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母
鄭子遴
鄭子遴

自由之母

鄭子遴
2022-07-0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自問不是衛斯理迷,對倪匡的認識雖始於這個系列的小說,最深刻的是小時候看今夜不設防。那個年代不至於甚麼都不設防,但防線確實不嚴,至少三位主持在節目中煙不離手,酒不離口,幾乎想到甚麼就說甚麼,跟嘉賓席地而坐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節目沒有開始亦不用結尾,但觀眾如我看得不亦樂乎,就算都今天也會上網重看好些集數,倪匡談自由、談共產黨的部分當然不會錯過。
倪匡說自己受環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啟發甚深,《蜀》是中國現代最著名的一部奇幻小說,洋洋灑灑五百萬字,作者一直寫到共產黨執政後主動擱筆,原因不明,使這套奇幻巨著成為永不完結的作品。有趣的是,共產黨的發展比奇幻小說更奇幻,如鍾祖康所寫的書一樣:《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倪匡喜此經典的奇幻巨著,他創造的衛斯理世界同樣奇幻有趣,但更有趣的是這個衛斯理之父是以遊戲人間的態度來創作小說,最厲害的莫過如兩件逸事。其一為有一次記者訪問他創作科幻小說的靈感,他落落大方的向記者展示他的「靈感」,竟是《少年百科全書》!他笑說看這些就夠寫的了。其二是曾有讀者為到他的小說中竟寫了白熊在南極出現而投稿報章投訴。倪匡親自在專欄回覆那個讀者,小說本來就是以假當真,南極有白熊又有何不可!你可以不屑他這些「歪理」,但能夠如頑童般坦蕩蕩,笑看人生,恐怕才是創作人的特質,可惜在不懂好好說故事的極權國度下,這種創作人已買少見少了。
倪匡曾說過言論自由是一切自由之母,何謂言論自由?我看並非只是想說甚麼就說甚麼,而是彼此守護對方的話語權,孩子要尊重成人的話語權,成人更要守護孩子的話語權;市民要尊重政府的話語權,政府更要保護市民的話語權,這樣才能產生對話,不然,這個地方只能存在僵死的語言,而沒有生命力的故事,沒有生命力的地方,就只能是個墳場,儘管墓碑建得再高再豪華,都只是個墓碑。
有個作家說得好,他說很多人都會寫作,而作家就只會寫作。倪匡就是人辦,他曾說過自己甚麼都不會,說只會寫作,這個只懂搖筆桿的人,事實上不僅創作了一大堆流行小說而已,他用獨有的話語,為自己亦為我們創作了一個自由的世界,裡面甚麼都有,唯獨沒有極權。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鄭子遴
我是子遴,一位在城市邊緣掙扎的半人獸(半人半獸的簡稱),蒐集各種迷失在大都會中的奇獸、幻獸甚至畸獸的不符合現實的「真實」經歷,以字符組合一個接一個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