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又鬆又嚴的教育方式

2022/11/2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小時候,媽媽放任的教育,讓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但媽媽嚴格地要求品格,讓我有時心裏會嫌煩。
圖: 張怡靜

撿香蕉皮

這天,一如往常蹦蹦跳跳地跟著媽媽出門逛街玩耍,走在人來人往的騎樓,突然,媽媽停下腳步,咦?
「把地上的香蕉皮撿起來,拿去垃圾桶丟掉!」媽媽下達指令。
「不要! 為什麼? 又不是我丟的。」不想弄髒我的手,排斥嘟嚷著。
「對! 不是妳丟的,可是有人可能會踩到就滑倒了,不是只有想到妳自己,也要為別人想。」
世界頓時只剩下香蕉皮和我對看著,還有一旁讓我壓力很大的媽媽。
媽媽看我遲遲不動,繼續說教: 「這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如果是妳踩到這個香蕉皮,然後滑倒了,是不是也會希望香蕉皮不在地上?」
吼! 吼!吼! 用大拇指和食指,以最小的接觸面積,我不情願地撿起香蕉皮去丟。
當時只是小學生的我,不能完全接受媽媽的話,但卻被洗腦變成一種習慣,在超市要是看到塑膠袋掉在地上,很自動地就會去撿起來。跟大家吃飯時,會不經意地去把茶壺飲料移到大家都不礙手的地方。
媽媽不會嚴格地要求我的考試成績,我們家從來不上演"少一分打一下",可是媽媽很在意品格,年幼的我當然無法一一都認為有道哩,有時被管多了,心裏會嫌煩! 就算肚子餓了,吃飯要等長輩到齊,長輩開動了,小孩才可以吃,要知道尊重長輩。可怕的隔夜剩菜,全家要同甘共苦,最小的我,也不能不吃,只是分配到少一點。寒暑假在家,每天媽媽會指定一項家事,她下班回來要檢查,是訓練如何安排好自己的時間和責任感。喜歡吃的喜餅,不可以自己一個人吃光光,要留給別人,大家都吃過一輪後,有剩下才可以再吃,要懂得分享。晚上十點以後不要打電話(沒有手機的年代),以免打擾對方已經在睡覺的家人,...零零總總都是生活上的小細節。長大後,我才漸漸發現媽媽的那些管教是好的,旁人或許覺得媽媽重視的這些很八古。

但對我而言,我喜歡我自己的部分,都是媽媽小時候調教出來的,謝謝媽媽!

只要不傷害到別人,作讓自己快樂的事

放學回到家,我正式地問媽媽: 「學校要去佛光山遠足,老師說要回來問家長。」
「妳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要去啊! 要去遠足,我可以給妳作壽司當午餐,不想去那天就留在家裏,自己決定。」 媽媽炒著菜,稀鬆平常地回答。
雖然過了快四十年,還清楚地記得自己當下的感覺,「媽! 我是小學生耶! 不是應該家長決定嗎?」 從小媽媽就要我自己作選擇,她的腳色是在一旁分析,她說這是訓練判斷力和作決定的能力。聽說有父母逼小孩學鋼琴,不練習就關廁所,有父母硬逼著孩子考入名牌學校,有父母要求孩子一定要讀醫或當老師,我們家沒有「強迫」這件事。媽媽要我遵守的原則是,「只要不傷害到別人,作讓自己快樂的事。」長大後,媽媽提過,小時候的我很愛照鏡子,一邊照一邊沾沾自喜地大喊,「媽媽! 我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這讓她感到很驕傲,可以讓我這樣滿足和幸福。
大學畢業那年,媽媽希望我回高雄在她身邊,也覺得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比較有前途。我執意要留在台北,堅持要作一個影視自由業者。
「我很後悔給妳那麼多自由,現在都管不住了! 妳小時候,應該多管妳一點,或許妳現在是醫生或是律師。」 她無奈地望著我。
多年後,我也認同她的嘆息了,太自由任性地成長,結果我沒有培養出克服困難的毅力和勇氣,沒有一樣才藝我學透學精,芭蕾舞、書法、水彩、國畫、鋼琴、空手道、法文等等,都是半調子。在職場上,我也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學會忍耐地去面對不喜歡的人事物,雖然還是會被說,不爽時,討厭的感覺全寫在臉上。所以今天的我事業無成,所幸能在他鄉異地生活二十多年,全拜媽媽訓練我有獨立自主的能力。

媽! 接下來的日子,我會朝著讓自己快樂的方向前進,謝謝媽媽!

媽媽離開已經二十多年,開了這個專題 "菊香淡淡飄-憶媽媽",想藉由記錄下與媽媽之間的點滴,表達對她無限的感謝,並抒發對她無盡的思念。也衷心期待讀者們的留言互動,或許有人會跟我一起被療癒。
紅色狐狸
紅色狐狸
在加拿大不知不覺過了20多個寒暑。學生時代學的是電影、戲劇和動畫,但為五斗米折腰,作過收銀員、前台、出納等。過了第50個生日,想試試其他可能。請參觀我的插圖網站: https://hinunu.wixsite.com/mysite ,也歡迎聯絡我: [email protected],期待合作的機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