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發生過什麼事一九八捌一九八捌

你發生過什麼事

2022-08-0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What Happened to You?

Chapter 1 理解世界

要了解現在的你為什麼這樣,
「你發生過什麼事?」絕對是關鍵問題。


莎莉說:「前一分鐘我們還挽著手,下一秒他就回到韓戰的散兵坑裡,不停大叫。」
她停頓一下。
「感覺上好像持續了足足十分鐘,但我想實際上應該頂多只有兩分鐘。告訴我該如何幫助他。」
她轉頭看麥克。
「我不會拋棄你。」

「告訴她我有什麼毛病。」他懇求。

Chapter 2 尋求平衡

壓力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某個尋求或困難導致我們失去平衡------偏離調節的「設定值」。

Dissociation. 解離
對於嬰兒和幼童而言,解離是一種很常見的適應策略;戰鬥或逃跑無法保護你,但「消失」或許可以。
你學會逃進內在世界。你解離。久而久之,逃進內在世界---安全、自由、能夠控制---的能力越來越強。
那種過度敏感的解離能力有一個關鍵的部分,就是討好他人。
你順從別人的想法。你發現自己為了逃避衝突而做一些事情,
為了確保與你互動的人感到愉快,並且越來越會做出能夠調節但解離的行為。

『我們必須理解創傷受害者比較容易上癮,是因為他們的壓力基準線不一樣。』

Chapter 3 被愛的方式

如果從來沒有被愛過,那麼大腦中讓人類去愛的神經網路就會欠缺發展。
只要給予愛,就能讓沒有感受過愛的人學會去愛。


無論給予愛或感受愛,都必須要有能力對另一個人類表現出注意、用心、理解、回應。
這樣的人際黏膠對於人類物種的生存非常重要---對於個人的健康與幸福也是。

就是這種微小的時刻,當我們感受到另一個人全心全意的陪伴,徹徹底底的用心、連結、接納,這樣產生的紐帶最強大、最持久。

Chapter 4 創傷光譜

創傷就像發生船難。你必須重建內在世界。
而重建的一部分,療癒的一個步驟,便是要回去看那艘毀壞的船---以前的世界觀。


很多時候我們不准自己享受福氣,因為我們內心深處認為自己不夠資格。
即使蒐藏了一堆好東西,塞滿整間房子,即使你的人生符合美好的框架,只要你曾經有過創傷卻沒有挖掘出來,你受傷的地方將會破壞你建立的一切。

你建立新的世界觀,這個過程需要時間,需要多次造訪殘骸。
這個過程需要無意識與有意識地重複「重演」行為,可能是書寫、繪畫、雕塑、演戲。

當你罹患創傷壓力症候群,之所以會在那一刻被觸發,是因為創傷的「回憶」被喚醒。每個人的反應都不一樣,因為創傷壓力症候群的反應,取決於創傷事件發生當時你所受的影響。
影響有多大,反應就有多大。

Chapter 5 將點連成線

當你思考你的個人反應模式,學會在當下的感受與本能反應之間拉出一點空間,就可以讓自己保持在現實中,並且最終贏得控制。

更重要的是,妳會明白「歸屬」是一種生物現象,失去連結會毀壞我們的健康。而創傷會讓人失去連結,影響我們身體的所有系統。

Chapter 6 從應對到療癒

「你發生過什麼事?」當中有另一個很重要的面向,也就是「你沒有發生過什麼事?」----基本上就是,你是不是缺少愛?
「忽視」毒害的程度,不亞於創傷。


我們全都有過這樣的經驗,跟人說話的時候,對方一直在看手機,讓我們覺得不被重視。即使我們已經是成人了,大腦發展完備,而且理解世界運作的方式,依然會覺得很不受尊重。很不舒服。
『那感覺好像,我不夠重要,不值得你注意。』

經歷過哀悼的人應該很多都能理解。哀悼會引起一種麻木感,有時我們只是機械化地做完一天該做的事,或者,有時覺得自己好像身在電影裡。
Chapter 7 創傷帶來的智慧

社交連結建立復原力,復原力有助於創造創傷後智慧,有了智慧就有希望。
你自己擁有希望,那些見證,參與你療癒過程的人也會擁有希望。


創傷過後,大家最難理解的一件事,就無論任何東西、任何人都無法帶走痛苦。
『是,只要陪伴就好。如果要說話,最好用他們已經講過的話;這叫做反映是傾聽(Reflective Listening)。當一個人生氣、悲傷、沮喪的時候,不可能只靠說話就讓他們擺脫壞情緒,但你可能成為一塊海綿,吸收他們強烈的情緒。』

-------End

這本書有十個章節,不過我想內容分享到這裡就好了。
抱歉,我的閱讀心得習慣這樣紀錄。

還記得高中的時候,有個同學跟我說過,
「拎北平常堅強的跟石頭一樣,但遇到妳我都會哭得跟鬼一樣。」
我記不得我們都一起經歷過什麼了,或是她經歷了什麼,
總之我大部分都是坐在她的旁邊,然後靜靜的聽她講話。
然後我會看著她,跟著她一起深呼吸,抬頭看天空,之類的。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我之後會想要考心理諮商所,不然我應該就會開始認真唸書了(笑)。

在一個團體裡面,我通常都是當觀察者,然後我會去坐在心情不好的那個人旁邊,因為我希望對方知道,有人注意到她的喔。
我總是這樣做,就像我當初轉進最後一間國小那樣,
我希望有一個人可以站在我旁邊,讓我知道我不孤單。
可是沒有。

我曾說過,我會想要唸心理諮商是因為我希望自己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第一次準備考研究所的時候,我還算了塔羅,看看這個決定會怎麼樣。
不過我也說過,塔羅其實就是反映自己的內心而已。
當然啦,那種找我算運勢或是算工作的,當然就提供或提醒一些要注意的事。
總之,考試當天,我因為聽到其他考生的對話感到生氣。
我氣到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希望跟她們當同學,於是我考完兩科就離開考場。
邊哭邊打電話給徐媽說,「我不考了。」
不過我後來還是又考了兩次,所以我總共考了三次。
大學畢業到去年,總計十一年的時間,我考了三次。

過去工作時,曾被諮商師(們)詢問我是不是有相關背景,
社工(師)也曾問過我,是否是相關背景畢業的,他們說我的特質,會讓人想跟我聊天,而跟我聊天很舒服,很療癒,覺得我的想法跟其他人不太一樣。
我說沒有,我只是很喜歡而已。
而那時候我在準備考第二次,他們都說很替我高興,覺得我很適合這條路。
嗯,不過現實很骨感,對吧。

因為小時候的搬家轉學經驗,我沒有跟身邊的人說心事的習慣,
或是揭露太多自己的訊息,這其實跟我上昇在天蠍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是,我只是覺得沒有必要而已,因為沒有人會永遠在我身邊。
開始談戀愛之後,我有了「終於有一個人會是屬於我的了嗎?」的錯誤想法。
沒有,我想太多了,會永遠陪著我的,還是只有我而已。
而我對另一半傾倒出來的又太多,沒有人受得了。
「妳太負面了。」
「妳又在不開心什麼?」
「我又做錯什麼?」
想來想去,其實沒有吧,我們都對,也都錯。
是我忘記了要守本份。(笑)

對吧,誰想要屬於妳啊。

回到這本書,內容跟翻譯我覺得還行,畢竟我不是看原文,我很難正確的說是否翻譯的有恰當,或是符合原文。
不過確實讓人會想看看自己那艘毀壞的船長成怎樣。(笑)

你發生過什麼事?
我們都不是完整的人,記得這點就好。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西元一九八捌年出生 | 變動宮星座 | 憂鬱症患者 | 女同性戀者 - 曾擔任過特約編輯出版過一本書。 目前計畫是出版自己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