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限定文章
沒有人有資格要誰放下!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上個月月底,我的母親驟然離世;接到親戚的訊息通知後,我和太太趕回母親的住所⋯⋯而我與母親的上一次見面,是二〇二〇年的五月,其中相距近二十一個月。
回到母親的住所後,在牧師的帶領下,與父親、姐姐、姐夫和小阿姨,一起唱安慰的詩歌、禱告;隨後,法醫和葬儀社也抵達家中,準備開立死亡證明和將遺體運送至殯儀館。
這時,因為遍尋不著母親的身份證,大家的步調緩了下來⋯⋯然後,就在姐姐進入母親的房間找尋證件時,姐夫朝著我和太太的方向靠了過來。
「妳知道,妳的母親非常想念妳嗎?」姐夫帶著責備的語氣,低語道。
「⋯⋯ ⋯⋯」關於母親的想念,我有很多話想說,但這並不是一個好的時機點;於是,我側臉別開姐夫的視線。
「妳要勸勸她啊!」姐夫繼續說,只是對象轉為我的太太。
「⋯⋯ ⋯⋯」太太想專注於協助處理當前的事務,便也沈默不語。
「妳看著我!」沒有得到回應的姐夫,音量開始微微上揚。
「你知道,小時候的她,遭遇過什麼事情嗎?」太太輕聲地問。
誰小時候沒有受過傷啊?」姐夫不以為然地反駁。
此時,從房間裡出來的姐姐,打斷了姐夫想要繼續說下去的節奏;只是,沒有打斷我對這個提問的思索。

是啊!誰小時候沒有受過傷?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407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內在小孩轉大人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