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也可很有機:到日本WWOOFing的經驗

2022/08/27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成虹飛
每隔一、兩年暑假,我們一家四口都會出國旅遊。今年又出國了。可是這次旅遊方式很不一樣,透過一個名叫WWOOF的國際網絡,我們選擇去到了日本群馬縣,在一個經營鱒魚「毛鉤道場」(也就是FLY-FISHING釣場)的森林溪谷中,和一對日本夫妻與三個小孩,加上他們的七隻貓一隻狗,還有另外三位來自不同國家的WWOOFers,共同勞 與生活了一個星期。這趟旅遊對我們一家子而言,是個嶄新而富教育性的經驗,很希望能與更多人分享。

到有機農場義務工作和旅行

WWOOF這個英文字(讀音近似「務福」)意思是:「有機農場志願工作者」(Willing Workers On Organic Farms),或是「全世界有機農場提供的機會」(World-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加入這個非營利組織的會員,就叫WWOOFers。這個網絡1971年源自英國,由蘇.蔻帕(Sue Coppard)發起,後來散播到全世界四十多個國家––雖然台灣還沒有成立這樣的網絡。它的宗旨,是讓旅遊者到有機農場,以志願工作換取食宿,並進行跨文化的交流與學習。
這個網絡,提供一個以國家為單位的訊息平台,讓兩端的人自行聯繫和相互選擇:一端是接待主(hosts),也就是該國之內自願加入的有機農場或其他相關事業(如牧場、有機餐廳、生態教育園、理念學校等);另一端就是全世界的旅遊者,透過電腦網路,繳大約五十美元不等的會費(每個國家會員費不同)成為會員(WWOOFers)之後,就能取得該國所有接待主的詳細資料和連絡方式。例如:澳洲就有1600個接待主可供選擇。當WWOOFers聯絡上自己選定的接待主,並與對方確認後,就應在約定時間抵達,展開幾天到數月的義務工作與食宿免費的生活。需要一提的是,WWOOF只提供訊息平台,並不負責管理或保證接待主與會員的素質,雙方都要謹慎選擇合適的對象。
我是偶然中,在用Google搜尋旅遊點時發現WWOOF這個網絡組織。原本只想尋找國外農莊民宿(Farm Stay)的據點,可以花錢住上幾天,就地玩耍;再到附近走走,應該就可滿足一家大小的遊樂需求。過去我與家人就不習慣跟旅行團走,喜歡自己決定行程。只是仍然不脫花錢住飯店套房、走馬看花、逛景點、買東西的旅遊消費模式。每次出遊,兩個十歲出頭的女兒,最不喜歡的就是去逛名勝古蹟,反而喜歡在飯店裡竄來竄去探險,或是在游泳池玩耍。常常回來後,還記不得去過什麼地方!我總想,花這麼多錢出國,對孩子們而言,比在台灣旅遊真有多少差別?異國體驗實在談不上。而且一出來就住飯店,擔心會養成孩子們消費主義的觀光客心態。實在不是一種有教育性的旅遊,又那麼貴。
正因這個緣故,當我在網路上發現有關WWOOF的資訊,立刻就被吸引。尤其從檢索的資料中,會讀到一些有趣的字彙,好比:“Bio-Dynamic Agriculture”(華德福教育理念中的生物動力農業)、“Permaculture”(澳洲人 Bill Mollison 暢議的永續栽培),讓我感覺這似乎是種互利共生,結合勞 生產、有機生活與文化學習的旅遊方式。

說服家人去WWOOFing

從WWOOF的網站(http://www.wwoof.org),可以輕易連結到想瀏覽的國家的WWOOF網頁,我選擇的是日本(http://www.wwoofjapan.com)。從英日雙語的網頁上,可看到幾十個接待主的資料摘要預覽,看了就讓我想要一探究竟。但是上面的資訊,都只說明摘要,也沒聯絡方式。若要完整詳細的資料,就須刷卡花五十美元加入會員,才能得到登入的帳號密碼,取得閱覽和下載日本所有接待主的詳細資料以及一張會員證。我決心一試,繳了費。等了約一個禮拜,果真收到e-mail傳來的入會規則詳細說明以及帳號密碼。以會員身分登入之後,趕緊去找那一份詳列接待主資料的旅遊葵花寶典––WWOOF Japan Handbook。一看之下,果然大開眼界。不論就資料的詳細程度,以及按地區歸類的接待主的數量(約有200個),都讓人目不暇給。我決定發揮以前讀研究所的精神,好好做做功課,挑出最適合我們全家前往的寶地。
其實在這個階段,我雖對於WWOOFing(也就是WWOOF的付諸行動之意)心嚮往之,心中卻無十分把握可以成行。畢竟,我得爭取一家子四口的認同。首先,我得說服已屆中年有個啤酒肚的自己,是否還有從事體力勞 的能耐與意志?這個部分還比較容易,我平日用腦過度,身心靈失衡,厭倦那種每天靠一張嘴說話的工作方式。本來就希望有機會重新鍛鍊自己的體魄,腳踏實地,回歸自然……而且最近接觸一些致力有機農業的朋友,很羨幕與尊敬他們,如果自己也可以親身體驗,豈不快哉?!
要掙得太太Nora支持,難度可就提高了。在科學園區服務的她,工作壓力大,身心疲累,早就期盼可暫時遠離台灣,出國放空,休息散心,盡情舒展。「平常在公司上班不夠累,還休假到日本去作工?」這是Nora聽到我的計畫時的第一反應。她剛從日本遊玩回來的同事對此也很不解,還好心提議:何不帶孩子們去遊東 迪士尼?我說:去那兒又熱又擠又花時間又花錢,實在不好玩。Nora說:「小孩子都會想去迪士尼。」我們只好去問女兒們,得到的回答卻是:「去不去都無所謂。」我知道Nora其實也有自己的計畫,她蒐集了一堆資料,都是有關北海道賞花、香草的資訊。如果依我的計畫,就沒有時間去走那一段行程了。經過屢次的溝通(和爭執),她終於同意採取我的計畫。根本理由是,她希望此行讓孩子有所收穫。
經由我的解說,兩個寶貝女兒可以接受。我們以工作折抵生活開銷的儉樸方式來旅遊,對於住宿衛生條件可能比住飯店要「原始」的情況也有心理準備。但我知道,這趟旅程真正的成功關鍵,是在我們到了選定地點之後,能不能生活得安全、自在、愉快。這就要看我的準備功課作得夠不夠徹底了。

仔細評比各種條件

WWOOF Japan 手冊中所列的接待主,都列出非常詳細的資料,是我研判合適對象的主要線索。包含農場名稱、主人/負責人/聯絡人姓名、聯絡人使用的語言、農場的種類/地址/電話傳真/網址/電郵地址、聯絡方式、如何抵達、居住或工作於該農場的人員及年齡、養何種寵物或禽畜、農場從事的生產活 、佔地面積、氛圍、氣候、主人使用的語言/飲食習慣、WWOOFers可來訪的月份/人數/停留天數/工作項目/可否吸煙/可否選擇葷素食/需自備之物品/是否必須會說日語/可否帶小孩同行/住宿場所、主人的特殊要求、主人的話等等。
這些詳細的資料,對我們選擇合適的接待主而言非常重要。好比我們一家四口同行,還真要多方考慮各種條件。我想WWOOF之所以能傳播世界歷久不衰,就在它確實提供了一個可靠有用的資訊庫。接下來我便與讀者分享,我如何判讀資料與作選擇。
我第一個留意的條件,是對方必須樂意接受我們帶小孩同行。我發現大部分的接待主,都不希望WWOOFers帶小孩同行;但願意接受小孩的,還是為數不少。多半是為了推廣理念、或是自己也有小孩、或是喜歡交朋友的接待主。第二個條件,是對方是否要求一定要會說日語?我發現在眾多接待主的資料中,有許多並不要求這一點,而是以會不會講英語為基本條件。我們全家都不會講半丁點日語,就無法選擇要求講日語的對象。但就算我會說日語,我也希望選擇能接受異國語言的接待主;我就讀到,有接待主寫說自己只會講日語,但樂意比手畫腳跟外國朋友溝通,就頗令我欣賞。
光這樣還不夠,我還要考慮第三個條件,就是地點的氣候和位置。我們一家都沒有能耐在八月天的高溫烈日下工作,也不利健康。同時炎熱易使人焦躁不適,所以我挑選的是偏日本北部或是海拔較高的地點。我也不想去到靠近都會的商圈,尤其是避免餐廳旅店這樣的接待主。我推想這種地方會比較忙碌,工作步調快得不容易交朋友和聊天分享。固然我願努力工作以求回報,但我希望找到寧靜平和的鄉間或山林,在其中人與人、人與自然能夠從容和諧地相處。再進一步縮小選擇範圍,我考慮的是對方有沒有養寵物或 物。或許是因我家又養貓又養狗,會覺得喜歡養寵物的人比較投緣。我印象中的農家景象,也少不了雞鴨貓狗豬牛。而且我十分確定,只要有小 物之處,我家兩位閨女在這樣的環境中就一定充滿活力與熱情。
除此之外,我還仔細閱讀接待主用文字陳述自己的方式,試著從字裡行間和遣辭用字,來感應對方的“磁場”。希望找的人,是真的有理念、想交朋友、願意分享的人,而不是只想找廉價勞工而已。有部分接待主還有自己的網站可以瀏覽,從中找到的影音文字資料,可以跟手冊中的訊息作核對。更清楚掌握對方的狀況,也比較有安全保障。

來自夏隆森林的回音

呼!規劃全家出遊,還真不是件簡單的作業哩!最後一關,就是展開與心目中理想對象的聯繫工作。大多數接待主都可以用電子郵件聯絡,也有少部分必須用電話或傳真。手冊上說,每位接待主,應在收到我們訊息後一週內回覆,並建議我們一次只聯絡一位接待主;如果沒有談成,才連絡下一位。不過就我的實際經驗,接待主未必都會按規定回覆。而且就算回覆,也未必就能接受我們一家四口。在無法枯等的情況下,只好積極連絡不同的對象。為了讓對方也有足夠線索判斷我們是否合適,我按照手冊中提供的格式努力自我介紹,還照了一張全家福一起寄出。一開始陸續收了幾封回絕的信,有的是因我們四個人太多容納不下,有的是很歡迎我們但已經額滿,也有的說他們環境太簡陋不適合我們……
後來,終於有了正面的回音。
那封信,是來自群馬縣一個名叫夏隆森林(Shalom Forest)的溪谷。從信裡的內容語氣,一看就知道對方的誠意,對於我的詢問也一一回覆,電話中的聲音也很友善。雖然跟我原先期望的有機農場有所差距,但是當我上了他們的網站後(http://www.shalomnet.net/),發現那是個極豐富美麗的自然環境。我相信那應是個適合全家前往的地方。尤其是我家女兒們,在看到那些貓兒們的照片後,馬上就投了贊成票。倒是我對於我要幹什麼活兒,還有些不清楚,只知道是要鋪森林步道。還有我們全家將會住在一個印地安帳蓬(Tippy)裡面,不知住起來感覺怎樣?至於Nora,也為這趟另類旅行做好了心理準備––在她公司同事們的殷殷企盼之下。

全家背背包來去日本

我們訂了三天兩夜日本自由行的機票。這樣的好處是我們在日本的頭一晚與最後一晚都在事先安排好的飯店住宿,可以比較從容的來去。這次出門我們裝扮上最大的不同,就是全家都以背包取代了皮箱。攜帶的衣物力求輕便實用,以節約重量;還準備了手電筒、雨鞋…等在山林裡需要用到的物品。
到了東京,在飯店待了一晚,第二天就展開了一段火車之旅。先搭銀座線地鐵到淺草,換搭日本東武線到相生,再從相生搭渡良瀨溪谷小火車到澤入。一路上,我們一家人背著背包,上下轉換火車。車窗外的景觀,也從都會的車水馬龍,轉換到山林中的翠溪綠樹。在日本旅遊的好處是,車站的站名都是漢字,可以自己看懂時刻表。若是看英文地圖,也可按羅馬拼音,拼出日語要怎麼唸。所以要買票或問人,基本上都沒問題。
我們到了澤入的火車站,是個木造小屋,跟台灣鄉下的古老小火車站非常神似。主人當天有事,所以請他朋友開車到車站接我們。這位年輕人非常有禮,一路上努力用英文介紹當地的狀況,還擔心自己服務不週而不時說著:Sorry!? Sorry!?大約二十分鐘後,我們抵達了夏隆森林,時間是午後三點。女兒們一到,就找那七隻小貓還有到溪裡玩水去了。果然如網站照片中的景象,這是個優靜美麗的地方。
男主人名字叫小森谷浩之,女主人叫做水也玲子。因為他們今天很晚才會回來,負責接待我們的就是目前的三位WWOOFers。一位叫比揚,來自瑞典;一位叫Alex,來自美國;一位則是來自台灣的正佳。都是二十啷噹歲小夥子。比揚去過上海,能說中文,英文也很流利,又能以日語溝通,雖然才學了八個月。他帶著我和Nora,沿著步道繞了夏隆森林一圈。這個年輕人很成熟大方、聰明健談,對於東方文化有一份好奇,並相當關注台海兩岸關係。他是主修國際關係的大學生,利用暑假前六週打工賺旅費,後半個暑假就出來以WWOOFing方式旅行。台灣來的正佳則剛剛退伍,徵得家人支持到日本旅行一年,之前已經在千葉縣一個知名的有機農場幫忙插秧種稻。他說那是一段畢生難忘的經驗,打算秋天時再回去幫忙收割。我在他身上看到踏實認真,用心生活的態度。Alex是港裔美人,喜歡下廚,我們當晚的第一餐就是他的傑作。

WWOOFers的貢獻

這三位年輕人就是我接下來幾天並肩工作的夥伴。有趣的是,大家跟華人文化都有牽連。我後來明白這跟主人刻意的挑選有關。玲子,也就是女主人,去過中國三次,一直嚮往當個中文翻譯家。我們這群WWOOFers就成了玲子學習中文的對象。每次大夥兒在餐桌上聊天,聽到的常常是日、英、華語交錯的對話。男主人我們都叫他Hiro桑。原本從事營造業的他,在一次工安意外中大難不死,決心轉換工作跑道,要活在當下。幾年來,夏隆森林每天最多限制十五位釣客,釣到的魚還要放回溪中,但已經開始轉虧為盈。他的夢想,是把夏隆森林經營成一個生態學習教室。Hiro桑單身的時候喜歡自助旅行,據說當年在中東沙漠上,還差點被上百頭奔跑的野生駱駝踩扁。對他而言,我們這群WWOOFers,除了供應這偏僻山林昂貴稀有的勞動力,還可繼續將旅行的氛圍帶來給他。
WWOOFers對於Hiro一家而言,確實是非常有貢獻的。他們三個小孩,分別是八歲、六歲、四歲。平常在家的玩伴,是來自世界各地的WWOOFers。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也是Hiro桑再三強調的,可以當夫妻之間的關係潤滑劑。如果只有夫妻倆待在這隔絕的溪谷裡,每天大眼瞪小眼容易起爭執;如果有WWOOFers一起互動聊天,夫妻關係就和諧許多。我們到的第一天晚上,聊到很晚。Hiro夫妻後來加入我們,大家很快就熟絡起來,喝了不少生啤酒和日本燒酒。

勞動體驗不虛此行

第二天起,Nora與我就加入了工作的行列。她的工作是粉刷木屋和整理帳篷,孩子則在旁邊幫忙。母女三人協同勞動,挺是和樂。我則和三個小夥子,去鋪設森林步道。我們第一天的工作,是把原來60公分的林中小徑,用鋤頭拓寬成90公分的步道。第二天是去挖步道階梯。第三天颱風天放假,Hiro桑請全部人去唱卡啦OK。第四天,我們去完成一棟木屋地基的灌漿工作。第五天,我們就離開返回東京了。
我這幾天的勞動體驗是,在樹林裡面工作,雖不必承受陽光曝曬之苦,但是多年沒有做過粗活的我,一開始鋤沒幾下就汗流浹背、氣喘如牛。每幾分鐘就要休息一陣,覺得自己幾乎要累斃了,也遜斃了。還好一個小時後,身體似乎較能適應勞動的韻律,可以持續的幹活兒,而不至於臉紅氣喘。這裡的規矩是上下午各勞動三小時。據小夥子們說,比起別的WWOOFing處所,這是很優厚的工作條件了,可以擁有較多自己的時間。我看三個小夥子空閒時也不會閒著,不是上網就是讀書或練日語。至於我,收工後筋骨雖然酸痛,一身泥濘汗臭,走在水邊林間,清風拂面,倒有一種久未感受的寧靜暢快。好奇地詢問Hiro桑,他接受過的WWOOFer年齡分佈如何?得到的答覆是最大61歲,最小14歲(我的小孩不算)。看來人人都可以給自己一個嘗試的機會。
雖然才相處幾天,大家很快就成了朋友。吃過彼此做過的菜,聽過彼此的故事,泡過彼此柴燒的洗澡水––大家互相幫幫忙,交交朋友,我想這應是WWOOFing的基本精神吧!我們要離開時,大夥兒都來送行,展開笑顏,互道珍重。到了東京成田機場附近旅店,手邊仍有許多日幣沒用,全家還到大賣場去血拼了一番,為此趟旅行畫下一個最後的句點。

期待WWOOF在台灣出現

回到台灣,Nora與我和朋友們分享了這次旅行的照片點滴。這種旅遊方式確實很令人嚮往,但因為在台灣還不普遍,所以難免有人會有些疑問,好比安全、衛生等等顧慮。我想,我們從小養成的對於旅遊的觀念,還可以開發更多想像的空間。除了是一種消費與休閒,也可以是一種學習與分享,甚至是一種探險和自我超越。另外,當台灣的有機農業正要蓬勃發展之際,也許大家可以合力成立台灣的WWOOF,吸引國內外的WWOOFers;一方面為有機農業挹注人力資源,一方面更能豐富台灣農村的文化樣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創刊於2003年的三農雜誌,致力與農民、與關心「三農」的各方朋友,共同摸索、開創出可以持續的「另一種世界」。
在台灣,許多人都有海外旅遊的經驗。出去旅遊,或為了給自己「充電」,或為了異地的山川、古蹟,或為了探討親友。在這十多年來,另一種旅遊潮流也開始湧現。我在此,稱之為:生產性旅遊。旅遊,在這裡不再只是吃喝玩樂;而是在其中更添加了些自己的用心與出力。譬如:關懷地方生態、尊重當地文化的「生態旅遊」、「深度旅遊」、「主題旅遊」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