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詢小記事〕在積極告白與消極遺忘之間,如何結束曖昧可以不讓人受盡委屈(下)

2022/12/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呈上篇,在積極告白與消極遺忘之間,是否還有更好的方式收斂一段曖昧情感呢?
在寫上一篇的內容時,我想起了自己在去年底結束的一段忿忿不平的曖昧,也因為回想而體會到找我諮詢的案主的內在感受;
我後來想想,覺得曖昧其實就跟分手沒有兩樣,相較兩人交往後分手,曖昧後被推開的人反而會因為不曾有正式的身份,而更會有虛擲時光的憤怒感;
內心充滿各種疑問,很想質問對方:「當初的那些甜蜜話語、深情擁抱,到底算什麼?」再更深刻一點,甚至還會有自己被始亂終棄的負面批判。
事過境遷後的現在回想起來,這其實都是我們認為:「凡事必須要有具體成果,才代表有價值、付出有值得」的慣性影響
但其實兩個人相遇、相知、甚至短暫相惜的那些當下的快樂美好,其實就已經代表了我們跟這個人相識的意義了;
就像我們常說的:「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學到」,曖昧的最終或許無法讓我們得到一段明確的感情,但是能夠讓我們體會到與一個人相識、相處的單純美好,就已經足夠了,如果我們因為結果的不如預期,而去否定曾經的美好,那好像才真的是全盤皆輸;
回到諮詢,案主向我描述曾經在展現脆弱後感受到被曖昧對象深刻接住的經驗,雖然只是轉述,但是我腦中立刻浮現具體的畫面,並且覺得感動;
這樣被他人深刻接住的經驗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我希望這段相遇的美好回憶,不要只停留在最後因為關係無疾而終而產生的負面感受,
因此我鼓勵案主不只是被動遺忘,可以更進一步採取書寫的方式,主動整理並紀錄這段曖昧關係,藉此去標記並肯定那些美好的部分,並透過書寫為這段關係畫下句點。
而在書寫的過程中,那些被推開的難過感受應該還是會不時出現,這時候就如實把它紀錄下來無妨,除了是一種宣洩,也有機會是讓我們往內更加探索自己的入口;
感覺一下自己被對方推開之後,那個難過的情緒是憤怒?還是難堪?
憤怒的內在語言是:「我這麼好,你怎麼可以不喜歡我呢?」,或者難堪的內在語言是:「一定是我哪裡不好,所以你才會不喜歡我」?
從此繼續自問自答探索下去,我們可能會發現,在曖昧的過程中,或許因為我們太有自信,而忘了以對方喜歡的方式去付出;
也有可能因為我們自信心不足,用盡全力去為對方付出,卻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個人魅力,而讓對方覺得跟我們的相處變得平淡;
這些都是讓我們能夠深入更加了解自己的一個路徑,除了面對感情的模式之外,最終更有機會探究到我們的內在自我價值;
在有所看見及頓悟之後,我們就能夠調整及改變自己,用嶄新的自己去面對下一次的機會,而這樣的過程,也讓原本我們認為無疾而終的曖昧關係,有了更深刻的意義。
以上就是我在諮詢中分享的,如何以更溫柔的方式結束一段曖昧關係,如果你覺得直接告白太困難,默默遺忘又太過緩慢,歡迎拿起紙筆開始寫下屬於你的曖昧故事;
這個方法看起來或許很簡單,但實際執行起來並不是很容易,因為那需要我們有勇氣去重新回顧關係以及面對自己;
而如果你想要有人陪伴你走這個探索及復原的歷程,歡迎你來預約【知心尋己─自我覺察陪伴諮詢服務】,讓我利用一個小時的時間與你好好聊一聊,陪你梳理情緒、整理情境、找到答案,希望最後能夠讓你展露一絲微笑:)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9會員
102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