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下人類的標籤​

傻剛
發佈於爬一座名為教育的山 個房間
2022/10/10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最近找資料,在閱讀《通往世界的植物》,作者好幾段文字讓自己很有感觸。​
我喜歡生物,喜歡生態學、演化學、生物地理學,喜歡所有的自然科學。​
自然科學天生將眼光關注在事物之間的連結上,有股衝動不斷想要解明事物之間的關係。​
當用自然科學的視野看事物,能切實地感受到我們都只是在自然的巨大循環波動中的小小一個點,而相比下世界宇宙是無比的寬闊。​​
就像天文學家卡爾·薩根在看到暗淡藍點之後,發表的演說:​
「...我們總以為自己在宇宙中有什麼特權,​
但事實上,這顆星球不過是一粒孤單的微塵,​
被裹在浩瀚的黑暗中。而據人類有限的認知,​
沒有任何外來力量,能幫助我們救贖自己。...」​
聯想到今年清明節兒童節的時候,我參加了一個叫做「小敏訓」的工作坊。​
中間有一個關於標籤的活動,大意是寫下你身上想要撕下的標籤,會再有一段時間讓大家自由走動,去看看每張標籤,寫下你覺得這張標籤的內容。​
我想了想,在標籤上寫下了「人類」兩個字。​

曾經有段時間,我頗討厭標籤。​
被匡列住的感覺讓人渾身不舒服,永遠覺得自己被誤解。​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在心裡面和自己對話,將一張張的標籤從身上撕下,檢視,然後丟掉。不知道到了什麼階段,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許是自己終於心滿意足,對於標籤一事已不再那麼在意。​
當這段經驗融入了自己的思考方式之後,我便逐漸淡忘了。​
直到這次小敏訓,才又被喚醒這段過往。​
這次我試著把標籤都撕下看看。​
嚴格來說我只能匆匆一瞥。​
那是一個既有著無限可能但又虛幻的世界。​
因為連「自己」這個標籤都沒了,你可以是「任何」。你可以無所不是,同時也什麼都不是。什麼都能做,但對世界而言毫無干係。​
是無限和零同時存在的地方。​
以前隱隱約約感覺到的,現在更清晰了。​
標籤是一種框架,是一種束縛,但正是因為有了框架,「我」才得以成形,無盡發散的能量才得以固定下來,能夠和世界互動。​
我又聯想到,有天在近年攪和進的活動中突然意識到,想要認識自己,其中一條道路是進到群體之中。​
也是因為自我必須仰賴他者才能彰顯。只有自己存在,自我便失去了意義。​
而腦神經科學的研究指出,人的大腦在做動作的同時,會不斷預測自己會收到什麼回饋,「如果實際接收到的感覺,不太符合我們的預期,我們的腦子就會察覺其中的差異。這種差異會讓我們更注意當下正在做的事,或是促使我們調整動作,以獲得預期的結果。」(2006,Carl Zimmer)。​
我相信這便是標籤的源頭之一,我們總是不自覺地對萬物貼標籤,為了讓自身能更好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但我也相信,偶爾脫下人類的標籤,用萬物之列的角度思考事情,是會有助於世界和平的吧。​

從大約 60 億公里外的太空往回看,地球在深空看起來只是一個小點(位於右側橘黃色光帶之中)。 from wiki: 暗淡藍點
「不論你的國籍為何,我們這些研究植物的人,在做研究時,心中不該有國界之分。」​
​ -- 國府方吾郎。​
「如果這世界上有更多的分類學家,這世界說不定就沒有戰爭了。」​
​ -- David Boufford。
​「你知道嗎?曾經去過太空的人,都會變得更有大愛、更愛好和平喔!」​ ​
-- 怪奇事物所所長
『與其說分類是在吹毛求疵,區分你我,倒不如說是追求連結,既是自然界中的連結,也是社會中人與人的連結。面對這個充滿連結的世界,達爾文稱之為「糾纏的河岸」(entangled bank),日本植物學者早田文藏則說是「因陀羅網」(Indra's net)。』​
『一次又一次,我漸漸學會從地球的視角來閱讀生物演化與遷徙的歷史,自此北美洲取代了美國和加拿大,安地斯山取代了秘魯與智利,民族與政治所劃分的地界在生物地理學的世界裡再也不重要。』​
​ -- 游旨价,《通往世界的植物》。​

延伸閱讀 & 參考資料


同步發布於 Matters
若你喜歡我的教育行動,歡迎點擊下方綠色圈圈五次,便可給予我實質的回饋。 初次化讚為賞會需要你花幾秒鐘的時間(記得按下切換舊介面)用 FB 或是Google 帳號註冊 Liker ID,請放心,整體過程都不需花錢。
以輔自然教育工作室目前是傻剛的個人工作室。位於桃園,常態活動範圍以北部為主。關注自然領域與科學領域課程、野地教育,與自主學習。陪著孩子,開拓空間的廣度,理解時間的深度,並拓展自身的可能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