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求生與死而永生的選擇:《分手的決心》
海藍
海藍

絕處求生與死而永生的選擇:《分手的決心》

海藍
2022-07-2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凝固的波浪

  這是一部很精采的電影:因移民官奇斗俊攀岩墜崖的案件,使死者妻子宋瑞萊(湯唯飾)成為第一嫌疑人,搜查警官張海俊(朴海日飾)窺探其生活,想像其互動,藉以尋找真相。然而越是接近,越在她的誘導中以證其無罪為目標,遐想夾纏著刑案,審訊與試探,干擾與暗示,忽近忽遠,難以捉摸,情感與真相虛實交錯,互為攻防。當海俊終對瑞萊放下心防,卻又偶然從星期一奶奶的手機察覺真相,重現當下的同時,情感墜地,確認了死者眼睛裡望出去的風景。在自家與她攤牌後,他選擇讓自己的世界崩毀,要瑞萊扔棄證據的手機,從此分手離開釜山,斷了那層曖昧關係的平衡,封鎖至無法到達的夢境,也恢復了原本的乾涸狀態。
  一度滾湧的山,終而成為凝固的波浪。
  當兩人在十三個月後在梨浦重新相遇,海俊得知瑞萊的再婚對象是(負債累累,有詐騙前科的)股票精算師任好新(朴埇佑飾),接著便死於非命,死前曾去電給他的妻子安靜顏(李貞賢飾),也使他再次成為她殺夫疑案的查案警官。再次捲入殺人案後,海俊逼問瑞萊:
「你為何要選擇這樣的人?」
  這個問題在電影的最後,海俊得到了堪稱理想的答案,卻在我心裡播下了一個新的問題:
  瑞萊,真的有那麼多的「選擇」嗎?

沸騰的山巒

  這不是宋瑞萊第一次殺人:病重的母親,是應她的要求予以解脫;第二次則是為了逃脫丈夫的暴力。在問案時,海俊亦曾問過瑞萊為何選奇斗俊結婚,她說:當時她躲在偷渡船裡,又餓又渴,奄奄一息,沾著屎尿,渾身髒臭……奇斗俊看到、並且接受了那樣的她。離開中國,為的是在韓國完成自己與家人的遺願,卻始終無法得償。殺掉第一任丈夫,在山頂把他推下去,也推落他在自己生命裡占有的痕跡,她沒有第二個選擇;跟海俊相處,釋放出像是有感情的回應以洗刷嫌疑,同樣沒有第二個選擇;終於來到她們理想下葬、原本屬於她的鋤頭山,願望終於完成後,她有,也作了選擇。
「在你說出愛我的時候,你的愛就結束了;而你的愛結束,我的愛就開始了。」
  這句話道盡了兩人的執著看似都在絕境中的選擇而生,但張海俊是捨棄尊嚴與愛情以保全她,然後斷絕關係;想來這是她生命中少數為她而做的犧牲,宋瑞萊才有了「愛」的選擇。看似荒誕且與過去相悖,實則複印了求生的本能;太過相似,是因生命裡給予的選項太少。當海俊問她再婚為何選擇這樣的男人,我還記得瑞萊第一次回答:
「因為像你這樣(有正當職業、良好名聲)的男人,是不會娶我這種女人做妻子的。」
  即使真動了心,即使她雙手乾淨,不過如是,最多,也就和海俊延續這樣的曖昧關係;即使被他的妻子發現終至離婚,也沒有結為夫婦的可能,畢竟那就失去了曖昧的美好,還得面對外界的評價,一如海俊與靜顏的匹配與相似──都擅長控制自己的人生(失眠是他完美人生必然的乾涸,畢竟夢無法控制),兩人相處間少數的波動,皆為彼此的外遇而起,日復一日力求規律,亦是愛情已逝的證明。
  不同於張海俊在極度控制完美裡偶然失控的人生,宋瑞萊則往往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只能選擇眼前向她伸出手的男人,所以這些男人可以在她身上烙印、毆打、可以正當跟監窺視與創作想像,用她的傷口意淫,以及因不完美而輕易捨棄──畢竟看著她,就會想到自己受損的尊嚴;迷霧散去,捕風捉影就失去了意義。所以瑞萊才說:「我要變成你的懸案,讓你日夜想著我不得眠。」要褪去所有心機與對中國女性移民者身份的刻板印象,證明其情之真與最大占有欲的方式,就是捨棄自己的生命──化為無存有的想像,便是永不改變的真實。

迷霧散去

  因此,這是一部男性版的浪漫故事:通過海俊的視角窺視與創造,導演細緻編織出工作中遇見神祕、性感、懂得欲近還退,互動如舞,使你的自尊崩毀卻又用生命補償的女性;分手後才愛上你,為了保護你而殺人,為了徹底分手而自殺──這樣「理想」的對象。
「你如果要帶給我禮物,就把那刑警的心臟帶給我。」
  在明知他窺視竊聽的情況下,叮囑黑貓偷來他的心臟;毀了他作為警探的尊嚴,再以自己的生命重建──再也沒有比這更浪漫美麗的愛情了。當我最後看到海俊就在瑞萊自沒的坑邊四處找尋,回想起來,浪潮猶自沸騰,卻也從此靜滯──
  她在你生命裡留下一個永恆的倩影,讓你懷念、延續,因為她選擇再也不去破壞你的人生──只為讓你的記憶,創造出一個無解的謎題,猶如留駐在一個沒有鑰匙的牢籠。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海藍
    海藍
    用文字建立與生命的連結。
    本文發佈於
    該專欄記錄觀影後情節分析的筆記,內文全雷,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謝謝。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