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我們都懂,但為何要剪紙?

2022/08/2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看到台北古亭耶穌聖心堂為主日學學生舉行「彌撒禮儀服務培訓」的貼文,小五生學讀經、小六生學輔祭。我不禁想問一個問題:那我大批西踢的信仰教育培訓在哪裡?

十年之前,十年之後,都一樣?

就在前不久,無意間看到現在總會出版的主日學教材的高年級課本,比起我小時候,變成全彩印刷了,但除此之外,呈現形式其實沒什麼變化。
自己翻著那薄薄的學生本,宛如回到小時候,記憶全部都湧現出來,這種懷舊感反倒令我驚愕。整個社會氛圍、資訊爆炸、教育改革的進展已經全然與十幾年前的處境不同,但我小六時在玩剪紙,現在的小六生竟也還是玩剪紙!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位看著我興趣盎然翻著主日學教材的孩子,幽幽地說了一句話:「我們其實都知道課程的內容和道理,但不知道剪紙的意義在哪,我們覺得有點麻煩,因為剪完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丟掉覺得很浪費、不丟也佔位子。」
-

當被教的學生在思考為何要這樣教學生時

這位孩子竟然在思考「剪紙的意義為何」,也就是「課程為什麼要這樣設計」這種教育專業問題,換做當時的我大概只知道拿剪刀做美工很開心而已。歸功於現在台灣連體制內學校都已經走到嘗試實踐「素養」的「反思導向教育」,對應到的是,我常講到爛掉的「不要把教會青少年當成嬰兒在哄」,看來這句話的年齡層還得再往下調到國小生。
因為現在的學生不像「我們」當初這麼「傻」了,他們能夠接觸資訊的途徑以及表達思考的能力已經是爆炸式的擴展,他們將比我們當年還要早經歷到信仰生活的疑問與衝突,「耶穌就對了」的標準答案絕對不夠用。不是太小不懂,而是沒人引導。
但有趣的是,我從以前就聽聞過很多兄姊抱怨總會教材寫得太困難,甚至有牧師回答我的提問說主日學教材教師本很適合拿來大專團契研經用,為何會有這種師與生之間的落差,實在令我很好奇。
-

小結:剪紙與否,沒有正確答案

這個議題很複雜,不是這幾段話就能梳理清楚,我暫時無法考慮到城鄉差距、個體異同、資源多寡、教學成效、教材運用等部分(甚至還沒討論到成人平信徒培育,這個我可以講更多),也恐怕也將得罪所有努力編寫總會主日學教材的同工們。我無意指責批西踢教材的不是,雖然我未曾有機會實地參與主日學教學,但我翻過教師本以及各式數位化教材,真的很厲害及用心。
自己只是看到古亭耶穌聖心堂的貼文有感而發,忍不住又寫了篇廢文。剪紙無妨,問題在於我們是否還需要剪紙,或者思考該如何繼續剪紙。

 Su-Hong
 台灣.高雄.灣仔內
 2022.08.22 13:28 臉書完稿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南國囡仔。猴大修士生。業餘御宅族。長老教會反骨青年。 偶爾書寫些閱讀世界的不成熟想法
自我書寫的練習未曾斷過。微研究。御宅談。摘書摘。聞聖樂。論島嶼。還有,寫日常。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