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基督徒可以夢想賺大錢嗎?

信仰小叮嚀:基督徒一息尚存,都在聖俗的領域掙扎
社科小常識:宗教現象應該有一定的客觀、可分析的特性
應用小撇步:在世俗化的社會,政治意識型態、個人喜好等有可能提升到神聖的地位
更Man的基督徒
分享一個故事,是根據實際經歷再戲劇化地改編。話說我跟一個年輕基督徒阿明聊天。阿明考上某名校的資工所,來我家坐,在酒精和洋芋片鹽分的氤氳交錯中,迸發出「麻甩佬」(香港俗語)的屬靈亮光,在教會實屬罕見。
充滿銅臭的宗教對話
阿明一開始就呱啦呱啦發表他對上個主日證道的高見,紅著臉卻又理直氣壯地解釋自己為什麼在主日崇拜睡著。吞下兩口啤酒暖身後,我把他帶到我比較關心的服事人手問題:「阿明,你今年暑假有什麼安排嗎?教會可能需要年輕人帶營隊,你要不要來幫忙?」娃娃臉的阿明用世故的語氣回我:「建基哥,我暑假本來要上班,但因為某些原因不用上班了。」「是什麼原因?」「本來有一家投資公司,要請我當實習生。實習生進去幫忙算數學,你猜他們一個月給我多少錢?十萬唷!」「你之前不是喊著沒錢買筆電,為什麼最後沒有要去上班?」「那個實習其實是做量化金融,就是透過數學替投資公司操盤,幫他們的大客戶賺錢。」「這樣做有什麼問題嗎?」「這完全是合法的,不過我相信神不喜悅我為有錢人服務,然後眼巴巴看著他們在股票市場,割韭菜一般收割婆婆媽媽辛苦存來的錢。」
屬靈屬世通吃
我特別喜歡跟阿明聊。一方面是因為作為中年魯蛇,我在他身上可以投射出一個我過不到的人生:對神有愛恨分明的信心,畢業後年收大概是我的十倍起跳,未來有機會到大企業見識世界;然後沙盤推演,中年後發財立品,輕舟漂過名利的萬重山,最後返璞歸真,在基督教界為主作工。在我的遐想之中,盡得屬世屬靈的光環,是我嘴巴不好意思承認,心裡卻從不否認的小野心。
因為世俗,所以更屬靈
阿明這個遊走於信仰與世俗之間的事例,是一次辨別神引領的大好經驗。他作為有堅定屬靈目標的基督徒,勇敢地運用世俗的方法論剖析事情真相,然後謙卑地尋求神的帶領,以屬靈價值觀為念,的確叫人欣喜。我作為傳道人,一直待在教會、福音機構,靠福音謀生;雖不至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卻好像一個坐在井底下的隱修士。我似乎有更多專注和深度,可以觀看天空之外的天空,即屬靈的外太空,領略屬靈宇宙的奧妙。可是,我往往會忽略井旁的大地,承載了四時規律的欣喜、胼手胝足的可敬。世俗的方法論就像把我帶到地面的梯子,讓我腳踏實地,觸摸泥土的綿密,呼吸青草的氣息,感受空氣的溫度;然後抬頭望天,屬靈的星空反而更澄明,我也更篤定自己要怎樣為神而活,過在世的屬靈生命。
聖俗二分的老問題
今天我們批評教會「聖俗二分」,但其實問題不在於二分,因為二分是事實,正如世俗的方法論不是神的引導,兩者本來就是不同的東西。聖俗二分困擾我們的,往往是過度偏廢的問題。我大學時代受洗成為基督徒。受洗之後讓我騰雲駕霧一般,我熱切追求屬靈的信念、感受、人生目標,盤旋屬靈高處而小天下。
宗教不是粉紅泡泡
就如我倒背如流的詩歌《向高處行》所描述的屬靈攀登進程:「我今前往高處而行,靈性地位日日高升……世上充滿疑慮恐怖,非我所願長居之處……。」在澎湃的屬靈情感當中,同學邀我參加理財課程,學習善用工讀賺來的錢,我卻不屑他們的「世俗」,認為要「積攢財寶在天上」(太六20),直到三十歲之後才懂得後悔。同學邀我一起暑期實習,了解專業和職場的行情,我卻習慣了教會的舒適圈,陶醉在屬靈的粉紅泡泡當中。
世俗觀點對靈性的幫助
在這個粉紅泡泡當中,世俗的方法論就成為我的陰影,即不可接受的知識和念頭(就像追劇的少女不能接受Oppa發胖禿頭一樣)。後來念一點點聖經和神學,來一點點牧會經驗,加上廣泛的閱讀,我才更了解和接受這些陰影。用精神分析的說法,就是把這些陰影疏導、具體命名,然後轉化為讓我生命更圓滿的資源。這一切的關鍵在於(其實是老生常談啦),覺醒到世俗的方法論雖然有瑕疵、受人類的罪性影響,但也可以是神在世上作工的方法,得神使用。
**KK傳道貼地聖經錄音室**(粵語)Podcast已經上架,收聽可以到以下連結~
Google Podcast版(直接google就有)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社科原著讀 × 基督教觀點 = 對話可能~嚴建基KK,在台港人,傳道人,校園書房出版社編輯,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文學士,香港建道神學院道學碩士。
據說東亞某海峽,平均寬180公里,句點。社會學經典原著讀,人類學方法切入,台灣港人真摯剖白,基督教神學對話。這系列文章,用類似民族誌的手法,討論台灣社會現象,尤其針對疫情、媒體、政黨政治等現象。內容涵蓋自由主義、文學、歷史、哲學、心理學、宗教、思想歷史。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