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日記(三)--第2天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早孩子就傳訊息說今天又換了一位代課老師。
我心想:「啥?怎會這樣?」後來教學組來訊息解釋說,現在實在很難找代課老師不得不如此;她並詢問明天可以線上視訊上課嗎?我回說晚點看看我喉嚨情況,若是可以就來線上視訊。
斷了通訊後,我連忙在電腦下載課本的電子書,剛開學根本來不及下載就發生這狀況,始料未及。
接下來一早上就是搞這個下載,一直無法順利弄好,想來可能是家裡的NB年代久遠,怎樣就是一個「卡」。想疫情以來我給網路、通訊還有電腦這些電子設備搞昏了,不過幸好年初有去把網速提昇,也把PC升了級數,雖然花了不少銀子,但是現在可能要派上用場,一時感到慶幸,要不然若是像去年時那樣的網速等級和設備,真的有苦可吃了。
*
今天早上仍是一杯咖啡,孩子問我要不要喝清冠一號。
他想聯絡在中醫診所打工的同學,請醫師跟我視訊後快遞送來,我說就將手上診所的西藥吃完再說,而且目前喉嚨還是刀割,未見效果,這個療程給他走完,若還是這樣沒改善,明天再換中醫吃清冠一號好了。
午餐吃泡麵煮蛋,庫藏的醬油拉麵派上用場,還有附上大量的青菜,今天線上採買很多青菜,補充大量維他命C。晚餐則是遞來了煎牛排,配上一大碟的秋葵,感覺不錯,不過我胃口還是不佳。
吃完後繼續寫文章,一面咳嗽一面寫雖然可以暫時忘記疼痛,但也是不好受,而且發現自己好像腦霧了,很多時候想不起照片上的地點是哪?看上面的註記明明是不久前的事情啊,甚至連踏足過的餐廳也忘記名字,需要重回谷歌地圖查訪。
面對這情況,我有些慌張,甚是驚恐。
晚上孩子媽來訊息說她也確診,雖然沒有症狀但是兩條線。我看著那檢驗棒上的一藍、一紅兩條線,心底甚是愧疚,連忙請她去看診,好一會說在診所抽血、打針、拿藥弄了好久,稍晚她說也開始狂咳了。
我擔心孩子情況,請他再一次快篩,他回說晚上有篩過沒有,還是一條線,但是他覺得自己應該逃不掉,雖然我居隔一室,但是沒有完全密閉,而且病毒應該早就在大家身上了,想想連不住在家的都中獎,他還會遠嗎?
唉!我心想我自己非常注意防疫。
不去人多地方、不外食,每天回家必定酒精噴噴噴,可還是逃不過。所以到底是哪個環節有問題啊?關鍵的那三天我們沒有去人多地方,也沒外食,這病毒怎入侵?況且老家的家人都沒有發病、沒症狀,那這病毒是?學校?社區?哪來的?
一直想著問題,輾轉難眠,一方面又擔心家人,竟然一晚都無法成眠到清晨,再看手環時間,已經是清晨五點。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01會員
500內容數
旅行和吃吃的囈語,走走是目的,吃吃是陪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