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打開......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生的万華鏡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生的万華鏡

當我打開......

2022-07-2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https://www.pinterest.com/pin/10485011623690994/
「記住今晚,因為『永遠』從今晚開始。」

難得穿上白色制服與黑色百褶裙,趁著子夜回家之前,打開了索然無味的課本,望著曾經熟悉不過的詞彙,「L'ira di Dio」、「lussuria」……隱隱約約之間,嗅到了一股自鄰座傳來,充滿邪念且噁心作嘔的腐敗氣息。唉!人啊,千載歲月猶如火花眨眼,可往往都迷戀著那必定朽壞之物。是愚蠢?還是罪性呢?

「本館路口,到了。」

多聲道的到站提醒,將男人一把從意淫中給拉了回來。
撇了撇嘴,然暗青色口罩上的血紅雙眼,卻依舊死盯著女孩制服上的某個起伏處。白與黑的矛盾與相襯,無風仲夏的末班車,帶點詭譎的綠色LED室內燈,映射在青春年華的軀體,含苞初熟、若隱若現的輪廓,刺激了他的感官,也讓被老闆責罵後原本疲憊不堪的肉體深處,此刻勃發像頭飢渴莫名的猛獸。
多年前一次刻意擺脫的回憶,似乎也慢慢湧上心頭。聽啊!那絕望的哀嚎、那死命的掙扎,可帶來了無法言喻的極樂與快感。此時此刻,大腿根部的惡魔輕聲呢喃著,一步步驅使男人……

我不曾遺漏掉課本內頁的全開插圖,那是菲力佩比老師(Alessandro Filipepi)的傳世偉構。當年在課堂上,他猶如丑角般,不斷地唸唸有詞著:「通過我,進入痛苦之城;通過我,進入永世悽苦之深坑;通過我,進入萬劫不復之人群…」。
現在回想起來,往日如煙,還真是讓人莞爾一笑;
感覺到那個男人在注意些什麼。是啊,制服下挺立的柔軟果實,據說嘗起來比花蜜更甘甜,但守護神會以帶刺的皮鞭抽打著不懷好意的侵犯者。
我決定…

「『悠遊卡』下車。」
「全票下車。」

緊接在後,男人連忙掏出卡片跟著下車,高中女孩若有所思的緩慢步伐,紅色書包上三條槓的雪白,在昏暗的街燈下越發明亮。
https://www.pinterest.com/pin/714876140822579056/
剛才車上不經意的四目相接,女孩給了他一個禮貌的微笑,手裡的外文講義,便利貼上密密麻麻的字跡,有「Divine retribution」、「Luxuria」……雖然一字未識,但似乎是認真的學生呢!可西裝褲檔裡的貪狼正宣告著,不論高材生與否,今晚,正是今晚,她都將成為下一個獵物。
嚥下了貪婪的口水,
他決定…

「地獄的颶風吹颳不已,以狂暴之威鞭戮陰魂。」
複誦著詩人洗鍊卻可怖的文字,我慢慢闔上課本。

「…」

方過一個街角,高中女孩呢?
竟無聲無息消失在巷口的路標前,302,男人望著綠底白字的牌子發楞。
紅藍交織的閃爍光芒伴隨著呼嘯而過的警笛聲,沒有遲疑,繼續往月色看不見的盡頭走了進去。

「你喜歡我嗎?」

猛地裡這麼一問,女孩就這樣站在他的背後,天真無邪的可人模樣,彷彿還聞到一絲……玫瑰嗎?還是淡淡的茉莉花香?
緩緩轉過身來,帶著可能未經人事的羞澀,卻又顯露出一種既試探又好奇的神情。男人與女孩,此刻相距應該還不到三十公分了吧?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況,輪到他結巴了,當下只能先賠個笑臉。但心中卻悄悄浮現了莫名的擔憂,那怕是聽到如此甜美的嗓音。

「你喜歡我嗎?」

唉!愚昧的人啊,困擾你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無知呢?這個世間,生來不是為了像畜生一樣的生活,而是為了追求各種美德和知識。犯意是墮落之鑰、罪性是深淵入口,我想你不會忘記吧?

「我…」

https://wallpaperaccess.com/dark-street
月光沒入暗雲間,尚待萬籟寂靜的街道上,透過窗扉還聽得到電視裡的歌聲,
「快樂有多少方向,一絲絲像夢的風雨,路隨人茫茫。」
,女孩,舉著不熟練地的右手,逕自搭上了男人的肩頭,隔著襯衫一路往下,緩緩撫摸著早已挺直待發的上身;左手則俏皮地撥開髮梢,鎖骨上的一片白皙,透出制服內的深色肩帶……
腦海中最後的理智,理應勸告他必須馬上逃離,但那堅硬無比,曾經還被奉為神祉膜拜的男性象徵物,卻催逼著拋開一切。
男人伸手,摟住了女孩的細腰。

「你喜歡我嗎?」
「嗯,當然喜歡!我非常喜歡!」

隔著上衣,男人肆意搓揉女孩亢奮的敏感地帶,是酥麻或是抗拒,欲發又止的嬌喘聲,彷彿抵達悅耳仙境般美妙。獸性的本能,更讓他嚮往進入不再有任何束縛的失樂園。一一扯開白色制服的扣子後,見那未成年的肉體竟披掛著暗紅色的胸罩,他,終於徹底失去了身為人的理性……

難得穿上白色制服與黑色百褶裙的我,在褪下不必要的衣裳坦誠示現之前,憶起了曾經讀過的一首詩句,「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
男人禽獸似的襲來,看了頗有令人啞然失笑之趣。

「你有用『心』喜歡我嗎?」
「有!當然用心喜歡!妳沒看到嗎?」

啊…
一陣從未經歷過的痛楚,男人往後狼狽地退了幾步,襯衫淌著鮮血,柏油路上雖然僅僅只有路燈稀微的反射,可依然映出了點點赭紅,
那是我的嗎?那是我的嗎?

「我...沒...有...看...到…」

對,我真的沒有看到。

午夜,市區近郊,高級宅邸林立的街道上,一名中年男子倒臥在大片血泊中,警方自扭曲的五官與大體未闔眼的神情推斷,死者臨終前必定遭遇令其驚恐萬分之事。但讓刑事鑑識小組備感疑惑的是,男子的「心臟」居然不翼而飛!
一個星期之後,縱使轄區幹員費時費力搜尋了鄰近幾個社區,並配合鄰長展開地毯式的搜查,但遺憾的是並無所獲,最後警方只能以不明案件簽結。
又值得注意的是,死者多年前曾因疑似性侵未遂案而遭法院通緝中。生前更都以假名應徵、租屋,警方也將循線深入調查是否他還有其他未曝光的犯行。

「記住今晚,因為『永遠』從今晚開始!」

一張手寫的秀氣字條,遺落在巷口的路標前,302,被當作是廢紙扔棄;
「欸,你不看一下紙上有沒有甚麼線索?地點或時間之類的。」
熱浪逼人,老鳥拿起手帕擦汗,順道指揮新人多留意。
「哈,沒有特別的了,就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跟一個日期……我想想,啊!就是鬼門開那一天!」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身處有限的內捲維度,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三維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正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空間的烏托邦邁進。提案、合作、任何意見回饋,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