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敕封令:蒼原城隍傳 001-008 (068-075)

  =本書寫作原因=
  本書的寫作,有二個原因,我想就分開來說這二個原因吧?
  原因一:
  我一直覺得,年輕人在中華文化信仰方面的傳承和認識,有斷層。反而對於外國神明的瞭解好像還比較多?
  其實這不能怪年輕人。先不說歐美,說日本。日本動漫畫在文化上的宣傳攻勢,真的很強勁。動不動就在作品中出現一個日本神明,或是宗教信仰什麼的,這樣的文化攻勢,長期累積下來真的很可怕。
  出於這樣的感嘆,和想法,我才會有寫出《天地敕封令》這本書的想法。
  書裡都是一些中華文化的神明,宗教儀式活動,什麼的。
  寫不寫的好是其次。也可能各位讀者看了,覺得是爛書,或是膚淺的書,而給負評。怎樣都好。
  我只是想,既然自己能寫書,那就現個醜,寫一本,多少在這方面盡點心力。至於剩下的,我沒什麼好說了,認真寫,不要讓我自己有遺憾就是。
  接著,來說原因二:
  九歲之前,我住的地方,上有保安宮,右有行天宮,下有霞海城隍廟,真的是被這三間歷史老廟包圍。
  那個年代,沒有網路,孩子之間的娛樂如果不是家裡看電視,玩玩遊樂機,就是在戶外。
  至於我,家裡沒有遊樂機,因此不論是徒步奔跑,或是踩著腳踏車,我常常和幾位鄰居小朋友在那一帶的巷弄內追逐嘻戲,遇見大廟的出巡隊伍。
  晴朗的午後,遠遠傳來敲鑼打鼓聲,伴隨鞭炮聲,神明出巡隊伍逐漸接近,高聳的告示牌,壯大的神像,或是白無常黑無常,或是千里眼順風耳,或是我認不出的文官神將,卻都是守護這片家園的神明。
  友善的廟方人員,看到我們這群路邊孩子,總會向我們走過來,送給我們幾塊祭過神明的麵包,或是鹹光餅,希望我們這群孩子吃過之後,身體健康,平安長大。
  神明出巡的隊伍,對我來說,真的是友善的,是熱鬧的,雖然有點吵雜,不過這樣的成長環境和記憶,的確陪伴著我一天天長大。霞海城隍廟出巡的隊伍,就此成為影響我最深的神明出巡。
  此外,父母也會不時帶我去那些宮廟,在廟內上香一圈,在附近的商店吃個東西,再回到廟內燒金紙收拾供品,開心回家。
  或者是,遇到什麼事情,我就陪著父母一起去屬於私人的宮廟,詢問法師道士,看是否可以進行一些宗教儀式什麼的?
  我想,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當我長大,慢慢走向天主教,卻還是一點都不覺得台灣民俗宗教信仰有什麼不好吧?
  台灣本土宮廟所祈求的,也不過是萬事順利,闔家平安,寬大仁慈的神明永遠守護這片土地,和居住其上的所有人,如此而已。
  因此,僅以此書,獻給我年幼記憶中的故鄉廟宇,還有出巡的神明隊伍……
=本書的社會時代背景=
本書可以想成是某個神奇的平行世界。
所有地名人名,全是虛構。
===
本書的歷史背景,其實已經大致確定。。。
我是寫成,明朝滅亡之後,闖王李自成開創大順朝,擊退後金的入侵,成為大一統的大順王朝。。。
所以是一個大清王朝並不存在的平行世界。。。
這個大順朝,在西元1900左右,因為西風東進,導致革命黨作亂,而改朝換代成為上下議會制的中華國。。。
前傳(外傳)的故事背景年代,大約在1875年左右開始。。。
正文(本傳)的故事背景年代,則是西元2020年左右。。。
大致上,本書的前傳和正文,時間點就是這樣。。。
===============
  =前言=
  華人世界,因為地區遼闊,因此祭祀文化各有不同。
  內陸少拜海神,臨海少拜五嶽山神,就是這樣的情況。
  但是,就算如此,依然會有一些神明比較大眾化,不論內陸或是海邊都適合立廟祭拜。
  舉個例子,土地公婆就是到處都適合祭拜的底層神明。
  當然,也有其他神明具有同樣的大眾化特色。
  其中一位神明,正是城隍。
  城隍信仰,遠自上古商朝就受到祭祀,漢朝開始興盛,唐朝成為普遍信仰,宋朝成為國家必祀神明,明朝和清朝則是人們不論遇到大事小事都要前往祭拜一下……長達三四千年歷史的城隍信仰,就是如此的普遍。
  說到這,你可知道,華人世界所祭拜的『城隍爺』,究竟是一位什麼樣的神明?
  我相信,大部分人對於城隍信仰,應該都是一知半解?
  就此讓我們一起瞭解,城隍究竟是一位什麼樣的神明吧。
  『這正是一本,關於城隍爺的神鬼傳奇故事……』
=本書分為二個部份(先閱讀)=
本書分為二個部份
1:前傳068-177的篇章。
2:正文001-067的篇章。
一開始,本書是先寫出正文001-067的內容。
然後,寫出前傳068-177的內容。
不過,前傳寫著寫著,發現讀者先閱讀前傳比較好。
才能很順的,就故事中的時間點,從最初開始,一直說到一百多年之後。
因此,本書的編章,將會先從068開始,一直到177,然後才接正文001開始,直到067本書結束。
所以,如果看到本書開頭是從068開始,請不要訝異,那是正常的編排。
祝,閱讀愉快。
===
正文開始
※ 兄妹童年篇 ※
068:蒼原城隍傳
  每一個大量人群居住的城鎮,都會有一位守護神。
  正是所謂的城隍爺。
  不同的地方,由不同的城隍爺執掌。
  雖然每位城隍爺不同,但是他們都有一項共通點,皆是從天下廣大人群挑選出來的品德兼優之人,厭惡不公不義的正義之士。
  帶領陰陽司、文武判官、黑白無常、牛頭馬面、多位刑具爺、和諸位未被提出的神明,負責看護地方秩序,帶領亡者前往陰間,處理人們或是亡魂的冤屈,使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公理正義得以彰顯。
  因此城隍廟雖然外觀陰森恐怖,實則正氣凜然。
  奸邪之輩望之懼怕,妖魔鬼怪聞風喪膽,陰間世界的耀眼太陽。
  位在蒼原村的城隍廟,便是一間有天地敕封的城隍爺親自鎮守的城隍廟,轄管一大片蒼字頭地區。
  靈驗事蹟頻傳,祭祀香火不斷,深受人民信仰愛戴。
  很自然的,人們必然口耳流傳這位地方神明的過往,好奇於這位蒼原城隍爺的來歷。
  那麼,這位蒼原城隍爺,究竟是誰,有過什麼樣的事蹟?
  讓我們就此開始講述吧……
  《蒼原城隍傳》
  這件事,開始於『阿珍和小寶』事件發生的二週前。
  有一位善良開朗的女孩,喜歡和人說說話,互動交流,正是蒼原城隍爺的夫人,叫做小仙。
  平時深居蒼原城隍廟內部後院,少和外界接觸。
  沒事做的時候,就是讀讀小說,看看電視,玩玩文字遊戲,上網到處逛逛,舒緩生活的無聊。
  就像這一晚……
  一個叫做『山高名、水深靈』的綜合網站,裡面的:民俗信仰討論板。
  裡面的文章,多是民俗信仰相關,或是各地神明的傳說和故事。
  這是一個討論風氣和善的地方,惹事挑囂的不禮貌行為會被眾人驅趕出去,所以小仙算是很喜歡這個地方,每天都會跑來看一次。
  小仙再次登入,好奇看看是否有什麼新留言。
  卻意外發現一篇和自己有關的文章:『蒼原城隍爺即將誕辰。』
  這類文章,在這個版面其實不少見。
  版友們,總會自發性貼出某某宮廟神明的消息和活動。
  不過一般都是全國性大廟的消息比較多,很少出現蒼原城隍廟這樣的地方廟宇。
  小仙好奇點進去。
  首篇文章,樓主的發文,只有簡單介紹誕辰當天的時間和活動,和上個月他親自前來蒼原城隍廟上香祭拜的經過。
  是一位旅行香客,休假時到處走走玩玩,順便給當地廟宇拍照記錄。
  接下來的留言和討論,還算熱鬧。
  紛紛有人貼出自己的照片,和經過記錄。
  大致上,是好評。
  小仙感到欣慰。
  接著,是各式各樣和蒼原城隍有關的文章。
  小仙可以從這些文章的發言,大致看出對方的身份和能耐。
  比如,有人簡短發言:「這是一間有城隍主神坐鎮的廟宇,很靈驗……」這個人,八成是個具有陰陽眼的修道人。
  或者,有人說:「記得聽家鄉已經過世的老人家說過,這位城隍爺是一位前朝大官,某天忽然離開故鄉,跑去蒼原當神明了?」這個人,十之八九是蝦宜港老鄉的後代。
  討論串內,人們紛紛發言,討論這位蒼原城隍的過去,和事蹟。
  有些人,說對了。
  但是更多的人,明顯不懂裝懂,在胡說八道。
  甚至於,有人表示:「以前村裡某位公認的美姑娘去蒼原城隍廟上香,回家竟然暴病身亡。大家都說,應該是被城隍爺看上,討去陰間做小老婆了。」
  一開始,看到蒼原城隍廟的文章出現,小仙是真的很開心。
  不過現在,小仙皺眉:『這樣的話,亂傳出去,能聽嗎?』
  此外,還有更多不實謠傳,幾乎以假亂真,或是張冠李戴。
  小仙開始產生一個想法:『我為什麼不親自站出來,給哥哥寫篇傳記,導正視聽?』
  想到這,幾乎就要開始敲打鍵盤,開始寫文發出。
  但是小仙又擔心:『說太多,會不會反而給哥哥帶來麻煩啊?』
  就此動動停停好一會,難以下定決心。
  最後,還是因為一篇回文的出現,才讓小仙下定決心。
  「我有陰陽眼,曾經去那間蒼原城隍廟看過。那間蒼原城隍廟會那麼靈,其實是鬼廟鬼王,不是真正的神廟城隍。我親眼看到,一整個毛骨悚然啊。上面幾篇有人說到的美女暴斃,可能是真的被鬼王帶去陰間當小老婆。所以大家小心點,別再去那間城隍廟上香了。像這樣的假神廟真陰廟,其實不少啊……」
  沒想到,還真有不少人發言,似乎開始認同或是相信了。
  究竟是民智太低,或是人們本來就喜歡聽到尊者的壞話,以此在心中抬高自己?
  小仙幾乎氣炸:『胡說八道!這間廟明明是天地敕立的神廟,哥哥也是正牌神明!整天忙碌公務,處理重大冤屈,彰顯公理正義,全年無休到快要鞠躬盡瘁了!怎麼變成亂抓美女的鬼王?真該把這種亂造謠說謊的人抓去地獄拔舌頭才對!!!!』
  於是,小仙回文罵去:
  「不少事情,有些人根本是在亂說!
   蒼原城隍廟是真正的神廟,才不是什麼鬼廟陰廟,或是鬼王作祟!
   蒼原城隍爺為人正派,堅守大是大非,每晚又每晚的安撫受冤屈亡魂,怒審惡鬼,讓善惡有報,怎麼會變成鬼王了!
   你們幾個人,輕輕鬆鬆的坐在電腦前面,隨便打打幾個字,就把一個認真事務,一心彰顯公理正義的城隍爺說成邪惡的鬼王,好玩嗎?
   你們要不要先想想自己的言行!
   反正,現在看到這個討論串變成這樣,我真的看不下去!
   我乾脆在這裡告訴你們,蒼原城隍爺的過去!
   以免以後還有人繼續胡說八道!」
  然後,小仙再也不管那麼多,開始寫文貼出過往,要還給哥哥一個公道了……
  ………………
  …………
  ……
  069:家裡唯一的男孩
  過往歷史。
  西元一六四五年,闖王李自成推翻腐敗的大明朝,打退盤踞東北的後金,創立大順朝。
  大順朝延續二百五十年,直到西元一九00年,才被革命志士武裝推翻,建立現在這個上下議會制的中華國。
  不過這個故事,必須早從一八八0年代開始說起。
  當年的蒼原城隍,只有四歲。
  東南海濱,有一個小漁港,叫做蝦宜港。
  那裡是一個小漁村,人口不過一千多人,卻絕對是一個民風純樸,人們發自內心彼此幫助的好所在。
  魚港外的荒郊地方,有一棟老舊的三合院。
  聽說,大約一八00年代的時候,擁有這個三合院的家族人口興旺,光是漁船就有五艘,是蝦宜港的大戶人家。
  一路傳到一八八0年,男人們或是因病早死,或是出海捕魚遇難,或是其他的意外,終於只剩下阿嬤(吳妹)、母親(素娘)和四歲男孩(蒼原城隍)三人,算是徹底家道中落了。
  婆媳的希望和生活意義,只有努力這個獨留的長子好好養育長大,讓這個家族得以繼續傳承下去,不會斷絕於此。
  這個男孩,就是蒼原城隍爺。
  無奈的是,他從小體弱多病,大病小病不斷,幾乎整天臥床。
  如果不是熱心的村民們無償給予藥草,提供補品,恐怕蒼原城隍早就夭折。
  婆媳惟有到處拜神,祈求神明保佑。
  就此前往一間專治病痛的醫神保生大帝廟。
  一名道士,坐在牆壁邊,免費幫人算命服務,提供消病解痛的法事服務。
  婆媳過去:「這位法師,我家一個男孩,從小體弱多病,怎樣都治不好……」
  道士:「自小多病不斷,或是命數問題。請給男孩的生辰八字。」
  之後,道士掐指算起,略得解答。
  道士再於桌上,灑上一撮白米:「請任意撥米出來,進行米卦。」
  母親伸手,撥出數十米粒。
  道士細數完畢,再把桌上米粒收回。
  道士:「這個孩子,命帶死關,應該不會超過十歲。」
  婆媳都是難以相信:「…………」
  道士:「命盤格局,左無依,右無靠。米卦命數,前有山,後有虎。二者相加,命在旦夕。這已經不是病理上的問題,是天命,藥物再多也無用。」
  阿嬤:「法師,還是可以做什麼法事?」
  道士:「沒有用,是天命。」
  阿嬤:「法師,我們家只剩這個孩子!」
  母親:「我只有這個孤子啊!」
  道士:「…………」
  阿嬤:「不論是什麼法事,要多少費用---」
  道士:「剛才說過,不是費用問題。再說,貧道絕不收取任何費用。」
  阿嬤:「法師,那麼要怎麼辦?」
  道士:「此事,貧道的確無能為力,請回吧……」
  這正是婆媳最不想聽到的答案。
  一起忍著眼淚,心亂如麻,站起來,就要離開。
  道士或許是不忍:「請等等。」
  婆媳:「…………」
  道士:「我教你們一個方法,可以做做看。妳們可知沖喜一事?」
  阿嬤:「沖喜?」
  道士:「便是給家中男孩帶回一名命盤好、但是無依無靠的小女孩,讓他們成婚。透過婚姻的大喜,試圖沖改男孩的命數,絕地中走出一片活天。這是最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
  阿嬤:「是童養媳?」
  道士點頭:「如果無效,孩子還是走了,請你們視為天意如此,好好照顧善待那名可憐的女孩吧……」
  ………………
  …………
  ……
  070:童養媳
  什麼是童養媳?
  童養媳,是古代的一種婚嫁習俗。
  在女孩子很小的時候,就帶到男方家裡養育,直到成年再和家裡的男孩正式成親。
  當然,如果情況比較特殊,也有可能還是小嬰兒狀態,就讓男女成親了。
  當年是個很多童養媳的時代,人們會把童養媳帶回家養育。
  可是現代人應該不知道,童養媳也是要花大錢買的。
  像是林家看上黃家小女孩,想帶回去當童養媳,必須先談妥價碼,立下書據,付錢,才能正式把黃家小女孩帶回林家。
  可以說,童養媳是一種變相的人口買賣。
  因此中華國建立之後,正式立法禁止,現代幾乎找不到這種事了。
  不過在一八八0年,依然是個盛行的年代。
  母親為了救這個家族獨子,帶回一個命盤好的童養媳,毅然決然的走出家庭,外出工作。
  每次出門,都是二三個月才會回來。
  至於她做的,究竟是什麼工作?
  那樣的時代,能讓女性賺錢的工作太少。
  究竟還能有什麼工作,可以讓母親賺到大量金錢,又能接觸到大量小女孩的命盤?
  她想了想,以現代話來說,當起人口走私犯最快。
  不是真的走私,而是童養媳的媒婆。
  成人有媒婆,童養媳自然也有媒婆,這就是母親選擇的工作。
  到處詢問,有沒有誰家的人口太多,小女孩想賣出去當童養媳,就先買下來,然後帶著小女孩到處兜售,賺取中間的傭金,順便為自家孩子挑選八字好的女孩。
  才會每次出門,都是二三個月才回家一次,待個一週二週便又出門。
  幾年下來,還是孩子的蒼原城隍爺,已經習慣母親久久才回家一次的情況了……
  ………………
  …………
  ……
  071:出門
  一八八四年,男孩(蒼原城隍)八歲。
  這一天,天色一發亮,母親(素娘)起床,前往廚房料理早餐。
  不多久,走入另一名老婦人,是這個家族的老阿嬤,走去查看煎藥壺。
  素娘:「早。」
  阿嬤:「孩子還好?」
  素娘:「還在發燒。」
  阿嬤用粗布防熱,提起煎藥壺。
  素娘:「媽,我來弄就好。」
  阿嬤:「我來,妳去忙吃的。」
  說完,藥水小心倒入大碗公,右手拿著,左手燭臺,進入男孩房間。
  陰暗的房間內,男孩躺在床上熟睡。
  阿嬤坐到床沿,點燃床頭櫃上的蠟燭照明,這才輕搖男孩,口氣溫和:「喝藥了。」
  男孩醒來,睡眼矇矓好一會:「阿嬤……」
  阿嬤:「喝過藥,身體才會快快好起來。」
  就此讓阿嬤扶起,一口口啜飲苦澀的湯藥。
  沒多久,母親弄好早餐,端著一碗進房。白飯上面蓋著二樣青菜,一樣魚肉。因為每當這樣高燒,孩子不會有什麼體力前往廚房,只好端來房間讓他用餐。
  好不容喝完湯藥,換母親餵飯。
  阿嬤詢問:「素娘,明天又要出門?」
  昨晚睡前,蝦宜港內開旅店的老林趕來,通知阿嬤有六名外地年輕人入住旅店,都和素娘有關。
  終究是個小漁村,鎮民之間感情好的,都會第一時間私下通報消息。
  素娘被問,直接承認:「嗯……」沉默幾秒,「這次要去比較深山的蕃村,大概三個月才會回來。」
  阿嬤:「妳一個已經嫁過來的女人家,整天和幾名男人在外面走,山裡到處和蕃人打交道,這樣怎麼好?」
  素娘:「這是為了孩子和這個家。」
  阿嬤:「也考慮一下人家會怎麼說妳?」
  素娘:「…………」
  阿嬤:「再說,深山蕃村那種危險地方,要是妳也出事,看要怎麼辦?」
  素娘:「那是以前,現在蕃仔沒有大家傳的那麼壞。備好禮,有話好好的說,不會有問題。」
  阿嬤:「反正女人家少出遠門啦。」
  素娘:「等到把女孩買回家,我就不會再出遠門了。」
  阿嬤:「唉……」
  素娘也不再多說這事,只是餵孩子,和孩子說話。
  果然,這天大約早上八點,六名健壯男人一起來到三合院找素娘。
  他們看來都才剛成年,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
  其中五位,阿嬤見過。另外一位,是新面孔。
  他們一起稱呼:「大姊好。阿嬤好。」
  阿嬤沒有理會他們,直接前往照顧生病的孫子。
  素娘對待他們如同弟弟,說說笑笑,計畫出發路線,直到傍晚,男孩們才又回到旅店休息。
  隔天,因為六點就要出發,所以天未亮的四點,素娘就起床,連忙處理早餐。
  大約五點,端進房間,給孩子餵餐。
  阿嬤比較晚起,不過也前來房間。
  素娘:「退燒了。身體覺得比較舒服?」
  男孩:「有……」
  素娘:「媽媽等會就要出門。這次去比較遠,三個月才會回來。不論多久,你都要乖乖聽阿嬤的話,知道嗎?」
  男孩點頭:「嗯……」
  素娘:「記住,不論媽媽去到多遠的地方,你永遠都在媽媽心裡。」
  再次點頭:「嗯……」
  再疼惜孩子一會,素娘轉頭:「媽,我有留一筆生活費在神桌下的抽屜。」
  阿嬤:「唉……我更希望留下來的是妳啊。」
  素娘不再多說,疼惜撫摸孩子的臉,就此出門離去。
  結果,沒有再回來了……
  ………………
  …………
  ……
  072:託送
  二個月後,商旅帶來消息:深山幾個蕃村作亂,官兵大肆攻擊搜山。
  阿嬤憂心:「素娘……」
  三個月過去,還是沒有回來。
  四個月過去,八成是捲入深山蕃村作亂了。阿嬤除了憂心媳婦的安危,什麼都無法做。
  終於,第五個月……
  那一天,晚上大約七點,外面下大雨,風也很大,非常嚇人。
  以現代知識來看,應該是中度颱風或是輕度颱風過境。
  阿嬤坐在客廳縫補破舊衣物,準備補好就回房安睡。
  忽然,客廳大門被敲響。
  阿嬤好奇,這樣的時候怎麼會有人上門?
  猜想著,或許是村裡發生什麼事,村長派人冒著風雨來通知?
  阿嬤趕緊開門……
  一對會說生澀漢語的蕃人夫妻,抱著一個哭泣的小嬰兒,摸黑來到家裡拜訪。
  那個時代,蕃人殺漢人的事不算少見。
  阿嬤驚嚇:「你們是誰!做什麼!」
  蕃夫生澀說著:「大婆,侯素娘家人?」
  阿嬤:「素娘?我是……你們又是……?」
  蕃夫:「侯素娘,我們的好朋友。拜託我們,把小孩帶回來。孩子當太太。」
  蕃妻抱著哭鬧的嬰兒,走上前。
  阿嬤看著哭泣的女嬰一會:「素娘怎麼了?沒有回來?」
  蕃夫無奈:「唉……官兵,追殺她。侯素娘沒有賣武器。官兵說有賣武器。白天晚上追殺。」
  單純去進行小女孩的人口買賣,卻碰上蕃村作亂,被官兵誤會成提供軍火……已經無法說清了。自首肯定被判死,被抓到更是一定死罪。甚至於,可能會連累家人。
  阿嬤:「!!!!」
  蕃夫:「侯素娘,生病。跟著族人,一起跑。拜託我們,帶小孩回來。抱去。我們跑回家,族人一起戰鬥。」
  蕃妻再次示意,遞出哭鬧嬰兒。
  阿嬤這才伸出雙手,抱入懷裡,開始哄。
  蕃夫:「最後,侯素娘,說給孩子聽。頂天立地,男子漢,保護沒有力氣的人。」
  忽然這樣,阿嬤茫茫然點頭。
  這對蕃夫妻,不再多留,直接跑入雨夜。
  阿嬤回神,趕緊喊他們,想問更多事情,讓他們傳話給媳婦,但是已經消失……
  ………………
  …………
  ……
  073:小仙
  一名小嬰兒,被抱回家了。
  這個小女嬰就是我。
  包裹的嬰兒布,不知道已經使用多久,又濕又髒又臭。
  阿嬤趕緊把我抱回房間,把找出當年讓哥哥使用的嬰兒布,要把我重新包在裡面。
  開始解開嬰兒布,發現一張紙。
  雖然上面的文字已經模糊,不過依然可見小仙二字,和生辰八字。
  接著,阿嬤把我抱往哥哥的房間……
  哥哥說,他記得我被帶到身邊的那一晚。
  他因為身體不舒服,小發燒,所以躺在房間床上,難以入睡。
  聽著外面的風聲雨聲,想念著媽媽,希望她能早點回家。
  這時候,阿嬤忽然打開房門,抱著還是小嬰兒的我,進去房間。
  阿嬤:「這個小嬰兒,媽媽剛才託人帶回來,要當你的媳婦。」
  哥哥:「…………」
  阿嬤:「自己的妹妻,自己照顧。從今天開始,好好的親手照顧自己的妹妻,知不知道?」
  哥哥:「媽媽在哪裡?媽媽真的沒有回來嗎?」
  阿嬤:「這件事,你好好的聽阿嬤說。媽媽被官兵誤會是壞人,可能不會回來了。其他事,阿嬤會再問問看。」
  哥哥:「…………」
  阿嬤:「來,抱去。」
  哥哥就這樣坐在床上,抱過我,似懂非懂的和我一起哭泣。
  非常的想念媽媽……
  隔天早上,風雨平息。
  阿嬤和哥哥一起帶著我,跑去通知村長整件事,也讓村裡的夫子看過我的八字。
  夫子說:「是官夫人命,有幫夫運。」
  或許就是因此,阿嬤才會決定把哥哥培養成為讀書人。
  然後,阿嬤在村長和村民的幫助下,家裡擺出三牲,祭拜天地和祖先,讓我們簡單拜堂。
  哥哥說,他回想當時那場婚禮,其實只是兒戲,做個樣子。
  而不論如何,哥哥的身體,真的迅速健壯起來,沒有再生過什麼病。
  數年後,不論是阿嬤,或是長大升神的蒼原城隍,再前往那間保生大帝廟,想答謝這名道士,卻怎樣都找不到人。
  甚至於廟方表示,從來沒有道士在廟內免費給人算命做法事。
  他究竟是誰?
  男孩長大之後,身為蒼原城隍猜測:「各地的保生大帝廟,到處懸壺濟世的保生大帝聖尊吧……」
  ………………
  …………
  ……
  074:童養媳妹妹的童年
  阿嬤或許是希望讓我完全親近哥哥,徹底的給哥哥改改命數,所以幾乎不管我的事情。
  不論是哄我別哭,幫我洗澡,換尿布,清理大便,抱去找村裡的乳母喝奶,都是哥哥在做。
  所以從小到大,我真的都是由哥哥親手照顧長大。
  我最初的記憶,就是讓哥哥牽著手,走在身邊。
  對小時候的我來說,哥哥真的就像是爸爸那樣的男人,堅強又可靠。
  就此,一起生活到哥哥十歲,阿嬤正式把他送進私塾,開始讀書寫字。
  後來說到這件事,哥哥說:「才二歲三歲的妳,每天早上看我出門讀書,又哭又鬧的一直想跟上,怎樣就是不願意乖乖留在家裡,或是讓村裡的乳母暫時照顧。就像追著母雞的小雞,拉著我的手,哭得唏哩嘩啦。我只好和阿嬤說,看妳這樣哭泣也是感覺很難過,乾脆一起帶去私塾順便照顧。」
  阿嬤想說這樣也好,先跑去找村長商量,再一起向夫子提出這事。
  村長幫忙說話,阿嬤懇求拜託,夫子才百般容忍,沒有把容易哭鬧的我趕出去。
  因此,我們全家都很感謝這位夫子……
  至於私塾是什麼地方,可能現代人半知半解吧?
  古代的鄉下地方,尤其是蝦宜港那樣的小地方,沒有公學校那樣的正式學習場所。
  所以孩子想讀書學習,都是父母交錢,讓孩子去夫子自己開的私塾學習。
  至於夫子,就是古代的老師。
  往往是有學問,但是科舉一直考不上官職的人,像是秀才之類人物。
  綜合起來,私塾就像是現在的私立補習班。
  阿嬤一直和哥哥說:「你不必擔心家裡其他事。認真讀書,考取功名,當個大官,光宗耀祖,才不會辜負我和你媽的希望,知不知道?」
  哥哥聽著阿嬤說的話,加上媽媽的遺言:「要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保護弱者。」
  這一切,真的成為哥哥認真讀書的原動力,更是一百多年來哥哥扶危助弱的堅強精神所在……
  只是,一般男孩八歲開始求學。
  哥哥拖到十歲(一八八六年)才開始讀書,進度足足落後二年。
  哥哥真的是日夜苦讀,非常認真。
  有問題,向夫子求教。
  讀累了,陪我玩玩,從來沒有在外面和其他小朋友追逐玩耍。
  也因此,哥哥的學問底子打的非常好。
  至於我,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懂事。
  大約五歲六歲之後,我已經開始瞭解私塾是什麼地方,不敢再吵鬧。
  乖乖旁在哥哥身邊,當伴讀女童。
  哥哥坐著讀書寫字,我乖乖用扇子搧風,幫忙磨墨,去外面洗筆。
  或是幫忙拿什麼東西,順便趕趕蚊子蒼蠅之類雜事。
  只是啊……呵呵……我大多無聊到,直接枕在哥哥的大腿上睡覺。
  所以我這個伴讀女童,也實在沒有派上太多用場。
  傍晚回到家,哥哥回房間繼續讀書,我再拍拍灰塵,掃掃地,折衣服,找東西,跑腿……之類的簡單工作。
  我的童年,真的就像這樣,白天和哥哥一起在私塾裡,回家之後幫忙阿嬤做做家事……
  ………………
  …………
  ……
  075:哥哥說,我是妹妹加禍害
  隨著我更懂事,大約八歲吧。
  同村婆婆媽媽們有意無意的言談,使我開始瞭解自己的童養媳身份。
  我是養在家裡,等著長大之後和哥哥結婚的女孩子。
  那時的心情,沒有驚訝,完全只有:『這樣啊……』
  畢竟從小開始,哥哥就是像爸爸那樣的堅強男人。
  日夜對待我,是溫暖和善的哥哥。
  長大成婚,必定也是可靠的老公。
  既是爸爸,哥哥,又是老公,超級好用的三位一體,我又有什麼好擔心?
  我從小到大,真的就是這麼依賴哥哥。
  就算現在,也是一樣……
  至於哥哥又是怎麼看待我?是妹妹還是老婆?
  我真的問過喔。
  那一晚,哥哥在房間夜讀。
  八歲的我,好奇詢問:「哥哥?下午我幫阿嬤去漁港買魚回來,林嬸說我是妳的童養媳耶?」
  十六歲的哥哥,平淡的說:「妳已經知道啦……」
  再問:「所以我是哥哥的老婆囉?」
  哥哥:「妳是妹妹加禍害。」
  我問:「為什麼是禍害?」
  哥哥:「還是小嬰兒的時候,光是半夜哭啼和清理大便,就給我添了不少麻煩。在私塾讀書,更是整天只會枕在我的大腿上睡覺,口水弄濕我的褲子,讓我不能好好讀書。」
  我生氣的撲入哥哥懷裡,進行撒嬌:「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哥哥:「哈哈……妳還這麼小,就別想這麼多。」
  我問:「那等我長大之後呢?」
  哥哥:「妳幾歲了?八歲?」
  我說:「嗯!八歲了!」
  哥哥:「好,男女八歲要分房。今晚開始,妳去睡隔壁房間吧。」
  我說:「咦?為什麼?我們不是都一起睡覺?」
  哥哥:「女孩子長大,當然要有自己的房間啊,否則永遠都只是長大不的孩子。」
  我說:「那麼分房之後,哥哥就會和我結婚?」
  哥哥溫暖微笑:「妳先乖乖長大再說吧……」
  我就這樣被哥哥哄騙,分房睡覺了。
  此外,隨著繼續長大,九歲,十歲,十一歲,我的生活圈開始受到嚴格限縮。
  長大一點,阿嬤讓我去漁港買個東西。走在路上,都會有人指指點點,說這是某某某的童養媳,說到連外地人也很快就知道。
  我稍微和其他男生說幾句話,走近一點,就會被婆婆媽媽當場指指點點,甚至是告到阿嬤那裡,等著回家被罵。
  和其他女孩接近一點,說幾句話,也會被阿嬤直接罵,說整天想著往外跑,不想乖乖待在家裡做事或是陪在丈夫身邊。
  童養媳的身份,根本讓我的交友圈完全被限制住。
  無法靠近男生,女生也不能交朋友,只能待在哥哥身邊。
  所以成年之後,談到童年往事,我真的拿這件事罵過哥哥:「把我的青春歲月還來啦!八嘎歐尼醬!大八嘎!」
  哥哥說:「妳被限制交友,不是我的錯啊?」
  我罵他:「說到底,你已經把我的人生徹底破壞!從小嬰兒時代開始破壞!我除了整天乖乖跟在你身邊,長大之後嫁給你,到底是還能怎樣!」
  哥哥竟然冤枉的說:「我才是被妳黏上身的苦主好嗎?」
  當我是亡魂糾纏啊?真是有夠大八嘎!
  反正,哥哥和我真的從小彼此糾纏,陪伴,一直走在一起……
  ………………
  …………
  ……
接下來的第076篇開始是
※ 科舉功名年代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