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女性,舊思想

2022/12/1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在官場上表現傑出的媽媽,骨子裏卻是無法離婚的傳統苦情花。
雖然已經事隔二十五年,還清楚地記得,我以理智冷靜的口氣警告媽媽,「我這次回家住的這幾天,發現奇怪的事。妳調去中興新村上班,週末才回來高雄,不要只忙著工作,注意一下妳老公,他可能有外遇。」果然沒過多久,媽媽就來電確定了我的猜測。同時,媽媽檢查出乳癌,在手術和化療的過程中,參雜著外遇風波下無止盡的爭吵,荒謬的謊言和巨大的憤怒。
感謝天! 就在這樣痛苦的階段,媽媽卻順利地晉升為高雄某博物館的館長。當時在公家機關,女性高級主管很少,是很不容易的事。媽媽過世後,我去整理她的辦公室,發現很多她工作中的照片,雖然化療和外遇問題折磨著她,但在工作中的她,笑容燦爛,神采奕奕,這是她非常喜歡的工作,也是她能一展長才的舞台。看到那些照片,讓我傷痛不已的心略得安慰,媽媽不是只有苦也有樂
然而,不管在職場上如何叱吒風雲,她卻無法離開那個屢屢撒謊出軌的丈夫。「離婚吧! 跟哥哥一起搬來台北,在台北醫病,我可以照顧妳。」媽媽真的有去拜託以前的長官,在台北安排了一個合適的職位,只是到最後關頭,她卻作了縮頭烏龜。後來每次我再提到離婚,媽媽總是眉頭深鎖,沉默不語。
有一次我在醫院過夜,陪伴作化療的媽媽,隔天一早,媽媽一直在問幾點了,終於她丈夫姍姍來遲,穿著色彩鮮艷的襯衫,非常帥氣,媽媽看到他,眼睛裏閃爍著愛意的光芒,但突然又暗淡地低下頭來,是察覺到自己病態龍鍾而感到難堪? 還是想到這個男人已經移情別戀? 我看在眼裏心好痛,媽媽還愛著這對她不忠的男人。
私底下媽媽一直都是認命的好太太和好媽媽。她的丈夫,除了上班,下了班常常是跟狐群狗黨去花天酒地,逢場作戲。她也就默默地扛起使整個家正常運作的責任,從打理家務到照顧孩子,真不知她那裡來的神力,可以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樣不停地付出。媽媽過世後好幾年,我才明白,這位新女性,骨子裏,是傳統的苦情花。想起她曾告訴過我:「我這一生最大的願望,不是有成功的事業,而是當一個家庭主婦,有一個幸福的婚姻。將來妳結婚,不要比妳老公會賺錢,事業不要比他成功,這樣不會幸福。」她無法接受自己的婚姻破裂,也害怕要貼著「離婚的女人」,這個標籤渡過下半輩子。
有很多年我都很自責後悔,當時為何沒有勇敢地保護媽媽? 為何沒有堅持她應該離婚? 如今的我,也經歷了人生的風霜雪雨,領悟到,每個人有自己的人生, 豈是他人可以改變的 ! 媽媽選擇成為一個職場新女性,也選擇作一個傳統的苦情花,她用她自己的姿態綻放,然後凋謝,是屬於她自己的人生啊!
紅色狐狸
紅色狐狸
在加拿大不知不覺過了20多個寒暑。學生時代學的是電影、戲劇和動畫,但為五斗米折腰,作過收銀員、前台、出納等。過了第50個生日,想試試其他可能。請參觀我的插圖網站: https://hinunu.wixsite.com/mysite ,也歡迎聯絡我: [email protected],期待合作的機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