛,也算的出,這根本就是無效選舉。
連1/4都不到的得票率,竟然當選? 看著黑板上的票數,我無言了。
奇怪了,難道....是那隻蜥蜴?

無辜的蜥蜴

時間拉回兩個星期前,當時還沒合班,男生女生各有一班是升學加強班。為了集中管理,兩班教室就在隔壁,女生班的後門連著男生班的前門。

下課鐘響,快樂短暫的中場休息。
教室裡的女生們,成群結伴嘻嘻鬧鬧;教室外,只聽到隔壁班男生班正常演出,每天每節都好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吼叫咆嘯,果然一群中二。
誰管他們,我往後排走去,找婷婷聊天,她個高,坐在後門旁邊。
忽然,眼角餘光閃過一個小小黑影,從後門竄進來,一下子不見了。

三秒鐘。

「ㄚ~~佩~~!!!!」,曉曉一聲慘叫~~

順著曉曉手指的方向,一隻黑褐色的蜥蜴,身上還有斑紋,大約20公分長吧,還蠻大一隻,就在她桌腳邊,一動不動。
非當事蜥蜴,本圖僅供想像用
一點都不奇特,就是在校園草叢裡很常見的那種蜥蜴,我們教室走廊外面就是草皮,是牠的棲地。但是,牠進了女生教室,這就不好玩了。
頓時,女生教室裡尖聲四起,紛紛走避。
沒有第二個想法,我走過去,捏住牠的尾巴,倒提著牠,從後門走出去。
一時間,鬧哄哄的,雙方在走廊上對峙著。
我,手上捏著蜥蜴,站在隔壁班門口,背後是一群怒目圓睜的女生。
男生班看到這場景,一邊越發張狂大叫大笑,一邊卻開始漸步後退。

「誰? 是誰丟的?」我說。
當然,沒人承認。
「好吧,那就還給你們。」
那隻無辜的蜥蜴就這樣被我丟進男生班教室裡,再也不見。
我扭頭走回教室,後頭是我的姊妹們對著那群中二男生一陣叫囂怒罵。

不過就是敢不敢碰青蛙蚯蚓蜥蜴的問題罷了,只是大部分女生都害怕這類生物,偏偏我不屬於那個大部分。而且我....激不得,不能被看小了,尤其是那幫男生。
兩個星期後,我和23名姊妹踏進3年5班教室,然後,我成了班長。
好吧,就繼續圍事吧,為了那12位追隨者。反正班長最大的作用不就是叫大家安靜嗎?

班長的意義


那是我最後一次擔任班長,每天上下課喊口令、送點名簿、維持秩序、發考卷、老師交辦事務....,很平常的班長的日常,那時的我不覺得有什麼特別,還一心想卸除職務。

在35年後,在我退出職場後,我想我找到當年擔任班長的意義了。

因為班長的職責,因為我是班長,我有義務要跟班上每個人接觸,於是我比其他同學多了一點點機會,得以偷偷留下了多一些些念書考試以外的片段。這些塵封瑣碎或許沒人再有印象,偏偏是我,我記得。我還想慢慢的拼湊,緩緩的擦亮它們。

如果不是我,如果我不是班長,我們都只能同意,3年5班那一年很精采,卻完全記不起來在哪個時候,自己也曾經是記憶裡那一抹嫣紅。

到底,當初真知灼見的12門徒,是誰? 我認真想知道....
(沒有曉曉,她不在先發24人名單裡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5會員
54內容數
稀鬆平常的生活中,還是有些微風輕拂的波紋粼光,有些霎時而過的飛鴻雪泥,總讓人想留點滴涓,方流匯成人生,不回頭的致敬。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