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搖擺狗!

2022/05/0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2020.08.24
無庸置疑,Facebook(FB) 早已成為全球性的網路社群媒體平台,其影響力大到連各國元首都為之,既愛,又怕!
美國總統大選在即,川普與拜登兩大陣營均放話將會在FB上砸下龐大廣告經費,不同的是,川普是想借用 FB 攻擊 Twitter,用以報之前 Twitter 曾對川普的發言貼上不信任標籤的一箭之仇,並為自己的選情護航;而拜登則是在 FB 上大打川普的負面新聞,指控 FB 過度放任川普發布誤導性言論,呼籲美國民眾對 FB 做出投訴,打壓川普。
然而,面對這兩位重量級政治人物的相互操弄,FB 的憂慮則是,「如何在選前不被當成選舉工具,選後如何不被秋後算賬!
在巴西,FB 同樣面臨著被「政治假新聞」纏繞的危機。巴西最高法院於07月31日宣布對 FB 祭出了192萬BRL(約1000多萬新台幣)的罰款,用以懲戒 FB 未能針對巴西總統波索納洛部分的狂熱支持者們涉嫌多次於 FB 發布假消息,對其進行全球性的封鎖。事後 FB 雖然對巴西最高法院的判決提出異議,但最後仍決定配合法院指令,對這些有問題帳號做全球性的封鎖。
在台灣,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柯文哲以素人從政之姿掛帥競逐台北市長寶座,雖說因藉由白色力量的崛起,吸引了大量年輕化的中間選民,但不可否認在那一場選舉中,柯文哲選戰團隊善用各種網路社群平台,製造議題,牽動媒體,形成輿論,創造出一股銳不可擋的網路民粹力量,自此在台灣的選戰中出了「空軍」這個專有名詞。
2018年,韓國瑜一個原本與高雄毫無地緣關係的政治人物,同樣以挾帶著龐大的網路聲量,揮軍高雄,一舉打敗原本擁有在地優勢,深黯傳統陸軍選戰的陳其邁。但網路沈浮,既能載舟,亦能覆舟。韓國瑜甫當選高雄市長不到一年,便轉身投入2020總統大選,「落跑市長」的標籤隨即在網路上被無限的發酵、串連,最終舞動出高達93萬9090張有效罷免票,成為台灣政治史上第一位遭罷免成功的直轄市長。
如今台灣選舉作戰的主力,已從傳統的地面部隊,轉型成網路上的空中作戰,其影響力已大到連國安單位都承認:「確實有針對網路社群平台收集假訊息與爭議訊息,但不會監控社群網站。」
蔡英文總統更於自己的 FB 上發言強調:「人民在自己的 FB 上公開發表意見,誰都無權干涉,更不會受到監控,絕對不會違法限制國民的自由。」

Facebook 的左傾或右斜?

對於已經進入殊死戰的美國總統大選,相對於 Twitter 已經宣布禁止於平台上發布政治廣告,FB 對於政治廣告則仍抱持著開放的態度,至於該如何保護一般民眾不受政治廣告騷擾或是受到政治偽新聞的不當影響,FB 所採取的措施則是「讓美國用戶自己選擇是否要「主動關閉」政治廣告」
對此,FB CEO 祖柏克的理由為:「我也知道很多人希望我們能移除或管理政治討論,但大家也都想要看到政治人物為他們說過的話負責,這些我們都聽到了,因此我們提供你關閉政治廣告的選項。」
但,就在持續擁抱政治廣告所帶來豐厚利益的同時,另一方面,FB 卻在08月19日對外宣布,已大規模刪除了將近800個親近川普的 QAnon 陰謀運動群組。
很明顯的 FB 也了解到,如果在擁抱政治廣告的同時,FB 若不能針對平台上一些具有「政治風險」及「暴力邊緣」的社群帳號進行有效的遏制與刪除的話,那麼除了將遭受一般使用者不信任的韃伐之外,FB 很可能會淪為選後,大選失敗者那一方最主要的攻擊目標。
根據《紐約時報》引述某匿名人士指出:「祖克伯近期在和公司高層的會議中,曾討論如何降低大選後,FB 成為「反對大選結果」的代罪羔羊?而其中的一種可能方案便是,FB考慮在大選後啟動「緊急停止開關」(kill switch),選擇性的關閉發布不實訊息和陰謀論的政治廣告 。」
人類生活環境因科技而產生了重大的改變,但不可改變的是,對於人類社會,媒體所應扮演的角色與應承擔的責任,是絕對不容搖擺,扭曲或轉置的。
尤其是在今日跨越了國與國之間有形疆界的網路時代,FB 影響所及絕非僅止於美國本土,而是遍及全球多達26億的使用者與無數的國家。今日左右搖擺的政策,或許可以讓 FB 獲取短暫的利益,但政治猶如一條兩頭蛇,哪一天反遭吞噬的,恐怕還是 Facebook!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Mr.July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