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奧斯卡巴掌事件後,以《親切的金子》檢視報復反擊的正義?

2022/03/3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有朋友問我奧斯卡呼巴掌事件的看法,坦白說不了解前因後果,單純依「家人是不可侵犯」為依據,判斷暴力回擊是否正當並不周詳,因為我們都不是當事人,不懂家人的疾病被公然取笑的感受,還有他保護家人的強烈慾望,但不代表我贊成宣揚暴力,報復的爽片看得很暢快,報復的慾望令人熱血沸騰,但報復後真能弭平心中的憤怒和委屈嗎?
翻攝ebay
2005年因喜愛《大長今》李英愛,我看了韓國導演朴贊郁的復仇三部曲《親切的金子》,看完後我更欽佩李英愛的演技,將金子聖母和迦梨(印度裡的毀滅女神)的面貌強烈對比出來,榮獲西班牙錫切斯國際電影節、青龍獎、百想藝術大賞、導演選擇獎等影后,但看完會有股鬱悶久散不去。
官方劇照
《親切的金子》畫面華麗,用色大膽穠艷,人物表現誇張,劇情乖誕,帶點戲謔,然黑色幽默並無法遮蓋《親切的金子》裡的血腥殘酷、人性扭曲,和善與惡間那抹灰色的混沌。金子是名未婚懷孕的20歲女性,孤立無援的她被白老師收留,白老師不僅提供居所食物,還叫金子安心生產,宛如一個庇護所,可白老師實際個變態,誘拐虐殺多名兒童,卻每每能規避嫌疑,直至一名5歲的男童旺茂被虐殺紙包不住火,白老師便以金子的女兒脅迫金子頂罪。
在獄中,她宛如天使的外貌,溫良樸實,熱心助人,甚至捐器官給獄友,隨時隨地自帶聖母的光輝,因而搏得親切的金子美名。每個人都說她必定是洗心革命,然這一切、服刑的十三年裡的形象和行為,全是苦心積慮籌謀復仇計畫。
想當然爾,她最後獵擒白老師,甚至集聚受害者家長,在他們面前播放他們的子女被白老師虐殺的畫面,並給了兩個選項:交由司法審判,或私刑。家庭破碎的憤恨讓受害者家屬選擇動用私刑,以抽籤的方式決定動手順序。
當你遠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眾所皆知的尼采金句,但前一句就比較少被提及,「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與惡人小人抗衡,須知對方手段,非必要時還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手段陰狠暴力,但在那一刻起,你也不會是原來的你,如同金子一出獄,一手揮開牧師敬贈象徵清白做人的白豆腐。
一場血腥華麗的報復後,金子得到救贖了嗎?在幻想或她的夢裡,她再度見到旺茂,正欲開口時,小男孩卻粗暴將布包塞進她嘴裡。而最後的畫面,雪夜裡,她一頭栽進了白蛋糕裡,以Be white作結。
每個人價值觀不同,威爾斯密斯這一巴掌難以判斷對錯,但無疑是不智的,即便頻頻道歉,仍難逃懲處,若對方提告,仍可能面臨法律問題。
解一時怨氣,花更多時間善後,下手請深思。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創作者、部落客,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著有《下一次鳳凰花開》《表姊的佛牌店》,曾獲基隆海洋文學獎、新月創作獎。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不是當影子不存在。
散文、小說、遊記、閱讀省思、時論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