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悼倪匡

2022/07/0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無窮的宇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 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 從(倪匡)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
小時候讀的第一本倪匡小說是《活俑》,這也是我最喜歡的倪匡小說。但與其說他寫得多好,不如說歷史主題向來吸引我。​
​後來又讀了幾本「倪匡看金庸小說」系列。可以說,我對金庸的認識最早是從倪匡來的。我還記得,小時候會追問舅舅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周伯通的事,而且對各版本遭刪減的人物與異獸有些認識,儘管實際讀《射鵰英雄傳》、《倚天屠龍記》是國中的事,而讀《神鵰俠侶》可能已上大學了。​
​我喜歡歷史,這就注定在歷史縫隙作文章的金庸更合我胃口,是以金庸全集精裝版再版,我一咬牙就買了。至於倪匡,長大後回想,除了《活俑》的不死藥有點意思,還有印象的其實是他某本衛斯理的結尾也太「後設」了。我有陣子讀台灣武俠小說,在《紫電青霜》讀到一句話,正讓我想起倪匡:「天下不可盡解之事極多,哪得一一能夠弄得明白?這些細微情節, 深究無益!」衛斯理身受毒患,結局無地迴旋,也只好以耍賴收場。說到底,中毒好掰,解毒難掰。怎辦?不怎麼辦。反正說書人即主角,說書人尚存,主角自然有命矣。「這些細微情節, 深究無益!」善哉。​
​然而,我終究補購了倪匡的書。《活俑》、《藍血人》、《老貓》。閱讀金庸小說系列則因絕版而無緣。雖說和一次預購幾十本金庸的氣魄沒得比,畢竟存了幾分念舊的心,既懷想長生的秦俑,也感念他為我開啟了金庸天地。或許,這和我喜歡歷史不無關係。或許,只是因為那時剛好碰上折扣。​
​西方悼文結尾提到逝者享壽幾何,會用過去式。時態的轉變,想來堪驚、堪敬、堪哀。iswas,人也就沒了,過去了,卻也可說是成為歷史。手邊風雲時代版倪匡小說的封面有金庸一段話:「無窮的宇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 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 從(倪匡)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如今倪匡隨金庸步入無窮無盡的歷史,留給獨對無常的後人無限的懷念。He was eighty-seven。
民國一百一十一年七月三日於嘉義鵲枝寫譯樓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南鵲
南鵲
東海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學士、成功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碩士。曾獲梁實秋文學獎譯文首獎、譯詩獎、散文創作獎,以及林榮三文學獎小品文獎等十餘種獎項。譯有《偶然的宇宙》、《大驅離:揭露二十一世紀全球經濟的殘酷真相》、《無知的力量》、「破碎之海」三部曲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