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收音機

2022/07/0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杯中物
深夜,床邊黑色的收音機播放著一首首歌曲,每一首都能帶領我走進那一天躺在收音機旁,或是戴著有線耳機,按壓MP3播放鍵聽歌哭泣的那一夜。

林憶蓮《默讀傷悲》

當時聽到這首歌的年紀也才國中,是的你沒聽錯就是毛猴般年紀,每天上學除了打鬧,傳遞隨堂測驗紙,摺愛心的紙條聊天,偶爾也有認真聽課做筆記。
每天下課補習完,回家又被媽媽盯著回書房寫作業,一直到某天有一樣作業是需要聽英文CD,於是我多了一個伴讀收音機,有的時候轉電台收聽最流行的歌曲,有時候會去搜刮媽媽收藏的唱片。
這一天我從書包拿出一張,媽媽放在CD收納櫃裡的林憶蓮的唱片《原來...林憶蓮》按下按鈕,慢悠悠的憂傷前奏傳來「今夜的心情,像一杯沒有燒透的咖啡,滿嘴吐不出的滋味......」
時間來到高中,沒有智慧型手機的我發現電子書能夠上網看同學們的臉書,當時也流行論壇交友,一個個用自己認為最酷的暱稱,經營自己的論壇,跟不認識的人亂聊天拉成一個圈圈,時間到了還要去做一下論壇任務。
某一天突然開始跟謝景德聊起來,聊天內容好像也沒什麼深度,就只是互相嘲諷,久了小圈圈加入一個姐姐和二個妹妹,後來也互相交換臉書帳號成了好友。
再過了一陣子謝景德說他大學畢業了,要去當兵了,也就沒了聯繫。只記得有一個妹妹說他交了女朋友,進去海軍,後來姊姊也消失了。
現在我偶爾還是能看見妹妹的動態,妹妹現在是大美人一個,只是當聽到這首歌時,就會想起深夜所有女生在論壇上集結一起跟謝景德吵架的碎片。

梁靜茹《明天的微笑》

那是接近畢業旅行的某一天,國中毛猴我本人為了讓旅途上能有好多好聽的歌,特別拜託閨蜜芽芽幫我灌歌,手寫滿滿一張歌單給閨蜜。
裡面有一首是在我媽媽的房間摸到的梁靜茹唱片《閃亮的星》,半夜寫功課常常聽這張專輯,聽到唱片膜都有了微微刮痕,我怕把唱片聽壞掉,所以拜託芽芽這張專輯的歌都要灌。
當時可能一直暗戀班上的誰吧?但是直到某一天我提早下課在家裡,一邊把電視轉到我最喜歡的「緯來日本台」看山下智久的日劇,一邊聽MP3確認芽芽有沒有灌對我要的歌曲,播到「有時候走過一段路,心才會清澈,也才會看到......」我一邊走去廁所,一邊扯開嗓子唱,認認真真的把這首演唱完。
不知道是認真歌唱,把自己唱明白,還是怎麼回事?我突然覺得我不在喜歡我原本暗戀的人了,也許我是唱著唱著相信愛總會出其不意,靜靜悄悄的來到,也深信靜茹所歌唱的,也許在生命裡的某個轉角,另一個人會給你默契相同的微笑。

陶晶瑩《依賴》

「關了燈把房間整理好,凌晨三點還是睡不著....」收音機淡淡的播放著。
「我們不講社會地位吧?就家庭地位,我爸聽我媽的,我老公聽我的。在我的觀念中,女性一直是強大的。」
「我離婚了」花花淡淡的吐露離婚的事情,朋友接著說,
「所以很不理解為什麼總愛標榜女性是弱者,除了暴力角度而言。女性其實在當今社會更有發言權的不是嗎?那你針對那些被施暴者,本身施暴者就是原始人,沒必要跟他們說那麼多。」
「我爸會施暴。」花花再次淡淡的說,
「蛤???」
花花嘆了口氣,說了那麼多真的很無奈。
「你被保護的太好了,所以我只能說你太天真了,你可以天真但不代表事實不存在,社會上某部份的人被保護太好,吸收到的犯罪事實太少,不覺得世界有陰暗面,我能說什麼?但是我離婚不是因為前夫會對我施暴,我只是我覺著過不太下去對未來絕望,他很好,但是我也有我自己過不去的地方。」花花對著收音機喃喃自語,
「你對愛已不再想依賴,你對愛已不再想依賴。」收音機唱著。
在媽媽不受重視的家庭,媽媽再把情緒和期望施加在孩子身上的時候是最初厭女的起源吧?

王靖雯《冷戰》

「當你一旦想過要分手,就會像想剝掉的結痂一樣,越來越想。」_花束般的戀愛
看完電影《花束般的戀愛》,跟朋友走出電影院,我還在想著這句話。這時小海對我說,「我跟你說過嗎?我和我這個男友分了一段時間,然後和一個男的談了一段時間。」
「蛤?什麼你沒有說過啊?什麼時候的事?」我吃驚嚇到差點拐到腳。
「去年年底,打遊戲認識的,覺得不合適所以分手了,和前任又復合。」
「打遊戲的?那有見面嗎?」
「沒見面。」
原來大家各自默默都發生好多事。畢業後,有時因為大家各自在不同縣市忙碌工作,已經不像大學時期能常常說走就走,但是依舊維持一年見面幾次的頻率,常常互相戲稱只是網友關係。
小海繼續說,「我現在是很煩,這件事導致我沒那麼愛我現在的男友了,我發現我 好像愛無能了。」
「難怪你會約我來看這部電影。」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男友很多時候不能照顧到我的情緒,這部電影我很想看,但是他也不陪我看。」
看著喃喃說著的小海,真的好像電影裡的角色-涓走了出來在跟我說著故事的續集。
「我現在就是有點濫情,總是想換個人談戀愛,但是又不想重新磨合。」
「呃,那你可能要找牛郎了。」
「什麼意思啦你。」
對,兩個人不同步調,真的反映出溝通的重要性,兩邊需要的想要的不一樣,又沒有充分溝通挺遺憾的,他們甚至都不是沒有愛了,就會覺得大家乍看之下覺得你們很配,為什麼你們最後也走不到一起?
「沈默之中仍克制不要呼吸,怕觸摸空氣壞了情緒,為你鎖住了問號,等親愛的你吻去,欺騙自己...」隔壁的服飾店正播放著王菲的《冷戰》,他們的第三者大概兩個人不同步調的腳步吧?

陳慧琳《愛你愛的》

「陳綾,又找我吐苦水了!她被曖昧對象刪除好友了。她一直打給我,我聽完整個人好累。」
「傻眼,那男的可能覺得被她窺視很黏人受不了吧?」
「我都看不過去了,太黏人其實不好。」
「是啊,怎麼遇到這一個男的就如此了?」
「這樣子只會讓對方想逃,哎,我打遊戲本來很開心的,聽了吐槽了一個多小時,弄得我整個人身心精疲力盡。」
這個陳綾平時聰慧,鬼點子最多,怎麼會過不去情這個檻?真是讓我想不明白。
「這男的真的也煩,不要在一起又要釣著別人玩,但是陳綾自己也處理不好。」
「不是我要說,這都第幾次,他們這樣牽牽扯扯也一年了吧?我真的想去叫那男的別再糾纏下去。」
「別啊,你別插手!陳綾都不讓我看那男的任何相關的訊息的,然後也是我告訴你的,我怕被罵。」
喔對,以前我與陳綾、小海的關係都很好,維持了約五年以上的友情,直到去年我突然很厭煩一切,於是我的壞毛病-冷暴力又犯了。我與她們的一切關係都斷絕了,將生活中的重心轉移到新的事物上。再隔了半年,小海偶爾會發訊息給我,某日我才又跟小海開始有了聯繫。也才知道我沒理她們的那陣子陳綾跟那個男生短暫在一起,也馬上被分手,而我們也知道這是陳綾的第一段戀情,就是俗稱的「初戀」。
小海說陳綾她現在就是想像型戀愛,男生把她所有的社群都刪除取消關注了,陳綾還要打電話給男生,我聽到都皺眉,小海最後實在不知道怎麼說她,因為講什麼陳綾也不聽,不聽就算了還一直重蹈覆側。
我跟小海都覺得怎麼有人能這樣和自己想像裡中的完美男愛的死去活來,這個戀愛也談得太累人了。我也將自己經驗不多的失敗愛戀告訴小海,讓小海跟陳綾分享我的事情,看陳綾是否能走出來?
「愛你愛的失去方向,愛你愛的失去陽光,蓋著棉被哭到天亮,卻還對你不停的想...」
聽到這一首歌,馬上聯想到陳綾,如果未來的某天,她看著窗外的雨點,回想現在那樣瘋狂無悔的愛,甚至發現這樣依舊無法擺脫長夜的寂寞,是否能更快走出這撥不清的愛情迷霧?我也不知道,此時的我正在回一封陳綾的信,我打算把這個故事作為回信。
喜歡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愛情究竟是毒還是蜜?五首歌曲五種不同的愛,有的愛的癡狂,有的平淡,夜晚的收音機一旦播出那首屬於你過去愛戀的故事,似乎就容易深陷其中層層又一層的回憶裡,喜歡,依舊。
(๑╹ω╹๑ )(๑>◡<๑)٩(๑❛ᴗ❛๑)۶(๑˃̵ᴗ˂̵)
出版專題:女子腦內沉思
歡迎追蹤我的方格子、成為Premium會員,隨時閱讀我的文章、與我互動。
訂閱Likecoin讚賞公民!
↓↓拍手五下,支持我的創作!↓↓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她經營一個播客頻道《也讓ai有點小執著》
一個女子腦內中雜亂無章的思考連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