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頭的男人-9

2023/01/2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或許是今年以來最冷的一天了──那個沒有頭的男人心裡想著,他戴著手套,穿著圍巾和他的咖啡色大衣,踩著懶散的步伐,到達目的地之後,開始了他的工作。

這裡是攝市的最南邊,地上因為剛下過雨的關係顯得有些髒亂。一群沒地方去的人四散在街道上,臉上咬牙切齒的,今天真的太冷了。沒有頭就是這點不方便,在冷的時候不能透過呼口熱氣來讓自己的手暖和一些,肖遣想著。

不管天氣如何,工作就是工作,他在狗窩遇到的老闆──給工作的人都可以叫老闆,應該沒啥毛病,雖然一開始有點小誤會,但在釐清一切之後,肖遣得到了這份工作,這個工作很有趣──他是被派來找另一個沒有頭的男人的。
他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生活,幸好那個他要找的人有個顯著的特徵,沒有頭。這讓他的工作方便了許多,畢竟在這個工作之前,他總是以為自己獨一無二,絕無僅有,是被眷顧的被某種偉大的存在保佑的一個人。

在意識到自己不是異類的時候他的心情是複雜的,有一點慶幸,又覺得有些失落,但在這個時候,那些個人內心的小劇場都化做一連串的髒話,今天真的太冷了,他怕自己對誰說出風涼話都可能讓自己變成一顆冰塊。

失去頭的肖遣身高不高不矮,大約在一百六十公分左右,脖子還是有一些的,脖子的接面是一片光滑的皮膚,肖遣完全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弄丟自己的,他對此時要找的人有很深的興趣也是這個原因。

獨居街一段三號。聽說這附近就是那另一個無頭男子常常晃蕩的地方。──那個給肖遣老闆說,自己的東西就是被一個無頭人偷走的,但因為那不是什麼高價值的東西,警方不肯受理,自己是花費了極大的工夫打聽,找到兩三個線索後,才終於在狗窩找到一個活生生的無頭男子,肖遣,一靠近店內,他便認定兇手是他,畢竟哪有那麼多沒有頭的人能夠活著的呢?是老狗一再的擔保作證之後,那個老闆才罷休,後來又了解到他是個偵探,乾脆就委託了他。

老闆給的錢不多,肖遣對老闆失去的東西也不感興趣,畢竟老闆只是一個糟老頭子,身上穿著成套的廉價西裝,手上戴著一個純銀的戒指,寫著夢鄉兩個字。問他丟失的東西是什麼也含糊其辭的,只重複的說那真的對我來說很重要,像一個NPC一樣。

重點是,另一個沒有頭的人,他有什麼經歷,他過著怎樣的日子?肖遣對這件事情,有強烈的好奇心。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容方
容方
擅長寫詩,正在學習如何寫小說,歡迎交流與合作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