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異典】XIII:死神(2)|生死的臉

2022/07/2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光明自黑暗而生,生命於死亡而來。
化身為死神的麥特經過了女人,女人死了,頭上還帶著孩子幫她編織的花圈。孩子搖晃地站在媽媽的屍體旁,手指著麥特,毫無畏懼,完全不知道這騎著白馬的骷髏騎士剛才奪去了母親的生命。
麥特感受到自己曾是「女皇」的那瞬間,花節時肚裡的孩子,她壓抑著母性,經過了那對著她笑的孩子。
燃燒的木頭、死人的皮骨,麥特抬起自己的臉,原本是鼻子的地方成了三角形的凹陷,她嗅了嗅、朝氣味中心而去。
還沒到高塔就先到了皇帝建造的石牆,石牆有如城一般高,每隔一段距離都有哨塔,哨塔有著箭孔與狼煙。牆的外邊上吊著許多異族、翻牆者的屍體,裡邊則是成排的木樁,上頭叉著反抗與偷懶的工人,他們的髮梢跟形同破布的衣服隨著燃燒的熱氣輕微飄盪。
經過時,麥特似乎看見瑪格斯倒吊在眾多屍體之中,她不確定。
遠方刺眼的光亮,麥特臉上的窟窿看見那是盔甲的反光,奴隸是不穿盔甲的。方正陣型的中央一人帶著皇冠、身著紅袍,麥特永生不會忘記。
皇帝。
她策馬,正面朝軍隊走去。她的鐮刀化成了黑色旗幟,白色的百合在風中摺疊成骷髏的微笑。矛手、弓箭手、騎兵盾兵,潮水般湧來後分解如沙,被風吹散。
只剩下皇帝,紅色的披風在身後宛如浸滿鮮血的旗幟。
「我們侍奉同一個主人,」皇帝對著死神吶喊:「我們有相同的目標。」他指著遠方蓋到一半的高塔:「野心,對於生命的野心。對於至高、恆久的野心。」
「你已經擁有生命,卻想要更長久的生命。」死神的聲音從地底傳來。
「就如同您已是死亡,卻帶來更多死亡。」皇帝的雙眼燃起火光。
「在我面前,你會死。」死神沒有眼睛。
「無論我是死是活,您都會存在。」
死神高舉著祂的鐮刀從皇帝的頭頂劈開,祂以為對方會癱軟在腳邊,沒想到卻在劈出的傷口中又長個一張臉。那張臉沒有死亡的恐懼,反而對著死神一笑,眼皮一翻眼看又要消失。
化身為死神的麥特反應很快,翻轉著刀身就把另一張臉孔又勾了回來。就是這一刻,她身為死神等待的一刻。
「就算是皇帝,也無法抗拒死神,」回想隱士在說這些話時,提燈黯淡了些:「所以他若要偷走屬於『死神』的那一瞬,肯定就是…」
肯定就是死神要取走皇帝性命的那一瞬。
她揪著有兩張臉的皇帝,一張臉已經死去,而另一張卡在這一個時空,慌亂眨眼。
(把生跟死同時放進大釜裡熬煮的時候。)
她拖著皇帝的身軀到了石牆邊,在眾多屍體中找到了瑪格斯,她看著烏鴉叼著漿果塞進他死透的身體、對著他說話。
「要到下一張牌了,瑪格斯,你準備好。」死神溫柔地梳理那倒吊的屍體:「我們要到那同時有冰與火的地方。」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故事有說完的一天就好了。
每張牌都是一段冒險,每場冒險串成一個故事。沒有故事有真正的結局,結局往往只是再一個序章,另一個「很久很久以前…」。 卡牌意象參考:Universal Waite TAROT® DECK、Aleister Crowley Thoth Tarot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