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外來者》(二)家,是能夠理解你的地方

2022/12/20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1.5代 與 2.0代

1.5 世代出生在越南,可能是小的時候逃難出來,或是契約工的爸媽在拿到合法居留證以後,申請把家人接到德國,因此來到德國,而 2.0 世代則是出生在德國的第二代。
1.5 世代有關於越南的記憶,有的人記憶非常美好,當父母在德國打拼的時候,這些小孩留在越南與與祖父母住在一起,祖父母把孫子孫女捧在手心上當寶貝,被接到德國來與父母一起住時,他們瞬間有種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父母永遠在工作不在家,他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還要負責照顧年紀更小的弟妹,生活從此截然不同。有的人的越南記憶充滿巔沛流離的逃難過程,住在難民營的記憶至今還是刻骨銘心,德國是逃難的終點,卻不是辛苦挑戰的終點,即使在德國有了安身之處,生活中的各種挑戰從來沒有少過。2.0 世代從來沒有去過越南,他們從父母口中認識越南,從餐桌食物認識越南,他們可能直到成年以後,才第一次踏上這塊他們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對於越南來說,他們可能才是外來者。
不管是 1.5 世代或是 2.0 世代,都不免面臨別人問他們「來自哪裡」的問題,2.0 世代往往都會理所當然的回答現在居住的德國城市,如果對方繼續追問,就會回答出生地,例如德國的哪個邦,但有時候會碰到對方繼續追問下去,彷彿黑頭髮黃皮膚的他一定有個不同於德國的出身,他們只好回答自己的父母來自越南,雖然他們心裡面覺得自己就是土生土長的德國人,被這樣探問很不舒服。但也有人碰過這種狀況,在回答「來自越南」以後,被糾正那是那是父母的出生地,不等於他的出身,如果他出生在德國,那麼他就是德國人。關於這點,我在美國有很深刻的感受,也是我最能感受到美國是大融爐的地方,如果在台灣,我們看到不同膚色不同種族的人,往往會預設他不會講中文,是外來者,但在美國,他們不管見到什麼膚色,什麼種族,他們都不會預設你是個不會英文的外來者,也許你可以說,那是因為他們很自大,覺得任何人都應該會講英文,但我覺得那是因為他們心中沒有對外來者的既定印象,在這塊土地上,各種膚色,各種種族的人都可能是美國人。
突顯這些越南第二代與其他德國人不同的,除了長相以外,還有越南名字。他們記得剛上學校的時候,有的老師發不出正確的音,結果成為其他的同學的玩笑,學老師用好笑的發音來叫他們的名字,讓他們感覺非常困窘,只想把自己隱藏起來。在讀書時期,與其他德國爸媽不同,來自越南的爸媽承襲亞洲文化,他們嚴格要求成績,很少誇獎,只有更高的要求,亞洲父母抱持著「我是為你好」的信念,設定嚴格的門禁,不能到朋友家過夜,禁止交男女朋友,這些管教方式往往讓他們在朋友面前抬不起頭,覺得父母管太多。更麻煩的是與父母的語言障礙,第一代移民的父母有的不會講德語,或者就算會講,也常常辭不達意,就跟這些第二代的越南語言能力不夠好一樣,雙方都無法真正把內心的想法表達清楚,只覺得自己的父母比不上其他同學的父母,明明德語不好,要辦什麼事都要靠自己翻譯,卻還總是對自己大小聲,甚至動手體罰,這在德國社會,根本觸法了吧,他們卻用「越南文化就是這樣」來為自己開罪。青春期的時候,他們討厭透了關於亞洲的一切,極力想抹除自己身上亞洲人的標籤,他們把頭髮染成各式各樣的顏色,就是要把黑色蓋掉,他們熱切追求德國文化,刻意忽略關於越南的一切。
有趣的是,這些第二代到了較為年長的時候,反而開始會回頭去找尋關於越南的部份,他們在德國尋找越南移民的聚落,去越南移民蓋的佛寺,當他們開始去了解當年父母來到德國的歷史背景後,開始漸漸能夠體諒總是拼命工作,沒有時間照顧他們的父母。他們的父母在越南可能也受過高等教育,曾經是富裕人家,但因為南越戰敗,他們散盡家財想盡辦法逃出來,才有機會讓家人活下去。他們過去在越南可能是精英,工作表現傑出才有機會來東德工作,但來到德國卻只能做沒有人要做的粗重工作,即使一句德語也不會,他們還是想盡辦法撐下來,養活了一家人,這是很了不起的事,他們的父母一點都沒有比不上其他德國同學的父母。
在年長以後,這些第二代開始珍惜起自己「與眾不同」的亞洲特色,過去他們想要避開被歧視,所以努力融入,隱藏自己,但不管怎麼努力,就是會有人看到他們的外表,就大喊「滾回你的國家去!」,那麼不如就好好做自己。以前排斥的越南文化,亞洲文化在潛移默化中進入自己的思想中,這給了他們不同於其他德國人的「外來者」視角來解讀許多事情,他們想要讓這些聲音進入德國社會,而不是像他們的父母那一代,隱形於社會中。

台灣的越南移民

台灣因為地殊國情與國安問題,一直沒有一部真正的難民法來規範如何接收難民,處理難民,不過在當時越南難民上,台灣卻意外的出過一些力。當時一些越南的難民因為船難的關係,飄到台灣海域附近,基於人道立場,當時的政府在澎湖成立了難民接待所來暫時安置這些難民,之後再安排這些難民轉往他國。在澎湖難民接待所功成身退之前,總共救助了45 艘難民船,收留了 2098 人。
另外一方面,台灣一直有許多華橋後代,其中不少來自越南。當時越南華僑中,有的人沒有選擇讀當地的學校,而是一路讀獨立的華校到高中,他們的課本都是中華民國政府提供,所以完全同步,可以參加統一的考試,之後來台灣讀大學。可能因為台灣一直有橋胞的族群,所以應該很少人知道在越戰的時候,中華民國政府也安排了數艘軍艦接越南的華僑來到台灣。當時南越還沒有完全投降,只是大批的華僑已經察覺大勢已去,奔到越南的領事館請求幫忙撤離,當時共有3939人來到台灣。後來越戰結束,越南正式被共產黨統一,政府又跟越南橋委會成立專案,派專機把那些通過審核的越南華僑載來到台灣,專機總共飛了44次,載了6497 人來到台灣。從接收的人數就可以知道,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並非收容越南難民,而比較接近於撤僑。他們來到台灣後,就像其他的外省人一樣,分配到當時統一建造的國宅,還有不少人接受了退輔會的工作,參與了十大建設開發呢。
來台灣的越南華橋不像去到德國的越南難民有語言的障礙,他們的母語本來就是中文,學的又是來自中華民國的教材,在中國被共產黨統治以後,這些逃離越南共產黨的華橋把對祖國的認同全部移到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如果說有什麼融合的問題,我覺得反而是到了現在慢慢浮現。現在很多台灣人的認同已經逐漸偏離過去的中華民國,台灣人想擺拖過去被殖民的身份,努力長出屬於這塊土地的國家認同,但僑胞卻在這過程中感覺失落,他們認同的中華民國逐漸消失,相較於台灣認同,他們成了外來者, 而這個時候我們的社會又該如何幫助他們融入呢?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4會員
62內容數
喜歡看書,也喜歡把好書分享給更多人,主持 Podcast「MINEBOOK掘冊」 合作聯繫:[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