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冬夜,一個旅人

2023/02/2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每次外出,我幾乎以為自己患了某種夜盲症。 總在入夜之後,打轉於相似的街頭,思緒是Googlemap上晃轉的箭頭,永遠與腳尖反方向。
後來,我學會在天色黯淡之前,把自己塞進蝸居的旅舍,不寐如一隻貓頭鷹,等漆黑落盡眼底,等清晨降臨。
還未破曉的城市,還停留在沉靜灰階,而萬物的輪廓依序落定,在視網膜上顯影,定位為我最思念的模樣。
那時離開A城之前,也獨自白日拖慢腳步,刻深每一個街巷的氣味,在寂寞的腦域曠野。
此後我相信,迷路是下意識的不捨,不捨離境,才在記憶的朦朧區盤旋如一隻岳納珊。
#日曆#蔡牧希#游牧日曆#日子#手寫 #手寫文字#手寫語錄 #新詩 #新詩創作 #文學#poem#poetry#photo#photography #handwriting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5會員
345內容數
讀書與電影的心得與靈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