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天下群英傳-西秦霸王】

2022/09/1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圖片來自百花三國志)
薛舉拿下李世民一行,隨即要縣令郝瑗手書命令,開倉派糧。
一時間,金城百姓騷動起來。
李玄霸等人自然也注意到了。
「老兄,借問則個。」李玄霸要眾人待著,自己找了個路人問話:「大家伙是在趕什麼熱鬧?」
被攔下的中年男子,看了看李玄霸,道:「城裡派糧啦,聽說縣令勾結了外地人要造反,所以扣住了咱們的食糧。還好薛校尉帶人搗破,現在大家正憑戶口領糧呢。」
頓了頓,男子又道:「是說你好面生啊,莫不是外地來的?」
李玄霸雖非深思熟慮之人,但反應奇速,連忙笑道:「哪的話,我是城外張家村鐵匠老三,前陣子到武威學手藝,今天才回來,老兄您當然覺得陌生啦。」
拍了拍男子的肩膀,李玄霸又道:「我這就回去找我爹我娘我哥我們家小六子一起來領糧,謝過大哥啦。」
李玄霸連忙跑開,與隨從會合。
眾人略做計較,只怕李世民一行已經被擒,而就那人所言,金城的頭兒,看來也是換人了。
「我們應當先脫出城外,從長計議,再設法營救世民公子。」
李玄霸搖搖頭:「不然。事起倉促,對方未必知道還有我們這夥人存在。不如施以突襲,再殺出城外。」
這計策當真是比莽撞還要莽撞。
不過,李世民兄弟帶來的,本是五十死士,並非謀士。
公子決定的事,他們只有服從。
眾人急忙趕往縣令府,說巧不巧,正碰上李世民等人被押解出來。
若是晚了一步,還真不知道上哪救人。
但如此十萬火急之刻,這邊二十人那是半點主意也沒有。
李玄霸一時間也顧不得許多,除下氈帽,一個箭步就衝了出去,大笑道:「哈哈哈,姓薛的廢物,你們抓錯人啦。唐國公子李世民在此,我大隋的軍隊,已經包圍金城,你各位快快棄械投降,自可既往不究。」
薛舉帶來包圍縣令府的三百士兵,此時過半還在圍牆上鎮著府內。其他的武裝兵卒,被李玄霸這麼一喝,都是一怔。
說時遲那時快,李玄霸身邊的二十死士,已經殺了出來。所有人的目標,都是先救出李世民,縣令府門口登時陷入一片混亂。
薛舉的義軍,也不敢放箭,就怕傷了自己人。
便在此時,一聲如巨獸般的嘶吼響起,讓在場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
「來一個……抓一個……來兩個,抓一雙!」
隨著吼聲,朝李玄霸撲來的,竟是一名鐵塔般的巨漢,面貌倒與薛舉有三分神似,但身材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巨漢上身赤裸,手持長槍越眾而出。李玄霸不禁低呼:「圪你姥爺的,講不講規矩啊?」
來人,便是薛舉長子仁杲。
薛仁杲年紀與世民玄霸相仿,但自幼異常高大,孔武有力。就是腦袋轉得慢了些,說話頓了一些,行事不可以常理度之。
巷弄混戰,正宜短打搏殺。
你這麼大個子又裸著上身,不是叫人來捅你嗎?
可薛仁杲運槍如飛,大開大闔,尋常武士竟也是近不得身。
李玄霸不及細想,立刻引誘薛仁杲往人群中去。
同行武士也很快發現,薛仁杲所到之處,自是人人走避。稍加配合,便即救出弟兄們與李世民,不在話下。
但眾人回過神來,李玄霸已經身陷重圍了。
李玄霸兩次試圖硬碰薛仁杲的長槍。除了換來兩把折斷的大刀,還有痠麻的雙臂,一無所得。
薛仁杲的神力,攻擊的範圍,對他的下屬們而言都是十分熟悉的。度過了最初的混亂,大家也很快找到配合的方式,堵住李玄霸的脫身之路。
薛舉也已帶人從縣令府中出來,包圍了李世民與一眾武士。
「投降……免死……」
薛仁杲的聲音,聽著就像從齒縫間硬擠出來。即使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李玄霸也是忍不住有些想笑。
「喂,大個子,你們為什麼要抓李世民?」李玄霸笑問,順便偷偷甩了甩手。
大至已經恢復兩三成的行動力,足夠了。
李玄霸偷偷伸手入懷,揣了匕首。這才注意到,對面的大個子像是傻住了,十分認真的思考著李玄霸提出的問題,卻找不到答案。
「大個子,你叫什麼名字?」
「薛……仁杲。」
這題簡單,薛仁杲忙不迭的回答,面露喜色。
卻見眼前的小個子往前一個撲跌,薛仁杲只覺手中長槍一沉,竟是整個人被李玄霸往前扯去。
李玄霸順勢一個翻身,已然騎上薛仁杲肩頭。亮晃晃的匕首,就這麼抵在薛仁杲額前。
「不想看你們薛校尉頭上多個窟窿的,放下手上兵器!」
李玄霸不明就裡,只道這人姓薛,又如此勇猛,必是此地領袖。話才出口,西涼兵們都是一臉笑意。
李玄霸還沒會意過來,只覺腰間一陣劇痛,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他哪裡想得到,薛仁杲非但不是管事的薛校尉,更壓根不把自己當人質。一記重拳,就把背上的李玄霸轟落。
李世民見狀,也顧不得許多,連忙指揮武士們前去接應。
但預期中的敵軍趁機發起進攻,並沒有發生。
只見薛舉指揮陣勢,維持包圍網後,又是大踏步而來,氣急敗壞道:「臭小子,你們倆哪個是李世民?」
李世民見李玄霸氣若游絲,奄奄一息,也是怒罵:「你待怎地?」
薛舉又道:「李世民得死,李玄霸不能死。」
聞言,平時反應不快的李世民,突然靈光一閃:「是誰的命令?」
這一題,薛仁杲也會!
「弘化……通守令!」
果然是內奸。
但究竟是誰,又是為了什麼?
李世民想不通。
此時,李玄霸也撐起了身子:「蠢材,一看也知道我倆是雙生兄弟,若是他死,我豈能獨活?又怎會與爾等干休?」
玄霸對世民眨了眨眼。讓他們搞不清楚誰是該死的李世民,才有活路。
薛舉咧嘴笑道:「看來,只能兩個一起死了。」
李玄霸也笑了:「為何不能兩個一起活?弘化通守能給你的,李世民兄弟自也可以給你……但只有一個李玄霸,怕就不成了。」
突地,包圍李世民一行的人牆,讓開了一條通道。
搖頭晃腦走將過來的,不是方才跟李世民一同被擒的金城縣令郝瑗,又會是誰?
「傻小子,天命可不是誰都給得起的。」郝瑗冷笑道。
李世民反應再慢,這時也知道他們早已串通,設下陷阱捕捉自己而已。
「你們……想要造反?」
郝瑗冷哼一聲:「隋氏昏庸無道,窮極奢侈,人人得而誅之。咱們這是為百姓謀福利,替天行道……你李氏為虎作倀,才是逆天造反。」
李世民兄弟對望了一眼,一時千頭萬緒。
郝瑗又道:「我們也不求什麼,只要總管能隱瞞隴西真實情況半年,值此紛亂之際,也足以聚積自保的力量。而且,交換條件十分划算。」
「本來嘛,只要將你兄弟分別擒獲,我再出面放走玄霸,要他回去求救兵,事情就算大功告成。」
聽著郝瑗如此說,李世民的思路逐漸清晰起來。
隴西失陷,圍攻逆唐之策不行,李淵又失了詔期,只怕萬死莫贖。這番設計,當真狠毒……不知幕後黑手與父親到底有什麼仇怨?
可一旁的李玄霸,想的事情卻截然不同。
玄霸想起的,是出發前父親露出的小小反逆之意。一旦李淵被逼入那樣的境地,造反,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
甚至,更符合大義。
只是,為什麼世民必須死?
郝瑗看著這兩兄弟陰晴不定的臉孔,心中也慢慢有了計較,迅速地向薛舉打了手勢,續道:「除此之外,對方只要求我等需以『西秦』為名,鎮撫隴西群雄。薛將軍的名號,咱們也已經預備好了,就叫『西秦霸王』!」
話音剛落,西北方向傳來吵雜聲。
很快有人來向薛舉回報,薛舉也連忙點了人手,趕將過去。
郝瑗十分滿意。
他剛剛想要告訴薛舉的,就是製造空隙,讓李世民一行有機會逃脫。
讓哪個先逃,哪個肯定就是李世民。
而薛舉的處理方式,實在太……不對勁?
郝瑗連忙叫人來問,才知道糧倉派糧那裡起了糾紛,有人失手打翻了火盆,若不妥善處理,只怕反倒造成困擾。
突然間,人牆又是一陣騷動。
數十騎兵突圍而來,為首那人,竟是先前李玄霸攔下問路的中年男子。
「武威李軌在此!小兄弟,咱們又見面啦!」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中國二十四史寫作計劃進行中
三百年分裂的亂世,魏晉南北朝,終為隋氏一統。隋朝如何建立,如何走向高峰,迅速敗亡,而李唐又是怎麼樣脫穎而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