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嬋娟

2022/11/07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多年前仍住台灣,尚未因婚姻至南洋長住。某次至友人家過夜。友人的妹妹在工作幾年之後,想再進修,正準備大學的插班考試。我隨口問問妹妹國文(中文)這個科目有沒有問題,順便聊了起來。瞄到她講義有這麽一題:「千里共嬋娟」中的嬋娟指的是什麽?她笑稱姐姐說答案是美女,正確答案是美麗的明月。
嬋娟一語的確多指美女、美麗容顔,但在蘇軾的《水調歌頭》卻也非常清楚地表明爲美麗的明月,兄弟相隔千里同時觀賞美麗的月光,是難得的佳話。但若共同思念某位美女,未免難登大雅。中文有時不太精確,或說十分奧妙,很多詞語的意思常常是由上下文的脈絡來決定。
不過,無論嬋娟指的是女子、月光、容顔,皆是美麗的意思,中文字詞多有類似的狀況。比如,青有美好的意思,水美曰「清」、日美曰「晴」、人美曰「倩」、草美曰「菁」,字型、語音相近,字義相關,這一類文字便是文字學所謂的「形聲多兼會意」。遇到不認識的字,「有邊讀邊,沒邊讀中間」,確實可能猜中字音和字義。當然這是繁體字才能看到的規律,簡體字就未必存在了。
我沒特別喜歡蘇軾,倒是很羡慕他和蘇轍終生不渝的手足之情。這對兄弟儘管屢屢在不同的地方爲官,無法時常聚首,卻留下很多詩詞唱和之作,更有「與君世世爲兄弟,更結來生未了因」的約定。不過,這原是蘇軾預計留給蘇轍的遺言,說來有幾分悲涼。蘇軾因「烏台詩案」入獄,以爲或將一死,留給蘇轍兩首詩,並交代身後之事,其中兩句便是「與君世世爲兄弟,更結來生未了因」。幸而由於多人求情,蘇軾最終免於一死。然而這段期間的折騰,不但沒打垮蘇軾,反倒讓他日後更爲曠達。身處逆境卻能轉化痛苦,讓自己保持身心平穩,未落入憤世嫉俗的窠臼,確實不容易。難怪蘇軾一直深受民間喜愛。
在南洋居住多時,偶爾會驚訝月亮好大,有時還是紅月亮,讓人想起倪匡有本科幻小說《紅月亮》。記憶中的臺灣月亮,明亮但個頭小的多。可見假使兩人所在的經緯度相差很多,就算有心千里共嬋娟,看到的月亮其實差異很大的。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