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敵人看你的優雅起身:醉翁亭記

2023/02/07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本文收錄於羊咩拙作《上一堂人生國文課》一書
在我任教的學校,高一下通常是社團幹部交接的時候,進入高二下作戰前夕的學長姐交棒給下屆幹部,退到幕後轉為諮詢。
所以,高一下學期,恰好是高一生承接社團重責的關鍵時刻。
如果你參加的是熱門大社,社團行之有年,例行事務早有架構,你可能不用擔心社團評鑑,但卻需要應付社團人多嘴雜的複雜事務。
可如果你參加的正好是冷門社團,社團評鑑屢屢低飛,前景黯淡。社員缺乏向心力,每次來社團都只是打發時間……
更慘的是,你可能還不是志願來這社團的,因為熱門的擠不進去,你可能是被分發系統隨便分發進來的……
因為種種緣故,這個鳥不生蛋的社團你甩不掉走不開,這回還成了社長,你該怎麼辦?
擺爛?
還是全力一拚?
慶曆五年,歐陽脩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他被趕出熱門社團(京官),委委屈屈的被貶謫到滁州這個冷灶,班上還有討厭鬼(政敵)卡住了八校聯誼總召這種風頭,耀武揚威的只等著看他笑話。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辦?
一個安靜的孩子,小聲說道:「認真拚給他看。」
是的,就是這樣的志氣。
當別人等著看你摔倒看你哭時,就越要姿態優雅地站起來。
醉翁亭記,就是這麼一個優雅的實力起身。

#太早出現的貶謫文學

貶謫文學一直是國文教學上的大難關,先別說高中生對古時官場整人花招「貶謫」到底有沒有清楚認知,這群中年大叔的失意人生要十六歲孩子同理未免也太強人所難。
就我個人而言,總覺得貶謫文學中最難教的莫屬〈岳陽樓記〉和〈醉翁亭記〉,
這兩篇出現的太早,高一就會接觸到。
可高一的孩子半大不小(甚至我還覺得每屆心智年齡都越來越小),
范大叔、歐大叔的中年職場危機,那種明明「叔叔心裡苦但叔叔不說」的幽微心境更是百轉千迴了好幾層,你叫十六歲的孩子怎麼和叔叔們同步呀?
可是,小高一真的沒有和歐陽大叔相似的經驗嗎?
上到這課時,學校的第一次社團活動大概都已完成。
作為冷門社團幹部的你,可能會碰到以下幾個問題:社團資金不夠、團員冷漠不回應、活動冷場氣氛難炒熱……
有時候,第一堂的社團,經常是新任幹部的挫敗首役。
那讓我們看看,剛辦完一場滁州聯歡活動的歐陽脩,他的經驗有沒有我們可取之處吧!
接下來,我採用小組分組的方式,讓同學翻課文找出歐陽修活動成功的條件。
經過一番討論後,同學找出以下幾點:
1. 「臨谿而魚,釀泉為酒,山肴野蔌」──善用在地資源,食材產地直送,而且便宜可壓低成本
2. 「宴酣之樂,非絲非竹,射者中,弈者勝」──活動雅俗皆宜,遊戲規則簡單親民,適合全民參與
3. 「傴僂提攜往來而不絕」──瑯琊山應該不難爬,所以沒有年齡限制,老人小孩都可參加
好極了,從中我們已經看到活動過程中的成功要點,恭喜各位太守們已經辦好第一場成功的社團活動。但可別以為到此就已大功告成,你還有最後一個句點需要完成──
「場復。」活動長舉手回答,果然有經驗。
歐陽大叔是如何描述他的場復狀態的?
「樹林陰翳,鳴聲上下,遊人去而禽鳥樂也。」
人群散去後又還給林鳥一個安靜快樂的環境,看來這場滁州遊山趴結束,並未造成環境負擔。
至此,作為整場活動的最高負責人,終於可以鬆了口氣。
「禽鳥知山林之樂,而不知人之樂;人知從太守遊而樂,而不知太守之樂其樂也。」
活動過程熱鬧全社盡歡、活動離去時社員們面露歡喜,借用的場地恢復的乾淨整齊。
至此,你心中的歡喜,無人能懂。
他們可能不知道你為這場活動布置了多久、構思了多久,不知道你平靜無憂的表面下,其實鴨子划水拚盡全力。
就如那個頹然醉倒的歐陽大叔,
世人看他是酒量不佳又愛喝的大叔,
卻不知,真正讓他怡然酣醉的,是今日與會百姓每個人臉上的笑靨。
孩子們,這才是真正的醉翁之意啊!
歐陽脩的快樂,從一二段自己遊山玩水的「獨樂」,擴及到滁州上下百姓與太守一同出遊的「眾樂」,試問,如果你各項政績都沒做好,百姓民生並未顧好,除非是鋼鐵歐粉,誰有興致跟著太守一起出遊?
在這個冷門不被看好的社團(滁州),歐陽脩笑了,
那是在繳出漂亮的政績成績單後,充滿成就感的快樂。

#不被看好的燈會

宋朝的滁州趴離我們太遙遠了,但在2019年,屏東也成功完成一場叫好叫座的全民趴替。
2019台灣燈會,輪到屏東掌印。在此之前,屏東從未有辦過燈會的經驗。位置、交通、資源相較其他縣市都更有限,起初並不被外界看好。但最終結果卻令人刮目相看:總計17天的燈會,累積了1339萬人次入園,甚至還有人來了七次。「我屏東,我驕傲」成了網路一時熱門標籤。
屏東怎麼做到的?
我先播放屏東燈會的回顧影片,讓沒有去過的學生腦海裡先有個畫面;接著全班閱讀今周刊〈三大改變皆地氣,邊陲屏東的吸睛術〉一文,請小組合作找出屏東燈會和醉翁滁州趴的共同成功元素。
學生說:
1. 屏東善用在地文化和資源,黑鮪魚的意象主燈、用蚵殼做成的海洋女神,都是在地資源運用,就像〈醉翁亭記〉裡使用在地食材。
2. 會場細心設置無障礙空間和足夠的流動廁所,會場每張椅子都有五十公分,適合老人家起坐。(傴僂提攜,往來不絕)
3. 會場原有的上萬棵樹木都丈量出來,一棵未砍。永續經營的舞台和造景設計,盡量減輕環境負擔。(遊人去而禽鳥樂也)
4. 這場燈會出動了屏東上萬名公務員、鄉親志工的熱情相挺,眾人踴躍參與付出。(滁州人民與太守同樂)
還有,文章中提到,
有記者問縣長,會場裡最愛哪盞燈?
縣長說,他最愛的是燈區裡一道道肉眼看不到的光,
在燈區裡,在這十七天裡,台灣人的溫暖、善良、勤奮、同理、團結……最美好的價值在燈下發亮。
在燈會圓滿落幕的那刻,我相信這場活動的主辦單位,他們能懂歐陽脩的微笑。
儒家講究政治家要能「仁民愛物」,所謂「仁民」,是「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體恤;所謂「愛物」,是推及萬物的惜物胸懷。放眼二十一世紀,雖然詞彙換了,這依舊是人民檢驗政府的重要標準。
小至一個社團,大至一個國家,
無論你是小小一個幹部,還是國家決策者,
我們在古文中學做官、學做事、學做人。

屏東縣長的訪談中有一句話說的很有意思,他說「沒有傘的孩子跑得快。」
沒有傘,所以你卯起勁狂奔。化不可能為可能,從現有資源想辦法。
正因為缺乏傘,不被看好的滁州和屏東,反而跑出勝利的姿態。
開局一手爛牌是運氣,但將一手爛牌打成好牌,是實力。
但,短時間內的雨中狂奔還可行,如果雨一直不停呢?
文章的最後,歐陽脩還說了最後一樂:
「醉能同其樂,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
述作之樂,是歐陽脩留給自己的最後一樂。
來到滁州,歐陽脩應該是苦悶的。
慶曆五年,歐陽脩上書為變法而遭貶的范仲淹等人說話,未料辯護不成,反而更激起反對黨的敵意。
偏偏他家裡正好發生了一些事:歐陽脩的妹妹嫁給張龜正,不久張龜正過世,留下新寡的妹妹、以及張龜正前妻所生之女。歐陽脩憐其孤苦,將親妹和這個無血緣關係的外甥女張小妹一同接回照顧,並作主將張小妹嫁給族兄之子。
未料,這位張小妹與家僕通姦遭到告發,審理此案的開封府權知府事楊日嚴,曾因貪汙被歐陽脩彈劾。這次逮到把柄伺機報復,誣指歐陽脩和張小妹有曖昧關係。
最骯髒的汙水,就是潑你一身捕風捉影的風流緋聞,讓你說不明道不清,想解釋還越描越黑。
小人的抹黑構陷,動搖了宋仁宗對歐陽脩的信任,不久,歐陽脩被貶為滁州知府。
對於這場政治風暴,歐陽脩並沒有太多哀愁文字哀嘆愁苦。但他年僅四十便自稱「醉翁」,「醉中遺萬物,豈復記吾年?」
說自己醉的人,往往才是最清醒的。
再來,就是這篇〈醉翁亭記〉,傳誦千古。
雖是貶謫時所寫,但讀〈醉翁亭記〉,你看到的是山林之樂、是禽鳥之樂、是人民之樂、是歐陽脩之樂。
他並沒有唉聲嘆氣,相反的,他似乎一直微笑著,給人民看、給政敵看。
但我猜想:
白日熱鬧了一天,也許夜深人靜時刻,歐陽脩最後的一樂是:
給自己倒杯酒,一字一字寫下這篇〈醉翁亭記〉。
寫作是和自己的對話,靜思、靜語、靜心,
從眾人擁護跟隨的熱鬧,返回自身一人的寂靜,靜下心反芻;
細細反芻省思,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為官的初衷是什麼?
請不要小瞧歐陽脩這最後一樂,馬斯洛需求理論中最高層級的兩項,一個是「尊重需求」,來自成就、自尊等實現。如果說歐陽修在與民同樂中滿足了「自我尊重」的滿足,「述之以文」則是馬斯洛最高層級的需求──「自我實現」。
那是針對真善美至高人生的追求,是藝術家追求為文的忘我,也是一位知識分子對自我理想實踐的渴求。
我要的,從來就不只是滿足高官厚祿。
我怕的,也不會是官場名位被剝奪的恐懼。
當政敵以為給你苦痛、將你絆倒重摔在地,等著看你哭著哀求,
歐陽脩示範了「優雅爬起來」的姿態。
雨來時,光只是狂奔恐怕還是不夠的;
更優雅的,是你還能冷靜看待風雨,甚至悠遊從容的在雨中緩行。
不疾不徐,不失去自己的步調;不哭不鬧,不失去自己的方向。
趁著微醺,醉翁寫下〈醉翁亭記〉這篇文章,
有些快樂,只有自己知道。
寫出來,讓不懂的人看了氣死;
懂得人,我們共勉之。

#建議搭配服用:
羊咩在課堂播放的影片是這支:https://reurl.cc/kd07K3
豐光‧南國,由國家地理頻道拍攝。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古文讀起來霧煞煞,但說到底依舊是人類的那些事,用看戲的方式打開古文,發現他們的悲歡離合其實就是一場場精采大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